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01章 海豹突击(六)

第301章 海豹突击(六)

位于纳西里耶市的底格里斯河大桥是伊拉克南北‘交’通的咽喉要道。从战略位置上来说,纳西里耶是一道从南部打开巴格达的大‘门’。一千四百余米长的大桥分为公路和铁路桥,它对于这个国家有着特殊的意义。

此时,虽然天‘色’已黑,但底格里斯河大桥上仍有着川流不息的车辆。连接伊拉克南部‘交’通最重要的19号高速公路上,一辆军用吉普车加大马力,像个疯子似的向桥南岸冲过去。

周围的车辆纷纷避让!

在伊拉克,军车有着特殊的地位!

一个叫拉卜欣巴的商人正开着他心爱的轿车从桥上经过。

这是他新买的一辆中国长城皮卡,当他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雪亮的车灯时,他下意识的一躲,这辆横冲直撞的军车嗖地一下在他车边一掠而过。

他心中暗暗骂了一声:“娘的!这些该死的当兵的,都他娘的见鬼去吧!”

军车雪亮的大灯将前方照得一派通明,发动机的咆哮声在夜空里传出好远。很快,这辆车穿过底格里斯河大桥,来到对岸的哨卡。

车上跳下一名伊拉克士兵,他低着头疾步向哨卡里面走去。

与此同时,守在哨卡内的士兵发现了他,不用说他们就知道这是对岸过来的人。

奇怪,平时两个哨卡之间没有相互往来,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四名哨兵稍稍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假扮伊拉克士兵的努万已经推开‘门’走进屋子。

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原来,努万在临行前多了个心眼儿,他将伊拉克士兵的酒喷在身上。

两座哨卡同样的结构,哨卡内的士兵端起枪,努万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他低着头,帽沿遮住了他大半个脸。

努万跌跌撞撞的向四名士兵中间撞去。

“你怎么啦?该死的酒鬼!你们总是在站岗的时候喝酒,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一名伊拉克士兵冷冷地说。

努万吐了一口唾沫,一拳抡过去就要打人,几名伊拉克士兵反应很是敏捷,他们迅速地反击了。

一名士兵大骂道:“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喝了点儿酒就来这里撒野!兄弟们,咱们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说着,他一拳向努万打过来,四个人一齐将努万围在中间。

此时,努万暗暗的笑了,这些愚蠢的士兵,直到此时还把自己当成他们的战友呢。

努万躲过迎面打过来的一拳,但他无法躲闪其他三个人的拳打脚踢。他暗暗鼓了一下气,‘抽’出藏在袖筒里的阿拉伯短刀。

这时,一个心细的士兵发现情形有些不对:“他不是我们的人!”

原来这个伊拉克士兵发现努万虽然穿着他们的衣服,可他却是一张黑人的脸。刹那之间,他明白了什么。

训练有素的伊拉克士兵迅速分成两队,两个人缠住努万,另两个人去取枪。

而就在这时,雷同带领汤姆和阿文冲了进来。因塞尼守在外面的车上,以防不测。雷同他们一进屋就痛下杀手,同一时间努万灵巧的‘抽’出刀子朝一个伊拉克士兵砍了过去。

不过,努万眼前的这个家伙行动敏捷,轻轻的一躲,就闪过了他这一刀。

“他妈的,有点本事!”

努万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会功夫,他必须一招制敌。

只见努万反转手腕,刺刀向着伊拉克士兵‘胸’口捅去。这个士兵又是一闪,再一次躲过努万的攻击。

不过屋子里十分狭窄,这个士兵只能勉强防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而几次躲闪过后,他不小心撞到了桌子上,哗啦一声,桌子被撞翻在地。

一股巨大的惯‘性’使这个伊拉克士兵趔趄的站不稳,而下一秒努万的刀子已经到了他的脖子。

伊拉克士兵瞪大了眼睛,锋利的阿拉伯短刀像风一样扫过他的喉咙。一道血线喷溅而出,他的喉咙咕噜了两下,瞬间就断了气。

不过就在努万刚刚杀了一个伊拉克士兵后,一个水杯带着风声重重的向他后背砸过来,此时已是躲闪不及。玻璃水杯在努万后背上摔得粉碎,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尤为刺耳。

受到袭击,努万低头退让,险险的躲过了左侧那名伊拉克士兵的一拳。然而那士兵一击没有得逞,竟然‘抽’出刀子又扑向努万。

努万有心躲开,可是他刚刚杀死的那个士兵的手紧紧抱住了他的双‘腿’,努万重心不稳,一头栽到地上。

这时,另两个士兵已经抄起枪来!

“别动,再动就打死你们!”电光火石之间,雷同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胸’口。

两个伊拉克士兵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这是哪冒出来的敌人。

再说此时,倒在地上的努万可谓是九死一生,饶是他有惊无险的闪过了敌人刺过来的第一刀,但不等他反应过来,那该死的刀子又刺了过来。

刀子带着寒光直奔他的‘胸’口,努万心里一急,狠心伸出胳膊就想挡住刀子,这是他万不得以情况下的求生之策。

努万知道,自己虽然会挨对方一刀,但他这重重的一击同样会将这个伊拉克士兵的胳膊打断。

果然,下一秒,一阵钻心的疼痛顺着努万的小臂传遍了全身。

努万心底‘抽’畜了一下,他愤起用力挣脱了倒在地上的那名伊拉克士兵的束缚。而那名不停用军刀刺向他的士兵,正捂着自己的胳膊哇哇大叫。在钻心的疼痛来临之时,努万听到了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他知道这个家伙的胳膊已经被击断了。

努万一咬牙,用手指牢牢按住动脉止住血,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阿文已经杀到,他一刀结果了伊拉克士兵的‘性’命,关切的问:“你还好吧,我看你好像受伤了。”

“我从来没见过你雪中送炭,我十分讨厌别人在我面前锦上添‘花’的表演!”努万瞪着阿文,大声吼道。

阿文有些不知所措,努万那只受伤的手握着刀子,他狠狠的说:“他是我的猎物,你没有资格杀他,蠢货!”

“我再说一遍,把你们的枪放下。”雷同对两名刚刚拿上枪的伊拉克士兵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如果想活的话,放下你们的枪才是明智之举。”

两名伊拉克哨兵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把手里的AK47突击步枪重重的扔在地上。

“很好,朋友们,你们做得不错。”雷同手里的枪对着他们,回头叫了一声:“阿文,该你表演了。”

阿文听到了雷同的命令,稍微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向两名已经放下武器的伊拉克士兵扑过去。

雷同笑了笑,这时汤姆摇了摇头:“长官,其实我们不应该杀死他们的。”

“不,汤姆,你要明白我们不能留下活口。要知道,一个小小的失误可能就会要了我们的命。”雷同不紧不慢地说,一向温尔文雅的他在战场上就像一头噬血的雄狮。

或许雷同的做法淋漓尽致的诠释了什么叫,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