热血兵王

第289章 生死护送(八)

第289章 生死护送(八)

密林中!

众人见皇甫卓鸿受伤了,一个个都急切的跑了过来,不过等他们一听说伤势并不严重后,紧皱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来,甚至还有几个家伙居然无聊的开起了玩笑。

过了半天,皇甫卓鸿抬起头好奇的看着队长问道:“队长,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呵呵,是我!”铁塔咧嘴笑道:“刚才不小心被那帮家伙的流弹擦破了皮。”

“什么?你受伤了?”旁边的天使一听铁塔说自己中枪了脸‘色’微变,赶忙过去给他检查伤势,挽起铁塔的胳膊大家看到鲜血已经凝固,连带着衣服一起粘在了胳膊上,这显然是子弹斜着擦过胳膊上的肌‘肉’造成的,幸好没有撞到动脉。

不过,子弹‘射’出时震‘波’造成的将近十厘米的出弹口还是吓了皇甫卓鸿一跳。

天使叹了口气,不顾铁塔的反对开始帮他清理伤口,只见天使从背包里取出针线当即就准备为他缝合伤口。

说真的,皇甫卓鸿确实佩服铁塔这个家伙,那针生生的穿过他的伤口,他竟然还跟众人有说有笑,要知道他没有用麻‘药’,那种痛苦大概和刮骨疗毒差不多吧。

下一秒,皇甫卓鸿转念又想铁塔果然名不虚传,他一直是担任火力压制,敌人几乎一半的枪口全对准了他,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只受点皮外伤,本事不是一般的厉害。

十几分钟后,等天使帮铁塔缝合了伤口,队长才一脸凝重的对着围在四周的众人说道:“刚才发动进攻的敌人大约二三十人,被我们干掉了大部分,剩下的逃回了密林深处,这次他们受到了重挫,应该不会轻易发动攻击了,不过大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明白!”皇甫卓鸿跟着大家重重的点了点头,以他们现在的处境来不得半点差池,否则就是全军覆没。

“……”

‘激’烈的战斗过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队长重新安排了一下警戒任务,但没有安排皇甫卓鸿和铁塔,可能是考虑到两人的状态不适合警戒任务吧。

说实话,警戒任务很艰巨,大伙都完全信任的把后背‘交’给你,没有极佳的状态肯定是不行的。

话说无所事事的皇甫卓鸿一脸郁闷的走到树下,他‘摸’‘摸’屁股上微肿的伤口,一时间犯了难,这怎么休息啊?

现在别说坐在地上了,就是微微下蹲都会感到一阵阵剧痛从屁股上传来。

同一时间,美‘女’天使见皇甫卓鸿皱着眉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说道:“笨蛋,没法坐你就躺下啊,又没人规定休息必须要坐在树下。”

呃!

皇甫卓鸿被天使这么一说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烫,妈的,怎么老是出丑,看来自己真是菜鸟啊!

接下来,只见天使从行军袋中取出一件在飞机上时换下的普通‘迷’彩服,给皇甫卓鸿铺在了地上,然后扶着他侧着身子躺下,不过即便是这样皇甫卓鸿仍然感觉地面有些湿冷:“唉,要是有睡袋就好了。”

皇甫卓鸿感叹一声,本来这次就是个短期任务,所以没有准备睡袋,但相比来说这样已经舒服多了。

失血过多使得皇甫卓鸿十分疲倦,但奇怪的是他又失眠了,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猎人冒着枪林弹雨救自己的情景。

“对了,还忘记向他道谢了呢,明天吧,现在他需要快些休息,只有保证充足的体力才能与敌人继续战斗。”皇甫卓鸿想着想着,不断的安慰自己,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他就抱着枪沉沉地睡了下去。

一觉睡到清晨六点多,皇甫卓鸿发现身上多了件雨衣,看了眼四周才明白昨晚下了场雨,因为雨衣将他完好地包了起来,才避免了被浇湿的狼狈,这让他又是一阵感动,心想这应该是天使给自己盖上的吧。

见皇甫卓鸿醒来,天使也站了起来活动一下手脚,皇甫卓鸿感‘激’地望了天使一眼,刚想说些感谢的话,却被她惹火的身材吸引住了。

清晨的雾气打湿了她的衣服,使得‘迷’彩服紧紧地贴在了身上,将她那魔鬼的身材展现无遗。像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为什么不在校园里读书,而是整天生活在枪林弹雨中,这让他很困‘惑’,慢慢爬起身皇甫卓鸿笑着问道:“天使,我很好奇,你怎么加入特种部队了?”

天使听到皇甫卓鸿的话一怔,回头望了他一眼想了想说道:“我从小便是在军营长大,爸爸是越战回来的老兵,战争使他少了一条‘腿’,但却让我觉得他更加高大了,所以后来我便当了兵,进了军校后我学的是医学,再后来队长选中了我才加入了特种部队。”

皇甫卓鸿看到天使在讲到她父亲时,眼中满是崇敬之‘色’,或许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最尊敬的人便是那些为了保卫祖国,勇于无‘私’献出生命的人吧,有名字的或者没名字的。

这时队长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集合,大家赶紧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准备出发前,大家聚在一起拿出压缩饼干来啃了几口,事实上他们每个人还有一包牛‘肉’干,但都没舍得吃,按计划今天上午便能赶到预定地点登上飞机,不过当他们听到骇客说黑竹沟突然冒出很多古怪的游客后,大家心里多少有点担心,能不能顺利赶到预定地点现在都是未知数,所以还是多留点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简单的吃点食物后,皇甫卓鸿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开始检查装备,掏出空弹夹重新装满子弹,检查了一遍没有问题后,他才跟上队长朝着密林中走去。

路过昨晚‘交’战的地方,地面已经被打扫过了,因为怕敌人重新回来捡枪,枪支都被解体后扔进了丛林中,皇甫卓鸿看了一眼灌木丛中那个倒在他枪下的敌人,地上的血液早已凝固,尸体也已经呈现出了青黄‘色’,并微微浮肿,‘胸’口处开了个大‘洞’,黄白的体液粘在了已经凝结的血块上,十分恶心,眼睛空‘洞’‘洞’的没有光泽,但还是死死的盯着昨晚他所在的那个方向。

感觉胃里一阵阵翻腾,皇甫卓鸿把头撇到一边干呕了几口,这时一个水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皇甫卓鸿感‘激’的看了一眼猎人,接过水壶漱了漱口,又猛灌下了几口,胃里的烧灼感才稍稍减轻。

“这就是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猎人叹了口气:“所以你要学会适应,不能有负罪感,那样会使你也倒下去!”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就是战争,可那也是一条人命啊!”皇甫卓鸿茫然若失的喃喃道。

“不,你错了,我们都不是人,我们只是一群战争机器!”猎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去。

“不是人?只是一群战争机器?”皇甫卓鸿愣在了原地,久久才从‘迷’茫中醒过来,一瘸一拐地跟上了缓慢前进的队员们。

清晨的黑竹沟,弥漫着厚厚的白‘色’雾气,可视度大大降低,杀手依然是尖兵,走在了最前面开路,皇甫卓鸿跟铁塔受了伤,所以被安排在了队伍中间,两人跟天使一起负责押着那个毒贩。这个毒贩一直很老实,可能他也明白,逃跑是不可能的,只有配合他们才能保住小命。

不知何时,皇甫卓鸿找了个机会走到后面,对猎人笑道:“那个……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一命!我……”

皇甫卓鸿话还没说完,可是猎人却抬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向前走。

这——

皇甫卓鸿惊讶的看着猎人的表现,刚想再说什么,一旁的铁塔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捂着胳膊走了过来:“菜鸟,你不需要道谢,这样反倒会让他感到不自在,战友间的友谊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你要做的是把这个友谊传下去,这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皇甫卓鸿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他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了。

队长取出地图重新校对了一下坐标,还要翻过两座小山才能到地图上标记的飞机着落点,接通骇客的电话,队长问道:“骇客,公园有没有可疑的人再次进来?”

“昨天晚上公园就封‘门’了,上边下了命令让公园封‘门’三天,并用广播劝告进去的游客尽快出来,不过到目前为止只出来了十来个人,估计傍晚进去的那群人真有问题。”骇客如实汇报。

“既然那么危险,怎么不请求部队那边派些兵来协助我们?”皇甫卓鸿纳闷的说道。调一支部队过来,轻松的就能解决问题,干嘛非要他们在这里玩命呀。

“你是新来的菜鸟吧?”骇客那边听到皇甫卓鸿的牢‘骚’后笑着说道:“黑竹沟地形险要,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大部队进去不便于作战和隐藏,所以反而没有小股部队行动快速,直接有效。而且部队不是想调就调的,光是手续就要走好几道,不过你们放心,派去的两架直升机带去了很多特种兵,他们会在直升机停靠的公园那边接应你们。”

与此同时,皇甫卓鸿听了骇客的一番话,心里豁然开朗,而趁着这个时候,他心虚的看了看大家那似笑非笑的面容,心知这回自己又出了丑,唉,看来菜鸟这个代号他是坐实了。

皇甫卓鸿红着脸,为自己的小聪明而感到羞愧,不过还好没有人过来嘲笑他大家都是各司其职,埋头朝前走。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一直黑‘蒙’‘蒙’的天渐渐下起了小雨,虽然不大但多多少少影响了他们前进的速度,尤其是皇甫卓鸿更惨,雨水打湿了‘迷’彩服贴在身上,使得他屁股上的伤口又被泡开,疼得他走路都变了型,跟鸭子一样一瘸一拐的。

一路上还算顺利,直到爬上第一座山丘时渐渐大家才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同时一直走在前边的杀手突然挥手示意大家停下,只见他慢慢伏下身子仔细地查看地上的情形。

杀手低头看了看地面,眉头皱了皱站起来说道:“队长,在我们之前有大批人经过这里。”

“这?怎么看出来的?”皇甫卓鸿悄声问道。

“在原始森林中,灌木横生,人经过很容易留下痕迹,虽然现在下雨遮盖了大部分的痕迹,但还是比较容易发现的,如果经验丰富的话还能大致估算出经过的人数。”站在皇甫卓鸿旁边的铁塔解释道。

“队长,他们朝那边去了,大约五十多个人。”杀手指了指山的右侧,那边是他们坠机的地方,幸好绕了个圈,不然很可能就得撞到敌人的枪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