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07章 死亡角逐(五)

第三百零八章 死亡角逐(五)

“那里有人!”副官叫道:“有两个家伙在这里!”

不过副官的话还没说完,两名站在车顶上的机枪手已经倒下了。他们喷血的身体无力的从车顶滚落下来,稀稀拉拉的鲜血洒了一地。

见到此景,指挥官心中一急,张着嘴大叫道:“妈的,快,快补上!”

可是军官才刚从吉普车后面跑到前面,他一露头,一发钢芯子弹就划着美丽的弧度,带着死神的问候,准确的向他头部射来。

极速飞行的弹头在空中发出了咻咻的呼啸声,仅仅瞬间就来到了军官的额前。当军官意识到危险时,只见他拼命一闪,飞速而来的子弹硬生生的打进了他的肩膀。

“啊!”

军官痛苦的哀号一声,单手捂着中弹的肩膀,狰狞的面部纠结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很快有人接替了机枪手的位置,在受伤的军官指挥下,一部机枪进攻对面阵地,另一部向下方扫射,应对雷同的突袭。

哒哒!

机枪强大持续的火力在枪口吐出一条火龙。

此时此刻,雷同和汤姆早已经来到了吉普军车的附近。那个倒霉的机枪手站在狭隘的车顶,由于受到机枪活动性以及角度的问题,他无法将枪口降低,进行全方位的火力压制。而找到机会并在滚动中的雷同和汤姆同时出枪射击,两个敌人应声而倒。

砰砰!

各种枪声不绝于耳。

雷同和汤姆借着努万和阿文的掩护,一点点朝敌人的吉普车奋进,他们的速度不算快,却也不慢。他们每一枪都要带走一个人的生命,枪口冒着淡淡的青烟,就宛如焚祭的香火。几分钟后……当雷同和汤姆滚到了车前,十名伊拉克士兵已经死伤过半。剩余的伊拉克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抄起车上的AK47步枪,就想反击,但这已经晚了。

冲到车前的雷同和汤姆各自一个连发,随着“喀”的一声,弹匣的子弹打光了,同样战斗也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用了仅仅不到十分钟!

在敌我数量悬殊,武器装备落后的绝对劣势下,雷同凭借超人的头脑,精妙的计谋,以及队员之间的默契配合,他们终于完胜。

“汤姆,赶紧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活口。”

雷同站在车前,用枪管拨弄着一具具尸体,看看有没有装死的或是漏网之鱼。

“明白长官!”汤姆说完,马上开始对那些不像死透的伊拉克士兵进行补枪。

事实上,那名伊拉克指挥官并没有死,趁着雷同和汤姆检查其他人的时候,身负重伤的他咬着牙慢慢的拿起了旁边的枪,他吃力的靠在吉普车的轮胎上,对着汤姆的脑袋举起了枪。

这时候的汤姆正背对着他,当雷同发现这一切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大叫道:汤姆小心!

但为时已晚!

之前因塞尼用狙击枪击伤了伊拉克军官的肩膀,锥心的疼痛让他连举枪都很困难,这样就使得他那只手臂在勾动扳击的一刹那抖了抖。

就是他这一抖救了汤姆的命。

枪响了,可子弹却射偏了!

那颗本来射向汤姆头部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耳朵。

弹头直接穿过了汤姆的耳朵,血流如注,他的耳廓被子弹瞬间打烂。

下一秒,不待军官再次扣动扳机,回过神来的雷同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枪顶住了伊拉克军官的脑袋。

同一时间,负责在沙丘上掩护他们的海豹突击队员也全都冲了下来,控制了局面。

阿文看汤姆受伤了,忙把枪挂在脖子上,然后从背包里掏出纱布替他包扎伤口,汤姆愣愣的站在原地,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激动的情绪抑制不住,对着天空哈哈大笑。

这时,身受重伤的伊拉克军官面如死灰,他仇恨的目光盯着雷同:“你们这些恶魔,底河里斯河上的血案是你们的杰作!”

“不错。”雷同笑了笑,没有否认。

“呵呵,你们赢了,但真主会惩罚你们的!”伊拉克军官怒不可遏,眼睛充血通红,宛若一头发狂的野兽。

“对不起,我不信真主!”雷同无奈的摇了摇头。

“喂,伙计,我这只手臂会告诉你什么是真主的惩罚!”雷同话音刚落,努万救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他恶狠狠的瞪着伊拉克军官,揭开手臂上的纱布,齐刷刷的伤口有点儿触目惊心。

“不要这样对待战俘,努万,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军官。”雷同撤下枪,他知道伊拉克军官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雷同说完便不再理会努万,而是转过头察看汤姆的伤势。

“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你们的国家不够大吗?”伊拉克军官愤愤的说道:“你们都不得好死!”

“很遗憾先生。”阿文说道:“今天会有一个人死在前面,但我想他不是我们!”说着,阿文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刀,悄悄递给努万:“伙计,该是为你手臂上那个伤口报仇的时候了。”

努万一阵狞笑,抽刀斩断了伊拉克军官一条手臂。鲜血四溅,白生生的切口整齐而惨烈,关节暴露在外,这情形惨不忍睹。

顽强的伊拉克军官哼都没哼一声,阿文笑道:“我看,他的目光可以杀死人,这是一个游戏,伙计。”

努万在他的挑唆下举起刀子对准伊拉克军官的眼睛。就在这时雷同发现了他们的胡作非为。但面对已经杀得性起的努万,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雷同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了,努万,杀了他吧,我们不应该虐待战俘,至少他是一名军人。”

“哈哈,你们这些混蛋,有你们落到我们手里的时候!”伊拉克军官咬牙切齿的说道,他那坚定的目光中仇恨之火熊熊燃烧。

努万望着他这目光,竟不知如何下手了。阿文从腰里拔出希伯莱手枪,对准伊拉克军官的胸口:“但愿您能在此地安息。”说着,他扣动了扳击。

夜色越来越浓!

这一仗虽然打得有些惨烈,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胜利了!

“收拾一下战场,我们马上离开这里。”雷同声音冷淡的命令道。

“长官,难道我们还负责掩埋他们的尸体?”年轻的阿文显然不解,他认为他们没有义务帮敌人掩埋尸体。

“这是战场上的规矩,他们都和我们一样都是军人,只是效忠的国家不一样,立场不一样。”雷同说着,又命令因塞尼检查一下两部军用汽车。

“我们要用它们吗,长官?”因塞尼指了指两辆军车问道。

“送上手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用?我敢保证,天黑之后他们还没有回去,会有更多的敌人追到这里来。所以,我们要快一点离开此地!”雷同担忧的望了望远方。

因塞尼打开汽车的油箱,备用油箱也是满满的,这些油足够他们跑上一段了。随后,他又走上前去,割断了另一部汽车的输油线路。打扰完战场,天色完全黑了,雷同他们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在用黄沙将十一具伊拉克士兵的尸体掩埋后,五个人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雷同再次用GPS进行定位,坐标显示他们所处的地方才刚刚进入希贾拉沙漠不到二十公里,接下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然而就在这时,风刮起来了,沙漠里的风说刮就刮,而且来得不带任何痕迹。眨眼之间,他们眼前已是飞砂走石。

汤姆担忧的看着雷同:“长官,我们还要不要走?前面的风可能更大。”

“我们必须走,停在这里只能是等死。”雷同不置可否的说道。

风刮得有些让人睁不开眼,雷同和四名名海豹队员跳上汽车,因塞尼开动发动机,军用吉普顶着风向希贾拉沙漠腹地开去。

果然,前面的风越来越大,漫卷的黄沙扑进了人们的耳朵和鼻孔里。

沙漠里昼夜巨大的温差是空气对流的根本所在,也正是风形成的原因。温度最先降下来的是沙漠中心,最后再一点点向外蔓延,所以,沙漠里的风一般是一个以沙漠腹地为中心的对流。

风越来越大,车身开始有些摇晃,吉普车是敞蓬车,他们在车上跟不在车里没有多大区别。当车身开始剧烈摇晃时,雷同知道队伍不能再向前走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看到一些植物,现在一棵植物也看不到了,雷同掏出GPS看了一下,此时他们已经行进了七十公里。

“我们找个背风的地方,等风小一些再走吧!”雷同趴在因塞尼耳边大声喊道。

可是,在茫茫大漠里,到哪里去寻找避风的地方呢?

气温降了很多,雷同他们都感觉到冷了。又是一股黄沙扑面而来,夜视镜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们下车吧?”因塞尼喊道。“不能下车,我们绝不能分开!”雷同大叫道:“那样风会把我们刮散的!”雪亮的车灯此时也形同虚设,根本就没有能见度,一行人只能靠GPS辨别方位。他们跌跌撞撞地走着,然而,又走了没多远车就陷住不动了。

因塞尼拼命踩着油门,但四条轮胎只是在原地打转,却不能挪动半步。

“该死的鬼天气!”因塞尼拍着方向盘咒骂道,任凭他怎么用力也是无济于事。

“看来我们只能在此过夜了,大家下车,手牵着手,千万不能松开,躲到车后面去!”雷同吼道。

四名海豹队员们从车上下来,雷同紧紧的抱着努万那只受伤的胳膊。

“大家围成一圈,紧靠这部车,千万不要松手!要用鼻孔呼吸,一定不用嘴呼吸!”

风越来越大了!在雷同的命令下,海豹队员们紧紧靠在车边,静静的等待天亮。雷同知道,只要天一亮,这里的天空仍会平静的像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