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64章 境外逃亡(五)

第364章 境外逃亡(五)

这是一家在m国很常见的农场,也可以说是一个小牧场,因为草地上有几头黑白相间的『奶』牛被圈养着,道路两边是高高的玉米。

红『色』屋顶白『色』木墙的房子建立在一片看起来有了年头的树林边上,门前停着一辆半新的黄『色』皮卡。四周静悄悄的,看起来房子的主人连狗也带出去了,否则的话狗会叫的。

穆杨三人下了车,悄悄的围着房子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这座房子里面空无一人。于是很放心的走到车前,拉开了车门,然后从车顶夹层的地方找到了车钥匙。m国人的习惯,反正一般情况下破车没人偷,再说了,一辆二手车才不到两千美元,一个月的薪水就能买辆车,划不着偷人家的,好车不属于以上范围之内。

不过由于皮卡怎么说也属于小卡车范围,所以驾驶室里面放不下那么多武器,无奈之下,三人只好派出一个人坐在车厢里。

一方面是看守武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压住盖武器的帆布,要不然,风一吹,一车厢的武器弹『药』都暴『露』出来了,就算警察看不到,热心的m国公民也会打电话给警察。

谁没事儿装一车武器满大街晃悠,就算打猎也用不到火箭筒和重机枪吧。

“真希望车主回来之后能够发现那辆卡迪拉克,那车修修还是能卖不少钱的。”陈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小木屋说道。

“恩,比这辆皮卡值钱多了,那个修修差不多还能卖三千美元,车主就可以换一辆新皮卡了。”穆杨叼着香烟把车拐上洲际公路。

一架警用直升机从皮卡头上飞过,然后兜了个圈儿,又跟着皮卡飞了一会儿,加大了速度继续向前飞去。

徐峰坐在后面的车厢里,腿上放着一直猎枪,警惕的看着飞机,直到飞机远去他才松了口气。

“看来他们也不是太笨,幸好不是我坐在后面,不然咱们这一路上就要打过去了,到了最后很可能是军队的坦克和装甲车等着我们。”穆杨看着远去的直升机笑道。

“那疯子坐在后面就没事?”陈阳奇怪的问道。

“当然,我是被通缉的,你们又没暴『露』出来,自然没事。”穆杨说完想了想,把车停到了路边上。

“下车吧,伙计们,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是分开走比较合适。”穆杨摆了摆头说道。

“为什么?”陈阳走了下来说道,徐峰也从车厢上探出头奇怪的看着穆杨。

“我发现我遗漏了一些东西,我是被通缉的,而你们没有。也就是说,如果你们自己走的话,比我和你们在一起更安全,毕竟每个警察手里都有我的通缉令,而没有你们的,你们又有护照,只要不携带武器,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穆杨说道。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的话,危险更大不是?万一遇到情况,你一个人怎么应付?”陈阳不是不信任穆杨能一个人逃掉,但是有些时候真的不是一个人就能度过的难关。

“我记得上面有一条命令是让我死对吧?你们全当我死了不就行了?”穆杨无所谓的笑了笑。

“可你不是说那是假的吗?”陈阳疑『惑』地说道。

“那不是假的,本来这次任务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我也是从多方渠道打听到的真实情况,你们的委任是真的,任务也是真的,包括要求你们干掉我的命令也是真的。”

“向思东拿走的情报是假的,要求我杀掉你们的命令也是假的,因为我不可能杀掉你们。而上面也知道,如果我不杀掉你们,回去之后我就要被冠以违抗命令的罪名了。”穆杨很认真的说道。

“可是,你完全有理由把我们干掉啊,可你一直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徐峰有点不明白了,按理说穆杨完全有机会也有可能把自己两人全部干掉,然后逃之夭夭。

但是穆杨一直没有这样做,相反的还在执行命令,任务完成之后把两人送出m国。

“我来问你,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些,然后我真的在你们任务完成之后把你们炸死,上面会怎么处理我?你们很清楚我要想炸死你们易如反掌,那个房间是我订的,我完全有可能在房间安放炸弹。”穆杨点起一根烟,靠在车厢上抬头看着徐峰问道。

“抓到你之后把你崩了。”徐峰说道。

“如果你们在任务完成之后就崩了我呢?你们回去什么待遇,知道吗?”穆杨又问。

两个人一起摇头,命令下的太模糊了,上面说的很清楚,一旦发现穆杨有通敌的情况,任务完成后予以击毙。

但是穆杨的通敌情况的确存在,可是他的通敌却导致任务完美的结束不说,还策反了一个敌方的高级情报员,这能算通敌吗?

正是因为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两人才一直没有对穆杨动手,因为他们无法判别这到底算不算通敌行为。

“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如实上报行动过程的对吗?”穆杨看到两人『迷』茫的表情就知道了,笑着又问。

“是的,一切细节和过程都要如实上报,然后存档。”陈阳说道。

“那么你们就犯了一个错误,因为从我的行动过程来说,我的行为并不能构成通敌叛国罪,所以你们等于误杀了我国的高级情报人员,破坏了我国在国外的情报网,这样的罪名下场是什么呢?”穆杨笑道。

“永久囚禁!”徐峰惊讶的说道。

“恐怕不止吧,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也许是故意破坏我国情报中枢的罪名,死刑!”穆杨看看二人不解的样子又说道:“我的代号是幽灵,隶属于国防情报科某个人,他又是现任领导人的心腹,我死了,你说他会罢手吗?他不罢手,查下去,谁当替罪羊?”

“我们?”徐峰和陈阳彻底明白了这其中所含有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要杀你?”陈阳不明白了,按理说穆杨的身份如此重要,为什么会给两人杀掉穆杨的命令呢?

“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如果我要把什么事情抖出来,恐怕你们上面的那位是坐不安稳的。别以为他很清白,他的肮脏你们无法想象,这就是除掉我的主要原因!”穆杨把烟头狠狠的摔在地上,用脚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