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26章 军机泄漏(三)

第三百二十七章 军机泄漏(三)

“放在以往的话,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现在这件事儿就有了被怀疑的理由啊。普通的陆军单位怎么可能去考海军舰艇学院呢?”

“隔行如隔山,陆军加入海军等于说从头再来,难度可想而知,而且他出来之后不是申请去舰艇服役,而是直接申请参谋,这里面就有问题。”第一名少校说道。

“你是说,他很早就开始预谋这件事情么?这也未免有点儿过于夸张了吧?如果这样说来,那么自愿参加对越战争的时候就开始谋划了?”

“可是,当时他才十几岁啊。再根据他服役前的记录来说,服役前都在救济院里面,除非那个救济院的院长也是……等等?救济院的院长?”本来这名少校正在反驳,但是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之后,对自己的判断也有了疑问。

“他在哪所救济院?”这名少校问自己的同僚。

“不清楚,似乎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根据时间推断的话。那时候的救济院大部分是外国人开的,我国自己开放的比较少。而且,当时救济院里面大部分收留的是……”这下所有人都惊讶了,因为谁都知道哪里收留的是什么人——日本遗孤!

“不对!按照年龄算的话,我国从49年建国到他出生的65年,这期间日本遗孤的年龄都无法对的上号。”

“别忘记,八年抗战之后还有十年内战,这加起来都十八年了。那些遗孤就算长大了,也无法到现在的岁数,年龄上对不上。”另一名少校反对。按照年龄计算,向思东今年应该是45岁,而如果遵循刚才的线索,说他是抗日战争日本遗孤的话,那么他的年龄应该是79岁。

“你们有没有想过,他的父母并不是不详,而是日本潜伏在我国的人员?”少将淡淡的说道。

“对呀,如果按照他的父母年龄算的话,他的父母应该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生下他,然后这一切都对上了。”少校恍然大悟的说道。

“可是,科长,他的档案里面可是父母出生地什么的都是不详啊。”少校们有点儿迷惑不解。

“刚建国的时候,别说日本潜伏人员了,就连光头党那边的潜伏人员都不少。加之我们刚建国,情报部门还很年轻,这种二代潜伏人员的存在不是没有可能。”

“当时全国百废俱兴,我们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其后就是对越自卫战争。连年的战争之下,兵员缺口还是很大的,这时候混进来,最好不过了。”少将淡淡的说道。

“可是,科长,一个孩子十几岁就有了这样的想法,这可是非常罕见的。虽然说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但是这个疑点的存在可能性实在是渺茫的很。再说了,他在对越战争中的表现,那可是千钧一发啊,难不成那个也是他们计划好的吗?”一位少校百思不得其解。

“那个不见得就是计划好的,我倒是认为那个情况是一个巧合。”少将笑道:“你们是情报人员,分析情报的,不能陷入别人给你们划出来的圈圈框框里面。我只说有可能他是二代潜伏人员,但是我可没有说他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那样的话,咱们全军上下都要被怀疑了。”

“立刻查访向思东当地的所有认识向思东的人员,联系地方政府予以我们协助。看来这件事儿很棘手啊!”少将说完,发布了命令让人员执行。

……

“这件事情不能外传,只能暗中行事,一旦传出去,对于我国的军心和民心都有很大的影响。一个大校叛逃,而且携带了重要机密文件,这种事情影响很恶劣啊。”

“还有,这个人,绝不能让他跑出我国,否则未来我们就要用十万以至于更多的战士和人民来补偿这个损失了。所以,我命令,立刻对其进行追捕,如果必要,可以击杀。”军·委主·席接到情报科的报告之后发布命令。“那艘潜艇现在在什么位置?”军·委主·席问道。“报告主·席,那艘潜艇已经离开了我国海域范围,进入了公海,看航向,似乎直接朝着M国方向开去了。”情报人员回答。“这样啊,让我军在公海和M国方向的潜艇进行拦截。看来活捉不了了,只有击沉他才能保住机密不被泄露出去。”军·委主·席略一思索,便下达了命令。

“是!”情报人员立刻准备出去将命令传达。

“等一下,让东海舰队进行舰队实战演习,掩护其他拦截单位。”军·委主·席又吩咐道。

“是!”情报人员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东海舰队司令部!

“报告!”

“进来。”副司令员余林沉闷的坐在办公室里面回答。

他觉得自己的老朋友刘奇一定是冤枉的。他了解老刘,忠心为国几十年了,怎么可能叛国?

话说,叛国了,他还不走吗?天下哪有这样的傻瓜?

“副司令员,420号潜艇回来了。”勤务兵说道。

“什么?”余林被搞迷糊了,420号潜艇不是说它在舰长的带领下叛国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莫非艇员临阵反戈,揭竿起义?

“现在420号潜艇的舰长正在和宪兵吵架,艇员们也都愤愤不平,说宪兵诬陷他们叛国。而且现在他们已经打开了武器系统和宪兵对峙着,宪兵请您出面处理。”勤务兵有点儿无可奈何的说道。

“简直就是胡闹!算了,走吧。”余副司令员很无奈的走出房间。

也许420号的潜艇人员根本就毫不知情,副司令员一边走一边想着。

“凭什么说我们叛国?老子在这里服役了几十年,几十年青春全扔在这里。老子家都不要了,恨不得吃住都在这潜艇上,你们说我们叛国?”

“我们出去执行任务那是司令的手令,什么任务你们没有权利知道。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余副司令员赶到的时候,潜艇上传来420号潜艇舰长的怒骂声。

“好吧,叶舰长,你们的副司令来了。有什么话你和他说吧,看看是不是我们诬陷你。”宪兵也很无奈,看到了于副司令的到来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的松了口气。

毕竟手里面拿的只是7。62毫米的自动步枪,和潜艇上的舰炮、机炮比起来,那跟烧火棍没区别,真的动武,自己这边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叶江德!你给我滚下来!”余副司令员站在码头上,也不用任何扩音器,就那么站在潜艇旁边的码头上大吼了一声。

“是!”潜艇上立刻跑下来一个大校,带着所有艇员跑到余副司令员面前整队,然后敬礼报告:“420号舰长叶江德,带领艇员80人执行任务,出海80,回来80,任务已完成,请副司令员指示!”

旁边的宪兵们是哭笑不得,刚才都差点儿动武了。这会儿可好,人家副司令一声吼,人全下来了,还真是谁的兵听谁的啊。

“恩,解散吧,你跟我回司令部汇报情况。所有人员不得外出,记住,不得走出房间门口一步。违者就地枪决,明白吗?”余副司令员很严肃的对着所有人说道。

“明白!”所有人回答道。

“解散!小叶,我们走吧。”余副司令员淡淡的说道。

“是,副司令员。”舰长叶江德老老实实的跟在余副司令员后面走向司令部。

“你的任务是谁下达的?”司令部现在都快成了宪兵大本营了。

叶江德看到整个司令部里面几乎站的都是宪兵,会议室里,在几个宪兵的监督下,余副司令员问道。

“报告副司令员同志,命令是刘司令下达的手令。”叶江德站起来回答。

“命令内容呢?”余副司令员问道。

“这个……”叶江德看了看周围站的宪兵,面有难色。“他们是来调查这件事的,你说吧,这不算泄密。”余副司令员明白叶江德在想什么。“是,这次任务是将向思东参谋长送出去,向参谋长单独执行任务。在公海上,从M国方向过来的我军潜伏人员已经将向参谋长用水上飞机的方式带走,具体他要执行什么任务,我无权过问,报告完毕。”叶江德认真的说道。

“他不是穿着军服就去了吧?”余副司令员心里一惊,还真是向思东干的。如果他穿着军服的话,这事儿就要被捅出去了。

“没有,他穿的是便装,类似夏威夷刚刚旅游回来的旅行者一样,他还带了一个棕色的手提箱,至于手提箱里面是什么,我不知道。”叶江德回答。“他的外表有什么改变?”余副司令员打听。“没有改变,他说他这样的人到了M国也不会有谁怀疑他的,没有必要在外表上进行过多的伪装。”叶江德回答。“坏了!”余副司令员心里暗暗吃惊,如果向思东在登陆M国之后再化装,那要想找他的话,在M国那么大的地方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个向思东还真是什么都考虑到了。

“恩,很好,你回去吧,这段时间因为这件事情的敏感性,你不要外出也不要和任何人有联系,明白吗?”余副司令员说道。

“是!不过,余副司令,刘司令是不是出事了?”叶江德彻底明白过来了,似乎自己被什么事儿牵连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打听了,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明白?”余副司令员严肃的说道。“是!”叶江德也不打听了,不该问的不问,保密条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