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51章 谍战情报(一)

第三百五十二章 谍战情报(一)

“你在说笑话,教官。”陈阳笑着回答,徐峰也笑着不语。

“不用对我隐瞒,你们不会知道我的情报网有多大的。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干我这行的,早晚都要遇到这样的结局,不是敌人把我这样的杀掉,就是死在自己人手里。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历来如此,你们不用放在心上。”穆杨淡然一笑,踩下油门,后面的汽车已经不耐烦了。

“我们是一起接到的任务,怎么可能会多出来一条呢?”陈阳笑着说道。

“你们也没有接到要我杀掉你们其中一个的任务吧。”穆杨看着后视镜笑道。

“这不可能!”徐峰惊讶的说道:“我们来的时候已经牺牲了那么多兄弟了,然后任务完成再继续自相残杀,那么回去的只有一个人,难道上面要毁灭整只影子部队吗?”

“如果没错的话,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也会失踪的。”穆杨耸耸肩说道:“所有知情人都要消失,对于国家安全来说,这没什么不对。”

“不,我不信,上面不会这样做的,这样做等于自毁长城。”徐峰摇摇头。

“也许会。”陈阳想了想说道,他的言论让徐峰很惊讶。

“理由?就因为我们执行的这次任务?这太可笑了,哪一次我们执行的任务不是机密呢?这一次和那些任务没有太多的差别。”徐峰不同意也不愿意相信穆杨的说法。

“不是这次任务的原因,这次任务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我想,除去我们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暴露了吧。”陈阳缓慢的说道。

“理论上说是这样的。”穆杨不紧不慢的说道:“第一,由于意外,潜艇沉入了大海,我不得已暴露身份来完成这次任务;第二,我的身份是绝密,而你们已经知道了,知道我身份的人,除了我的直接领导之外的都要死,第三,我的另外的身份现在也暴露了,所以我必须死。”

“而你们应该接到了将我除去的命令,这个命令应该是在我们行动开始的时候就接到了。要不然徐峰不会在我说出我的身份的时候准备拔枪,按理说那时候你应该对我质问的,你做出攻击的动作就表示你有将我就地击毙的权利,所以我知道你们接到了任务完成之后将我除掉的命令。”穆杨说完,从后视镜里看着徐峰。

“不是那样的,我当时只是警觉,正常的习惯性反应……”徐峰有点儿尴尬。

“你要告诉我们这些是为了什么?我知道你从来不干没有把握的事儿。”陈阳既不否认也不承认的避开话题。

“合作。就这么简单,我不想死,你们也不想死,如果我们都不想死的话,最好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要相互提防,至于说任务完成之后,到时候再说吧。”穆杨也没有把话说死了,至于到时候是同室操戈还是好聚好散,谁也不知道。

“一个任务,搞得我们相互这样,划得来吗?”面对车内的沉默,穆杨忽然苦笑了一下说道。

“可是你也知道,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不,没什么。”徐峰不由自主的接过穆杨的话题说道,但是随即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不用隐瞒了,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年头,执行了那么多任务,如果连一点异常都看不出来的话,我恐怕早就死了几百次了。”穆杨似乎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貌似很轻松的说道。

“教官,是你培养的我,虽然过程很残酷,但是我也很感谢你,因为你让我见到了真实的战场,经历了真正的战火洗礼,让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我也不隐瞒你,的确,我接到了任务完成将你击毙的命令,因为你是一个双面间谍,虽然你为国家拿回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但是你也出卖了国家很多情报,为了国家安全,不得不将你除掉。”陈阳不顾徐峰的拉扯提醒,自顾自的把话说了出来。

“老大!你怎么可以……”徐峰急了,现在就说出来,那以后怎么办?穆杨精明的像个狡猾的狐狸,他有了提防之心,这任务还怎么执行?

“我是一个战士!疯子,你要搞清楚,命令是命令,事实是事实。我没有想到我的教官接到的命令是除去我们其中的一个。疯子,你说吧,如果穆杨对我开枪,你是否会对他开枪?”陈阳质问徐峰。

“是的,我会,你是我的教官,我不可能看着你被他打死。”徐峰低着头回答。

“那么如果他把枪口对着你呢?我可能让他对你开枪吗?”陈阳又问。

“不会。”徐峰知道陈阳对自己简直就是用命换命的交情,战场上他为了掩护自己,身中五枪。

“但是如果你对穆杨开枪,我也会第一时间替他挡子弹,因为他是我的教官,你明白了吗?如果没有命令,我们三个人谁也无法对谁开枪,但是这样的命令代表了什么?那就是要我们完成任务之后自相残杀,说得更直白一点,上面不想让这件事情有任何人知道,现在你明白了吗?”陈阳说道。

“为什么?我们做事得不到勋章,得不到荣耀,甚至我们连自己的身份都不要了,一心为了国家安全做事,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什么都不要求,只是为了报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徐峰想不明白为什么。

“利益,一切都是利益。我们现在不会说出我们曾经执行的任务,但是等我们老了呢?或者我们被俘了,别人用高科技从我们嘴里面掏出那些任务之后呢?国家的地位,国家在世界上所表现出来的姿态,全部毁于一旦。那么,这些高层人士就要面临下台,甚至是判刑或者死掉的结局。什么人最安全?死人。”穆杨冷冷的回答了徐峰的问题。

“教官,不要吓唬他了,我知道,你一定做好了打算,我们谁都不会死的打算,对吗?”陈阳想了半天,忽然想到穆杨把这些话说出来的原因。

很简单,如果他没有做好防范措施的话,他现在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这样的话一说,合作是不可能的了,更不要说任务了。如果任务不能完成,回去不回去都是一个字,死!

穆杨既然能说这些话,那就证明他有办法完成任务,而且还能让所有人都活着回去。

“徐峰,小疯子,你敢信任我吗?”穆杨淡淡的问道。

“我现在还有得选吗?我跟老大。”徐峰沮丧的回答,现实太残酷了,曾经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伙伴,现在却被命令任务完成之后相互残杀。

徐峰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击,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战士,而这样的命令就是对战士的一种侮辱,而他偏偏还无可奈何。

“我信任我的教官,因为在战场上的时候,他总是出现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说要偿还的话,我最少欠他十条命。”陈阳很认真的说道。

“这样的话……”穆杨沉思了一下:“我们去抢银行吧!”

“什么?抢银行?!”陈阳和徐峰两个人被穆杨这种跳跃型的思维惊得找不到北,现在是执行任务啊,他居然说抢银行?

难道刺激太大,他准备把那个他没事儿就策划来策划去的抢银行计划在这里实行吗?

“有什么奇怪的吗?都在你们的座位下面放着了,很轻松的一件事儿而已。”穆杨对着后视镜眨了眨眼笑道。“这是什么?你偷了人家的军火库吗?”陈阳和徐峰看着后座下面的武器很无语。40火箭筒、防步兵跳雷、AKM突击步枪、启捷斯金冲锋手枪甚至还有一把SVD狙击步枪和若干手雷以及一个装着C4的小木箱等等东西塞满了整个后车座。“后备箱里还有更多的,如果你们觉得俄罗斯货用着不顺手,后面有M国货,还有意大利的,别的不是很好搞。”穆杨看到两人皱眉头,还以为这些武器他们用着不顺手,赶紧补充了一句。“你要抢劫银行还是打算把迈阿密的警察局给轰上天?”陈阳很头大的问道。“我只想完成任务,然后我们一起逃命而已,就这么简单。”穆杨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