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23章 谁是恶人

第三百二十四章 谁是恶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应该在606军事训练基地见面,但你们要保证到时候装作不认识彼此。”老魏又一次提醒雷同在训练中不能搞特殊,不能因人而异。

“这个我明白。”雷同说完转身摸了摸林涵溪乌黑柔顺的发丝:“行了,老婆,跟他们走吧,到时候我期待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林涵溪。”

“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林涵溪坚定的点了点头。

……

几分钟后,老魏带着林涵溪离开了秦城监狱,至于他们去哪了,需要做什么,雷同是不知道。事实上,他也不需用担心,能放心的让她离开,完全是因为邱一民的存在。

雷同知道作为158中队的中队长,邱一民绝不会叫林涵溪受半点委屈,况且林涵溪的父亲林天英还是他原来的队长,所以于情于理,邱一民都要保证林涵溪的安全。

而恰恰是因为有了这两层保障,雷同才敢大胆放心的任由老魏把林涵溪带走,否则他不会这么轻易就决定的。

至于为什么雷同会知道林天英是邱一民曾经的队长,这个完全是他临走前悄悄的告诉雷同的。

事实上,邱一民只说了两句话,但雷同能从其中得到很多消息。

第一句话,林涵溪的父亲来了。

第二句话,她的父亲曾经是我的队长。

雷同心里很清楚,邱一民说这两句话,无非就是想让他安心,不要多想,本本分分做好自己的事就足够了。

……

“雷同,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够阴险的呀。”林涵溪离开后牢房的铁门又被关了起来,皇甫卓鸿百无聊赖的走到桌子前坐下,手里摆弄着还没打完的麻将。

“什么意思?”雷同眼中猛然掠过一道精光。

“切,装,继续装,指导员都走了你还装。”皇甫卓鸿贱笑不已。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搞那些花花肠子,弄得人云山雾罩的。”雷同翻了翻白眼,一下子被皇甫卓鸿的言语弄得莫名其妙。

“我就知道,你其实是想让指导员参加训练,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然后你就用了激将法和欲擒故纵之计,让指导员自己抢着要去参加训练,这样你的目的就达到了,对不对?”皇甫卓鸿暧昧的看着雷同,一脸你骗不了我的模样:“哎呀,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哦。”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没错。”雷同表现的非常坦诚。

“唉,看你挺憨厚的,没想到这么阴险,以前指导员刚来的时候,也是你出主意故意刁难人家的,所不同的是那个黑脸都是我们来唱。”皇甫卓鸿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呀,难不成让我这个组长来唱黑脸?”雷同眼睛瞪得老大。

“没,没意见,我们哪敢有意见呀。”皇甫卓鸿感叹一声:“官大一级压死人哦。”

“哎,我说雷同,这么一想我突然觉得你能和指导员走到一起还真得感谢我们。要不然,凭哥几个的才华风貌,你根本没有机会呀。”张海明在旁边使劲的搅合,生怕这潭水还不浑:“正是因为当初我们在指导员面前表现的太差劲,这才让你趁虚而入,唉,不可思议呀你居然来个一箭双雕。”

“呵呵,你们俩皮痒痒了是不是?”雷同狠狠的剜了两人一眼。

“好吧,不说了。”张海明和皇甫卓鸿两货扼腕叹息。

“对了,雷同,我们真要去训练女兵?”少言寡语的扎西走过来问道。

“你说呢,要不我们一辈子都出不去。”雷同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没看出来吗,这回上级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咱们训练女兵,你不愿意就逼你愿意。”

“是呀,其实我们早就该明白的,今天看到连邱队那么厉害的人物也只能当陪衬,我才意识到这是逼宫呀。”扎西叹了口气,可怜他们再桀骜不逊也跑不出这个秦城监狱呀。

“行吧,训练也可以,我不是要了免死金牌嘛,到时候出事怪不得我们了。”雷同眯着眼说道。

“什么意思?你还真要按特种部队的标准训练?”扎西惊讶的望着雷同,那可是一群女娃子,真能下得去手?

“不,你忘了,特种部队没有所谓的标准,我只想让她们在战场上活着回来,活着回来你懂吗?”雷同死死的盯着扎西,或许只能经历过战争的人才知道战场有多么残酷,尤其是新兵第一次接触战火的洗礼,死亡率更是高得离谱,况且她们还是一群女兵。

“好吧,我替她们庆幸,又替她们悲哀,找到了你这么一个教官。”扎西撇了撇嘴。

“不,你又错了。”雷同顿了顿继续说道:“不是一个,是五个,你们都要像我一样,甚至比我还严厉。”

“凭什么啊,你又想让我们当恶人。”张海明顿时就发牢骚了:“你有了指导员,还想沾花惹草呀。”

“闭嘴,再乱说话,信不信我把你嘴缝上。”雷同认真的说道。

呃……

张海明瞬间石化了,快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事实上,他丝毫不怀疑雷同说话的真实性。

“行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来,咱们继续搓麻将。”皇甫卓鸿走到麻将桌前坐下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这次可是洗得一手好牌。”

“搓你个头搓。”几个人异口同声的瞪着皇甫卓鸿。

“怎么了,还有三天呢,出去以后再说这些事吧,站在这里讨论什么训练啊,完全就是扯淡,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皇甫卓鸿一边捣鼓麻将,一边说道:“来吧,先打麻将消磨时间吧,三天啊,想想我就兴奋,哈哈。”

……

“喂喂,等一下,我又胡了。”皇甫卓鸿一把推倒自己面前的麻将:“那个,扎西赶紧记账,张海明已经欠我好几千块了,还有雷同的,别记错了,到时候请你吃饭。”

可怜的扎西,因为不喜欢玩麻将却被几个家伙拉过来记白条,要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自己玩两圈呢。

“算了,不玩了,今天手气不好呀。”张海明躺坐在椅子的靠背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是张海明你咋回事,我这正在兴头上呢,干嘛不玩了。”皇甫卓鸿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看看几点了?”张海明指了指墙上的时钟。

“六点,怎么了?”皇甫卓鸿不解的回道。

“怎么了?我们的晚饭呢?我饿死了。”张海明义愤填膺的哼道。

然而,话音未落,随着铁门上的那个小窗口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一股浓浓的饭香瞬间弥漫整个牢房。

皇甫卓鸿打牌正在兴头上,原来是不饿的,但是一闻到这个诱人的饭香,他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

“姥姥的,终于开饭了。”张海明说着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跑过去拿饭。

话说,一个晚饭,几人吃得特别快,估计连十分钟都不到。

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林涵溪走了,所以他们吃饭就不需要像之前那么拘谨了。另一个就是今天的饭点有点晚,几人都饿了,所以一阵狼吞虎咽,这些饭哪里还能撑他们这么吃呀。

风卷残云般的吃完晚饭,已经是六点多了,天色黑了下来,这又是一个寂寞无聊的夜晚。

陆啸天抱着撑大的肚子仰面朝天:“你们都吃饱了吗?”

“吃饱了。”张海明摸着浑圆的肚子舒服的说道:“我发现这监狱的伙食真心太好了。”

“好呀,要不你留下来?”皇甫卓鸿笑吟吟的说道。

“我留个屁呀,就算这饭再好吃,也没达到让我忘乎所以的地步吧。”张海明用白痴般的眼神扫了皇甫卓鸿一眼。

“那个,对了,雷同,昨晚你那个故事还没讲完呢,咱们今晚继续。”陆啸天突然歪头看着雷同说道。

“我继续你个头继续。”雷同躺在**,望着天花板:“错过了,就没有了,谁让你昨晚睡着了。”

“可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呀。”陆啸天努力辩解道,希望可以挽回什么。

“行了,继续是不可能了。”雷同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太了解陆啸天那点花花肠子了。

“喂,陆啸天,我们四个人一人一个故事,你呢?”张海明蓦然把矛头指向他质问道。

“我?”陆啸天指了指自己:“我又没执行过特种作战任务,怎么讲?”

“你当几年兵了?”张海明追问道。

“三年!”陆啸天不假思索的回道。

“三年是吧。”张海明点了点头:“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可不是在普通的军队,而是在野战机动部队,也就是一线作战部队,说一点战斗的经历都没有,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呀。”

“真没有。”陆啸天苦笑道。

“行了,我不管你有没有,今晚就是你了,你就是编也得编一个像样的故事出来。”张海明霸道的说道。

“明哥……”

“喂,不要套近乎!”

“鸿哥……”

“我觉得你是应该编一个!”

“雷大……”

“我们是一个整体,步调要保持一致,来吧,讲一个。”

这个……

苦苦哀求了半天无果后,陆啸天叹了口气:“好吧,战斗我是真没参加过,但是我小时候听我爸讲过很多带劲的军事行动,这个行不行?”

“也行,虽然不是你亲身经历,不过无所谓,我们就当听评书了。”张海明有点无所不拒的感觉。

“那我就说了啊,故事可能有点长,你们都耐心点听着。”陆啸天轻轻的说道。“嗯嗯,来吧,我们很有耐心,这个你大可放心。”张海明点了点头。“听着啊,当时呢,事情是这样的……”陆啸天眉头紧锁,似乎是在努力回忆故事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