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48章 双面间谍(七)

第三百四十九章 双面间谍(七)

迈克想着,大踏步的离开了玻璃墙,他要到审讯室近距离的观察两个人的神态,隔着玻璃墙还是有一定的视觉缺陷的。迈克推开门,走进审讯室,坐在两个人的对面,直视两人的眼睛:“我知道你们是中**人,你们未经任何许可,伪造护照进入到M国,这样的行为我可以给你们定性为间谍。我想你们应该知道,间谍是没有任何人权可言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很老实的配合我,这样可以少受点罪,懂吗?”这段话是用英语说得,迈克认为两个人无论再怎么装,就算是日本人,也能听懂英语,因为每一个日本人都会两国语言,日语和英语。M国占领了日本之后,就开始硬性的推行英语教育,意图从根本上让下一代的日本人忘记自己的母语,从文化上消灭掉日本的反抗心理。而这个计划实行的比较成功,现在很多日本人都懂得两国语言,而他们的孩子们也是从小就开始学习英语了。这样一代代下去,早晚日本会变成M国的一个附庸,其实,现在已经是附庸了。当然,陈阳也不打算装不懂英语,开玩笑,就算是日本人跑到M国,那也要会说英语才行吧。要不然人生地不熟的,再加上语言不通,那跑M国干嘛啊?打工都找不到地方!“哦,尊敬的先生,我是日本人,不是中国人,军人?是的,我是大日本皇军的成员。我为我的身份感到自豪和骄傲,请不要用支那来侮辱我。”陈阳用日语很郑重的说道。“我是D国人,我为我生在三色旗下而感到自豪和骄傲,至于您说的那个中国,很抱歉,我从来不认为那样落后和野蛮的国家有什么值得让我感到骄傲的。我的祖先是日本人,日本是很强大的,曾经统治过中国。我和这位先生一样要求您道歉,因为您侮辱了我们。”徐峰用带着西普鲁士低的德语口音的英语说道。迈克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了,一个说的日语带着日本本土的味道,一个带着纯正的D国口音,迈克身为FBI,全世界到处跑的执行任务,自然见多识广,这两个人的口音上完全没有破绽。

最可恶的就是这两个人还装的一副很委屈,很愤怒,很无辜的表情,甚至连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神色都和他们的语言相符合。

但是迈克知道,这两人就是中国的军人!

什么时候中**人都成了语言学大师了?不是说他们的军队构成都是农民吗?看来要好好的敲打敲打那些该死的下属们了,这样的情报他们都能忽略掉。“现在该怎么办?”迈克有点儿无奈,因为幽灵说过的,代为照顾一下这两个人。所以迈克不能动刑,要没有幽灵那句话,迈克早就把这两个人一边一个的分开审讯了。滑头不是没见过,想要情报的话,FBI有的是办法。

“我只是受人所托,暂时把你们两个软禁起来,但是我很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些情报,懂吗?”“如果你们不想在这里受罪的话,我问什么你们最好回答我,否则的话,我不会对你们动刑,但是你们也绝对不会好过。”迈克走到门口,让所有人员离这里远远的,然后走回来低声吼道。“如果我们不乐意给你任何情报呢?”徐峰笑眯眯的用他那口纯正的D国口音问道。“好吧,我不想和你们说太多,我想你们会给我想要的东西的。”迈克实在不愿意再和陈阳,徐峰这两个来自东方的人打交道了,因为他发现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是那样的狡猾。也许只有动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才能让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知道M国不是他们家的后花园。

陈阳和徐峰被分开关押了起来,当然不会很舒服,每个人分到了一间只有大概十平方的小屋子。

高度只有一米五左右,宽度倒是可以躺下,但是坐起来就会碰到头。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而且总是关着的。

人在里面的话,永远只能弓着腰行动,如果你总是躺着的话也是可以的。那扇低矮的门上有一个大约三十公分高,五十公分长的活动拉门,这是用来传递食物的。

每天两次,这扇活动拉门就会打开,然后外面会丢进来两片干面包,一杯清水,每隔三天还会丢进来一个烂了一半的橙子,每隔六天,可以吃到一片带着咸味儿的熏肉。

关在这种房间的人,长时间见不到阳光,长时间没有充足的盐分,长时间没有人说话,意志不够坚强的话,很快就会精神崩溃而发疯的。

陈阳就躺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在黑暗中,没有人说话,四周很压抑。

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陈阳和徐峰都受过这样的训练,影子部队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受训经历,坚持不下来的都被踢出了影子,他们全部接受过抗审讯训练,每一个人都是意志坚强的勇士。

陈阳想起了刚刚进入影子的教官,也就是这次和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穆杨,他的所作所为似乎完全没有理由。

影子部队的他和现在的他完全是两个人,一个忠心为国的军人,一个捉摸不定的叛国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陈阳看着似乎是无边的黑暗,脑海里面思索着。

陈阳是穆杨一手带出来的,而徐峰是陈阳带出来的,如果按照辈分来说的话,穆杨是师傅,他是徒弟,徐峰是他的徒弟。

以前陈阳对穆杨有着绝对的信任,因为影子部队的实质指挥官是陈阳,但是实质上的教官却是穆杨。可以说,没有穆杨就没有陈阳,没有陈阳就没有影子部队的存在。影子部队专门用于执行国家不方便出面的任务,穆杨曾经说过:“我们就是国家的影子,永远见不得人。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去注意你的影子,也就没有人注意国家的影子。”“我们生活在阴暗的世界,执行的是见不得光的任务。我们活着,没有荣耀,我们死了,没有墓碑。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有国家知道。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生死都不属于自己,我们属于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