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31章 扑朔迷离(二)

第331章 扑朔迷离(二)

“哈喽……威尔士,很多年不见了,你还在干这个该死的勾当吗?”吃完了早餐,穆杨在‘侍’应生的账单上签了个字。

然后,在陈阳和徐峰惊讶的目光里面,‘侍’应生诚惶诚恐的请来了这片海滩的负责人。

而穆杨则像老朋友一样的对着这个高大的白人伸开了双臂,两人拥抱了一下,相互拍拍后背。

“嘿,密斯穆,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了,难道撒旦他老人家已经厌倦了你吗?把你送到我这里来?”高大的威尔士笑着仔细看着眼前的穆杨,余光扫了一下陈阳和徐峰。

“倒不是撒旦他老人家厌倦了我,而是我厌倦了他。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下,密斯陈、密斯徐,我的两位好朋友。”

“这是威尔士,我们是老朋友了。威尔士,我们需要你帮我们点儿小忙,有时间吗?”穆杨简短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之后看着威尔士的眼睛说道。

“小忙?”威尔士凑近穆杨的耳朵低声说道:“你的两位朋友是军人吧,这个忙不是很小吧?”

“也许不大呢?”穆杨一脸的笑容,然后低声说道:“两份证件,要求是真实的,价钱不是问题。”

“国籍?”威尔士哈哈一笑,快速的低声说道。

“R!D!”穆杨简短的回答。

“没问题。”威尔士伸出手和穆杨握手,手心里三个手指动了动。

“见到你真高兴。”穆杨两个手指动了动。

“我也是,到我的房间来喝一杯吗?”威尔士点点头表示同意。

“为什么不呢?我亲爱的朋友,让我们为重逢而狂欢吧。”穆杨松开手,搂住威尔士粗大的腰笑道。

……

“什么?为什么不能拿着中国的护照?非要用日本的护照?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陈阳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不满意的叫道。

“相信我,日本的护照在M国比中国的护照好用的多。而且就算有什么事儿,那也是日本背黑锅,和中国无关,懂吗?”

“我们要做的事儿可不是一般的,你我都很清楚不是吗?难道说我们要做中国国籍的护照?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这就是凭据。真不知道你怎么当上队长的,难道说你是一根筋的队长吗?”威尔士的房间里面,穆杨正在和陈阳解释为什么要用日本的护照而不是中国的护照。

“呃,好吧。不过为什么疯子的是D国护照?难道他长得像个D国人吗?”陈阳无法反驳穆杨的说法,但是对徐峰却获得了D国护照而感到不满。

“好了,陈阳,你‘精’通的是英、俄、法、日和阿拉伯语,给你办M国护照不合适,中央情报局不是吃干饭的。俄国和M国是对头,法国不喜欢黄皮肤的,所以我只有给你办日本的护照了。”穆杨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疯子呢?难道他不会日语?”陈阳不服气。

“你见过哪一个日本人母语说的结结巴巴的?那也太假了吧?”穆杨撇撇嘴,这个民族情绪真要不得,尤其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过于在意这个的话,很多任务都会出事的。看来以前这支部队经常进行的都是破坏活动,现在让他们搞个潜伏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那你呢?”陈阳和徐峰发现穆杨根本就没有办理自己的护照之后一起问道。

“我?”穆杨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中国、日本、M国、F国和E国的五份护照亮了亮:“我的身份可和你们不同,包括在M国都可以畅通无阻,为什么还要去做假护照?”

“你拿的都是真的护照?”徐峰和陈阳两人瞪圆了眼珠子。

“当然是真的。我说过,我的身份和你们不一样,哦,天哪,我真的难以想象干别的事儿简直就是顺手拈来的鹰眼如果换到情报部‘门’的话,还能不能像他在影子一样聪明。”穆杨有点无奈的说道,隔行如隔山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你是情报部‘门’的?”陈阳反应过来了,不过为什么情报部‘门’的人跑到了影子部队呢?

他们不应该在外面工作的吗?难道是监视影子的?影子里面的人还用监视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可以了吗?”穆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因为本来这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说得越多越麻烦。

“好吧,下面我们干什么?”陈阳暂时表示同意了穆杨的说法。

“你们去买机票,钱在这里,我去找人接头把情况上报,希望没换人。”穆杨摇摇头,也许该建议上面让影子多做点儿情报收集工作了。

总这么当战斗救火队,早晚都要变成战争机器,换个别的任务整个反应都慢一拍。

事实上,不是影子部队不传授情报和伪装潜伏什么的,只是他们一直都执行的是战斗工作。反倒是情报部‘门’工作不错,不需要人手,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情报获取工作都是战场情报收集而不是像特工一样收集别的情报。

本来这次任务就是刺杀任务,结果中途出了变故,必须先潜伏再刺杀而不是以往的直接潜入刺杀。猛的一个转变,陈阳他们还有点儿不适应。毕竟潜入带着装备,有情报部‘门’协助,而潜伏则是自给自足的。

陈阳指挥作战不错,在战场上,他是绝对的统帅型人物,打起仗来带着部队神出鬼没。但是你让他搞政治思想工作,那完了,他自己耐心也不是很好,打仗的时候耐心‘挺’好,让他给人家做思想工作?

呃,一吵二骂三巴掌……

要让他在别人手下吧?这小子牛脾气一上来,说什么就是什么,脖子硬的跟‘花’岗岩似的,就这脾气,不少得罪人。

穆杨则和他相反,在战场上,思前想后,让他指挥作战的话,他是那种绝对的没有百分百打赢的仗不打。

要么就死命的和对方绕圈子,说什么也不和对手面对面。要是对方有一点儿想包圆儿他的部队的表现,他就敢带着部队撤离,说什么不会和对方死扛的。

可问题就在于,打仗的时候,死扛的事儿经常出,加上穆杨说过一句名言: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所以穆杨绝对不能当统帅,他当统帅谁都不放心。不过他做思想工作倒是有一套,那个耐心连陈阳都晕,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能讲道理,谈古论今的,画着圈儿的让人往里面跳。

这两个人搭配起来倒是‘挺’好,一个专管练兵打仗,一个专管思想工作和出谋划策,两个人一配合,这部队倒是搞得有声有‘色’的。

但是两个人一分开,那完了,打仗的那个少了个帮忙出主意的,打仗铁定吃大亏。而那个出主意的谁也不敢要啊,开玩笑,整天给你画圈儿的,放谁身边谁都不放心嘛。

就这么的,两个搁哪儿都不敢要的人给硬凑在了一起。

陈阳不在乎穆杨夺权,而穆杨则是知道自己没那本事带兵打仗,安安稳稳的做个二把手更开心,所以能配合的好。

当然,首要原因是陈阳的洒脱和对穆杨的极其信任,如果陈阳也不信任穆杨,那么穆杨也不会尽心尽力的辅佐他。

虽然两人合作的很好,但是陈阳一直却不知道穆杨还有别的身份,而穆杨也从来没有暴‘露’出来过有其他身份。

可是,如果穆杨是搞情报工作的,为什么没见过他和任何人联系呢?

陈阳一路走着一路百思不得其解的想到上面的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