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50章 双面间谍(九)

第三百五十一章 双面间谍(九)

“你可以出来了。”房门忽然被打开了,陈阳缓慢的提起一只手,遮住这突如其来的阳光,长时间呆在黑暗中,猛的受到阳光刺激,他的眼睛无法承受。陈阳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走廊的地板上,他身边坐着和他一样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皮肤带着一种无力的苍白的徐峰,凡是走过两个人身边的M国人都捂着鼻子,两个人身上一股子的馊味儿。

“你们做的还可以。”穆杨穿着一身西装,手里夹着一支香烟坐在长廊的椅子上看着两人说道。

“你就没有什么解释吗?”陈阳疲惫的用日语说道。

“你要什么解释?”穆杨好笑的看着陈阳疲惫的眼睛说道。

“这里方便说吗?”陈阳嘲笑的说道。

“是不方便,不过我想没有人对你们有兴趣。你们现在最好是洗个澡,把你们的胡子刮干净,然后换一身衣服,然后到我车上来再说。”穆杨对走廊尽头的警卫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走掉了。

两个警卫走过来,一人一个架起陈阳和徐峰,然后粗野的把两个人拖进澡堂,丢进水里。

过了半个小时,陈阳和徐峰穿着明显大了一圈儿的西装,被警卫们送进了停在墙外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现在可以说了,这辆车绝对安全,有什么问题赶快问,我的时间并不多。”穆杨抬起手腕看看手表说道。

“你到底是谁?”陈阳洗了一个澡,吃了点东西,现在精神好了一点。

“我是穆杨,代号幽灵。”穆杨很无所谓的回答。

“我说你真实身份,你到底为谁工作。”陈阳盯着穆杨的眼睛问道。

“我和你一样,为国家工作,我的真实身份已经告诉你了,信不信是你的问题。”穆杨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你只是问这种无聊的问题的话,一会儿我还是把你们送上飞机让你们回国比较合适。”

“向思东的事情怎么样了?”陈阳知道不会从穆杨嘴里得到任何消息了,只好问起任务。

“他还活着,不过他现在应该很惊慌,至于情报,我想他还不会交出来。”穆杨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那种微笑似乎在嘲笑陈**本不适合这份任务一样。“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来完成任务?”陈阳懒得计较什么了,直截了当的问道。“时间很充足,最少还有半个月。不过在你们接受训练的这段时间里面,他被转移的很频繁,而我总不能让FBI的熟人太为难,毕竟我要瞒住他们,人,我要,情报,我也要。”

“我一个人行动比我们三个人行动要方便得多,我知道你们很恨我,但是你们要记住,这是一次训练,同时,你们也是诱饵,如果不是你们,我想我的任务没那么容易做。”穆杨给他们两人一人丢过去一根烟笑道。

“诱饵?”陈阳接过烟,点燃。

“恩,让他把心思花在你们身上,让他去查找你们的情报。他只有一个人,又要保护向思东,又眼馋你们的身份这种很有价值的情报,我想他一定忙的焦头烂额。那样的话,他就没有更多的人手盯住我了,我就可以放开手做事,这就是我把你们送进去的目的之一。当然,这种真实的审讯训练国内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你们坚持下来了,很不错。”穆杨笑道。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你害怕我们露马脚?”徐峰不满的说道。

“事实上,是这样的。如果你们太镇定了,反而显得很假,如果你们对我心存仇恨的话,那样表演的会更加真实。”穆杨发动了汽车。

“如果我们没有扛下来,我们精神崩溃或者死了呢?”徐峰恨恨的说道。

“啊,那样的结果我也想过了。”穆杨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如果是那样的结果,死了就死了吧,如果这样的事情你们就崩溃了,我只好一个人把任务完成,然后回去给你们一人立一块墓碑,上面写上:‘军人的耻辱’,然后再吐上一口浓痰表示藐视。”

“你!”徐风几乎暴走,但是被陈阳拉住了。

陈阳跟着穆杨五年,他知道穆杨要训练谁的话,那个人就会进入地狱,因为穆杨说过:“只有从地狱爬出来的人,才能成为战场上的恶魔。”

看来这一次他们两个又不知不觉的被穆杨丢进了地狱,如果穆杨再晚上一个月,说不定两个人真的崩溃了。

“你总是这样不管训练对象的生命吗?教官。”陈阳声音低沉的说道,徐峰在边上睁大了眼睛,他不知道陈阳是穆杨训练出来的,因为陈阳才是影子部队的指挥官,而穆杨一直处于一种类似于参谋的职位上。

“唔……”开车的穆杨似乎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也不全是,最少你没有死在战场上就是一个例子。我只是习惯性的把训练对象丢进一个残酷的环境中去,然后用那种天然的残酷环境去激发受训人内在的潜力而已。没有谁可以随意掌控他人的生命,就算是上帝也不行。”“那么请告诉我这一次训练的意义。”陈阳语气已经变得缓和了。“呼!”穆杨拐上公路,车速减缓了下来:“我们不久就要和FBI、CIA对着干了,也许我们都会被俘,到时候这样的招待一定少不了,我只是让你们提前感受一下,如果我们真的出了意外,我想我们可以坚持到国家派人来营救我们的那一天。”“不是吧!三个人对抗整个M国?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徐峰惊讶的张大了嘴,和整个M国的情报系统对着干?

三个人?穆杨是不是疯了?

“你们知道向思东为什么会被追杀吗?”穆杨叹了口气,驾驶着汽车在拥挤的迈阿密公路上随着车流慢慢蠕动。

“不知道。”车内的两个人一起摇头。

“他手中的情报是我国潜艇部队的海防部署图以及最新的潜艇内部结构图。而且,根据我这段时间通过各国熟人的帮忙,查出来一个连我国情报机构都没有查出的情报,他是个日本人,潜伏在我**内多年的高级间谍。”穆杨缓缓的说道。

“不会吧。”车内两个人这次真的被惊到了,没想到自己追杀的人来头这么大,怪不得动用了影子部队。“而且他还是山口组的高级干部,和黑手党也有联系。”穆杨又抛出一个炸弹。“最糟糕的就是,FBI想要得到他手中的情报,而我接到的命令则是不许让情报落入M国人手中,现在你们明白了吧?我现在只能瞒住FBI这边的人,瞒天过海的把这次任务完成,当任务完成的时候,就是整个M国的情报机构对我们展开追杀的时候。”

穆杨看着缓慢蠕动的车龙,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如果不死的话,我想我也要躲一阵子了。”“影子部队也不足以保护你吗?”沉默了半晌,陈阳慢慢的说道。“我知道的太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们还有另一个任务吧,完成任务之后消灭我。”穆杨看看车流近乎停顿,索性松掉了油门,然后转过头笑着看着车内的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