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24章 军机泄漏(一)

第324章 军机泄漏(一)

“滴!滴!滴!”

墙壁上的红‘色’警灯随着嘶哑刺耳的警报声亮起。

“一级战备警报!!!”

士兵们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拎起枪拿上装备冲出各自的房间。

“一级战斗准备!所有人员立刻全副武装集合!”

营区的喇叭里面传来命令。

“战备解除!!”

当士兵们刚刚集合完毕,喇叭里却又传来这样的命令,士兵们面面相觑,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命令就是命令,士兵们便解散开来,三三两两的走回房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但是有些士兵注意到,司令部那边似乎依然战备,那边的海军陆战队并没有解散,而是把整个司令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的表情很严肃。虽然上面说这是一次例行的战备演练,但是从海军陆战队的人员表现上来看,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人都到齐了?报告情况!”某海军司令部,一个鬓角斑白的少将坐在会议室长圆桌的主位上环视了一下下属之后严肃的说道。

“是,司令员同志。今天早上八点十分,前去接班的档案室的中尉发现昨天值夜班的宁少尉被人用手枪杀害在档案室内,头部一枪毙命,死亡时间约在凌晨五点左右。经查点,我军潜艇部队布防图以及部分新研制的潜艇结构图等资料被窃取,暂时没有查出盗窃者是谁,不排除间谍潜入的可能,但是根据宁少尉临死前惊讶的表情看来,应该属于内部人员。”一名中校站起来,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夹之后报告。

“哨兵怎么说?”少将皱了皱眉头问道,不管是间谍还是内部人员,这种事情都不能传出去,而丢失的文件却是相当重要的东西,但愿人还没有离开军营,只要没有离开军营,一切都好说。根据人员死亡时间计算的话,四小时之内人跑不了多远,毕竟海军基地可不是一般的大,这种情报只有卖给那些拥有远洋作战能力的国家才有用,卖给陆地国家一点儿用都没有。

“我们已经盘问了昨天晚上的哨兵,哨兵说没有见到任何人离开军营。”中校回答。

“立刻以检查内务卫生和环境卫生为理由,大搜查!如果发现人员异常,立刻逮捕!如敢反抗或者逃跑,就地枪决!将情况上报中央!”少将略一思索,发布命令。

“是!”中校夹着文件夹走出会议室传达命令。

士兵们觉得今天有点儿莫名其妙,先是一大早拉个一级战备演练,十分钟后上级又通知说检查内务卫生和环境卫生?开玩笑呢这不是?环境卫生倒是无所谓,天天打扫的都是一片纸屑都看不到,可是刚卷吧卷吧塞进背囊的被子,满是皱纹,这内务卫生一检查还不恶心死啊?

可命令就是命令啊,没办法,想办法把因为刚才塞进背囊而皱皱巴巴的被子给整成豆腐块吧!

好在地处南方地区,被子一般来说是盖不到的,就算用点水打湿了也无所谓,打湿的被子更容易捏出棱角来。

下面的官兵忙碌着,上面的领导们却坐在会议室愁眉不展,想破头也想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海军基地防卫本身就非常严密,间谍潜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是内部人员作案么?

内部人员一般二般的谁能接近档案室这种机密要地?被喊来的军官都是可以接触档案室的军官,除了探亲休假的之外,人员全部到齐了,谁是作案者呢?

坐在会议室里面,军官们你看我我看你,大家一起共事不是一年两年了,谁不了解谁啊?如果大家不相互了解,这参谋就不用干了。要说谁有个异常表现,早就被看出来了,参谋是干什么的?玩脑子玩心眼儿的,再好的间谍在这么一群玩脑子玩心眼儿的军官手里,那也是一盘儿菜啊!

可是大家看来看去,对方的眼中都是疑问,这下可就难受了,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好吧,等着上级处理吧!

过了一会儿,一名少尉敲了敲‘门’,走进来将一个文件夹‘交’给少将,然后敬礼离开。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人员,在座的各位的宿舍也进行了搜查,没有任何发现。那么,各位,你们认为这是什么情况呢?”少将沉默的看完了送来的报告之后,叹了口气看着下面的人员说道。

“司令员同志,这不是一般士兵可以做到的,如果可能的话,只可能是现役军官。”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有一个少校硬着头皮站起来发言。

“废话!这话不说我也知道!如果这我都想不到的话,那我还干什么司令?!坐下!好好想想再回答!”少将很生气的说道。

那名少校一脸的后悔坐了下来,眼神儿直瞟那几个让他站起来发言的同伴。

“恩?小赵,你说说吧。”少将很敏锐的发现了那名少校的表情,顺着眼神儿看过去,副参谋长赵西平正一副严肃的模样用凌厉的眼神在看那名少校,于是就问道。

“是!司令员同志,我没什么好说的。”赵西平站起来回答。

“恩?没什么好说的什么意思?”少将有点儿意外的问道。

“报告司令员同志,根据情况来看,首先可以排除外部间谍潜入作案的可能,因为根据死者的表情来看,惊讶,应该是熟人,只有熟人才会惊讶。

第二,这种事情应该是参谋部的人员所为,或者就是档案室的人员监守自盗,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很小,管理档案室的人员都是三代红苗,基本上不存在叛国的问题。

第三,我怀疑哨兵也参与了这次行动,我建议盘查哨兵和在座各位的关系,报告完毕!”赵西平说完,站的笔直,目不斜视。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少将有点儿生气。

“我觉得我能想到的,各位参谋也能想到,为了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所以我没有发言。”赵西平没办法,只好说实话。

“胡闹!现在是什么时候?发扬大公无‘私’的‘精’神不是在这个时候。现在,你们谁有什么看法立刻给我说出来,也不看看什么情况,还你推我让的!”少将大发雷霆,下面的参谋们团结是好事,但是相互推荐也应该找个更好的时候,现在不是演习。

“报告司令员同志,我认为赵少校的思维被误导,也许作案人正是想让我们把注意力转到哨兵或者士兵身上,让我们忽略一些东西。”一名上尉站起来说道。

“哦?小李,你有什么意见呢?”少将很有兴趣的问道。

“刚才我分析了一下,和档案室接触最多的就是我们参谋部。如果说是陌生人,那么,档案室值班人员是配枪的,即使不敌,也会鸣枪示警。但是很明显的,值班人员手枪都没有拿出来,这代表着是熟人,也就是说,是我们参谋部的人做的。现在有一个疑点,参谋部人员全员在此,大家彼此熟悉,只要知道昨天晚上各自的行踪且有人证明即可脱离被怀疑目标。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我还没有想明白,如果大家都是无辜的,那怎么办?”上尉回答道。

“报告!”‘门’口站了一个勤务兵,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司令员同志,今天早上有一艘潜艇出海。”

“什么!?谁批准的?”会议室的人员大惊失‘色’,一艘军用潜艇出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