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25章 军机泄漏(二)

第325章 军机泄漏(二)

“420号潜艇于今天早上七点三十分离开军港,舰长王和平,艇员一百二十人,不过他只带了八十人出海,他出示了司令员您的手令,说是您让他出海执行任务。”勤务兵递上文件,文件里面夹着一张手令。

“谁能伪造的我的签名?这个人对我很了解嘛,模仿的很像。”司令员很震惊。

参谋们面面相觑,矛头直指一个大家根本没想到的人——参谋长向思东,因为只有他才是经常拿着参谋们的报告‘交’给司令员审批的。

也只有他,对于司令员的习惯更加了解,这么多人里面,也只有向思东的书法是最好的。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向思东于事发前一周就离开部队,探家去了,他没有作案时间。

“也许……也许,向参谋长,他根本就没有探家?”李少尉吞吞吐吐的说道。

“不可能吧。向参谋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不是说明年他有可能再次提升吗?这样做的话那不是自毁前途?”少尉的话引起了参谋们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安静!”少将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全部安静下来,看向少将。

“都坐好了,仔细想想这些都有什么关联,向思东这段时间有什么异常没有。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少将也不愿意相信向思东就是作案人,但是如果从笔迹上看的话,这里在座的参谋们是没有办法模仿自己的笔迹的。

因为大部分时间里面,参谋们是看不到司令员的签名的,向思东从司令员这里取回文件,然后宣读给参谋们。

参谋们只是见过用复印机复印出来的司令员签名,而复印总会有点儿差别,微小的差别。只有司令员身边的勤务兵和向思东可以拿到司令员的亲笔签名,而向思东似乎也说过,很崇拜司令员的书法……

“严查向思东,他祖上三代都要给我查清楚了。所有和向思东有关联的人,全部严查。”少将越想越不对劲儿。

向思东爱好书法,曾经向自己讨教过,由于向思东服役时间早,一直都是忠心爱国的硬派军人,所以大家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但是现在出事就出在笔迹上面了,那么向思东以往的作为就有了被怀疑的理由。

“报告!”勤务兵又来了。

“军委指示:海军司令刘奇少将停职暂时监管,由副司令余林少将暂时代理海军司令职务。海军参谋部所有人员立刻全部禁闭,不得以任何理由外出,探家,以及和海军人员接触,如有抵抗或者不从者,就地枪决!”勤务兵这次没有将文件‘交’给司令员,而是‘交’给了他身边的少将宣读。

“对不起,少将同志,请配合我们工作。”‘门’口走进来几个荷枪实弹的宪兵,很客气的对司令员说道。

“恩,没关系,大家注意配合兄弟单位的工作。”司令员戴上帽子,整了整军装,在两个宪兵的陪伴下大踏步走出了会议室,走廊里面,站了足足一个排的荷枪实弹的宪兵。

“关于这个向思东,查出什么来了么?”虽然说被软禁了,没有了权利,但是刘奇少将依然很关心这个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管辖范围内,如果向思东没有问题的话,这个黑锅他可就要背着了。

“对不起,少将同志,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宪兵倒是很客气的回答。

“哦,谢谢你啊,小同志。”刘奇少将有点失望的说道,然后在窗前站了一会儿,走回书桌前,铺开一张洁白的宣纸,泼墨挥毫四个大字:忠心报国!

……

中国总参谋部,情报科。

“报告!”总政治部情报科的‘门’口响起勤务兵的报告声。

“进来。”一个少将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头也不抬的说道,满桌都是一摞摞的文件,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员也是被埋在了文件堆里。

想查明一个人的三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以往的档案都是用牛皮纸袋装着的。

一个人的档案几十年后从档案室调出来,那可是要扒扒捡捡老半天了,然后还要找和他相关的人员资料,那更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少将同志,向思东以前的单位送来了和他有关的相关资料,请查收。”勤务兵递上一个牛皮纸袋,随后又递上一个记录本,上面密密麻麻的签了一溜儿的名字。

“好的,替我谢谢他们。”少将随手接过来,看了看档案袋上的名谓和记录本上的一致之后签了字说道。

“是,少将同志,另外,他们单位的老领导说,向思东是孤儿出身。”勤务兵临走前想了想说道。

“哦?好吧,这点儿我会考虑到的。”少将有点儿‘迷’‘惑’的看了看这个勤务兵,还是压下了心头的想法。

“科长,找到了。”少将关上‘门’,刚要坐下来,手下的一个中校就仰起头喊道。

“嗯?什么找到了?”少将问道。

“向思东服役前的档案记录!”中校笑道。

“念。”少将很简短的说道。

“是!”中校回答:“向思东,男,汉族。出生于1965年,籍贯,黑龙江,具体地址,不详。父亲,不详。母亲,不详。据本人叙述,从小就流‘浪’在街头,七岁时被儿童救济院收养,直至服役。”

“这里有他的服役记录。”另一名少校拿出一份档案晃了晃。

“念!”少将皱起了眉头。

“向思东,男,汉族,1965年出生。1982年自愿报名加入军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争。由于其在排长阵亡的条件下,带领所在单位在几乎被打光的情况下顽强顶住三千敌人攻击长达三小时,为赢得战役争取到了时间,火线提升至排长。”

“1983年,他带领自己的排,近乎完美的偷袭了Y军,摧毁了Y军一个重型火炮阵地,并将Y军的炮兵团团长活捉回来,己方损失甚小,火线提升至连长。”

“198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报考了海军舰艇学院,并获得录取。”

“1990年,他以海军舰艇学院应届第五名的成绩毕业,进入东海舰队司令部,担任参谋一职。军衔上尉。”

“1995年,因其工作努力,成绩优异,被调入海军参谋部任职参谋,军衔少校。”

“2000年,因其在98联合军演中的‘精’确判断,破格调入海军参谋总部任职参谋,军衔中校。”

“2005年,担任海军参谋总部副参谋长,军衔上校。”

“2009年,升任参谋长,军衔上校。”

“从他个人的服役状态来看,此人足计多谋,而且‘性’格坚强,从他在Y战中的表现来看,是一个具有统帅能力的人。”

“如果他长久的在陆军单位发展,按理说现在应该能到达一个最少也是军级的职务。但是当时他为什么从陆军报考到海军这个问题就有点儿令人感到奇怪了,如果换成我的话,我是不会到海军的,因为我更熟悉陆军。”那名少校简短的把向思东的档案读了一下之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如果是我,我也会到海军。当时对越作战的时候,陆军打得非常艰苦,而当时我们的海防并不强。如果我是一个军人的话,那么我也会申请加入海军,不能只有一个兵种强,大海就是我们的国‘门’,国‘门’不防,陆军再强也只能打防守战。”另一名少校反对,认为没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