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71章 死亡逃脱(三)

第三百七十二章 死亡逃脱(三)

“老大,我觉得我们需要武器和交通工具,否则的话我们很可能跑不掉了。”两人终于走出了别墅区,徐峰对了一下地图才发现,他们一天之内还没有走出二十公里,以这样的速度想要横穿M国的话,估计走到胡子花白了都要。

“车辆不是问题,武器怎么搞?这边似乎没有军营。”陈阳也意识到这种情况很糟糕,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空皱着眉头说道。

“也许,也许,我们可以找警察局借点儿。”徐峰吞吞吐吐的提出了一个建议。

“嗯?很好,很好,你学的还真快。”陈阳有点不满的看着徐峰说道:“抢劫警察局?你真想得出来。”

“但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吗?”徐峰喃喃的嘟囔。

“可是你看看地图,最近的警局离我们现在的位置足足有二十公里。而最近的枪械店离我们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距离,你觉得抢劫枪械店容易还是抢劫警察局容易一点儿?”陈阳指着地图说道。

“这个……”徐峰很无语的看着陈阳,原来这个老大比自己还坏,抢枪械商店自然比抢警察局要容易得多,只是自己没往这方面想过,毕竟国内除了军队有枪,那就剩下警察有枪了,一般人哪有枪啊?更别说枪械商店了不是?“而且我们还需要一些衣服,以及食物和饮水,当然还有很多必不可少的东西。”陈阳收起地图站在公路边上张望着,看看有没有过路车可以搭乘。M国就这点儿好,你在路边站着的话,总会有好心人停下车问你要去哪里,如果顺路的话你可以免费被他们载到你要去的地方。如果在国内的话,这种事情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国人的警惕心比较强。所以,陈阳二人很快就遇上了热心的M国人,把他们载到了北亚特兰大,当然,他们也错过了那家枪械店。

“谢谢你,先生。”陈阳很有礼貌的和那位载了自己二人一程的房车司机道谢,虽然徐峰拿出了钱,但是那位先生怎么也不肯收,声称虽然说法律上规定了帮助别人可以收取酬劳,但是他本人认为这种顺手帮人家一把的小事实在不值一提,所以坚决不收钱。陈阳觉得现在自己越来越接近穆杨了,虽然他和徐峰两个人很狼狈,但是每个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没有带着任何的歧视,虽然身上的衣服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是更主要的是,陈阳觉得自己比以前更懂礼貌了。很多时候陈阳对别人说谢谢和对不起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而且他现在也习惯了不会随手乱丢杂物,似乎M国人的生活习惯正在影响着他,而他因为和穆杨接触了一段时间,也被穆杨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有了一些类似于贵族的表面气质。

徐峰也差不多,不过和陈阳比起来,他更像一个刚刚涉世的富家公子。陈阳是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富家公子,徐峰是刚刚涉世的富家公子,最少外表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请给我们找两套适合我们的衣服,谢谢。”陈阳走进一家服装店,对着服务员很客气的说道。

“请您稍等。”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阳和徐峰之后就转身走向了里面,她心里已经知道这两位男士要穿什么样子的衣服了。陈阳和徐峰坐在店里的小圆桌边上,喝着店员送来的咖啡等着服务员把衣服拿过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经历,两个人多多少少也有了M国人的那种生活习惯,一小杯咖啡也能喝的慢条斯理的,军人的作风在他们的表面已经开始淡化了。

服务员很快就拿着三四套衣服走了出来,陈阳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办事效率和风格,衣服价钱并不贵,但是非常合身,完全不像国内的那些服装商店,不管是否适合客户,只管向客户推荐最贵的衣服。

看着镜子里面焕然一新的二人,陈阳表示了很满意,然后示意徐峰拿钱。“一共三千四百美元,这是找回的六百美元,需要我们将其他的衣服送到您的住处吗?”服务员问道。“不必了,我想知道这里最好的酒店在什么位置?”陈阳接过钱揣进兜里,当然没有忘记抽出一张美元给服务员当小费——这也是来到M国之后养成的习惯之一,给小费。

“您看到的那座最高的建筑就是了,希望您旅途愉快,先生,如果还需要别的什么服务的话,我们可以帮您预订。”服务员看到手里的钞票是一张富兰克林的时候眼睛里面都快冒红心了,因为她知道眼前的两位是两个年少多金的富家公子,如果能够有机会的话,也许自己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毕竟自己一个月才两千美元的薪水。其实不是陈阳充大方,而是服务员给他的是六张一百美元的钞票,如果有十元的零钱的话,他倒是不介意给服务员十元小费的。他也可以不给,只不过他现在被M国的生活习惯所影响着,加之从开始就和穆杨住高级酒店,给小费这种事儿他以为全M国都这样,所以没零钱的状态下只好给了对方一百美元。

“不用了,谢谢,我想这些我们可以自己解决。”陈阳礼貌地道谢之后,把衣服放进提包和徐峰走出了门。

“可惜了,两个有钱的帅哥。”服务员站在门边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回头给自己的同事撇了撇嘴。

“看上去这两个人有点面熟啊?似乎在哪里见过。”她的同事皱着眉头说道。

“咦?你认识他们?帮我介绍一下嘛!”服务员一听说自己的同事似乎觉得那两个人面熟,立刻高兴起来,毕竟麻雀变凤凰的事儿只出现在电影里,无论在什么国家都有做梦的女人。

“我想想,好像是……通缉犯?”她的同事挣脱了她的骚扰之后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连忙找出这一段的警方通缉名单查看了之后惊讶的说道。

“不会吧,通缉犯!”服务员吓了一跳,连忙凑上来看。可不是通缉犯吗?刚才来店里购买服装的两个人就是前几天警方正在通缉的两个通缉犯,他们的罪行是在佛罗里达州到佐治亚州的交界处暴力冲关卡,打死两名M军陆军士兵,打伤三名警察,并使用火箭炮摧毁了一辆警车和一架警用直升机,被列为危险的通缉犯。

“天哪!”服务员看了通缉令之后吃惊的说道,她完全没有想到看起来很有礼貌很有修养的两个富家公子居然是危险级别的通缉犯。

“我们该怎么办?”突如其来的巨大差异让服务员不知所措。

“报警啊。”她的同事顺手拿起电话拨打了911。

“他们不会报复我们吗?”服务员说道。“他们不会知道是我们报警的,他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逃跑。”她的同事若无其事的回答,然后向警察局报告发现了通缉犯的踪迹。陈阳和徐峰离开了服装店之后并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暴露了,毕竟他们也不会知道M国警方的通缉令会发布在网络上让所有人都看到,因为他们外表上开始接近M国的生活方式,内心里面依然是中国的生活方式,而在中国,通缉令基本上还是依靠在街头巷尾贴广告的形势发布的。

所以,两个人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找了一家廉价出租屋过夜。不过正是他们这种安全意识,倒是让他们躲过了警察们的大搜捕,警察们接到报案之后,直扑北亚特兰大的各个酒店,反倒是忽略了这种廉价的出租屋了。

在常人的思维里面,穿着高档服装住廉价出租屋的行为是不可思议的,一个人住惯了高级酒店之后让他再去住那种廉价出租屋,那几乎不可能,这是一种惯性思维,很难改变。

不过对于陈阳两个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他们可以住豪华奢侈的酒店,当然也可以住在毫无遮拦的树林里,因为他们是中**人,任何环境下都可以适应可以生存的中**人。

在北亚特兰大的警察们忙着在各酒店搜查的时候,这两位正在一间地下室改造的廉价出租屋里策划怎么抢劫北亚特兰大的警察局。

“今天警察似乎很疯狂。”听着一辆辆警车的呼啸,徐峰皱了皱眉头说道。

“可能出了什么大案子了吧?不过这样对我们有好处,警察局就没几个人了。”陈阳想了想说道。

“生活在这样的国家还真幸福啊,每天听着警笛过日子,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受得了这么混乱的社会环境。”徐峰摇了摇头说道。

“也许比起我们国内整天听不到警笛声的环境来说,这样的环境更好一点儿,最少知道警察在干什么,不像咱们国内,警察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只看到犯罪率在上升。”陈阳笑了笑回答。“说的也是,我们怎么抢警察局?这真好笑,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干这种恐怖分子的勾当了?”徐峰顺口问道,不过马上发觉自己问的问题似乎有点儿恐怖分子的味道,不禁自己笑了起来。“从我们接到命令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M国眼里的恐怖分子了。”陈阳也笑道:“我的计划是先劫持一辆警车,然后利用警察进入警察局内,我想他们知道他们的枪库在什么地方。”“如果那警察不干怎么办?杀了他吗?”徐峰笑道。“我想给他足够的钱的话,也许有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量避免杀人,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在M国的腹地,如果引发全M警察的愤怒,我想我们就很难跑出M国了。FBI的人手可能不足,但是不能小看了M国警察的数量,一群蚂蚁也能啃死大象的,况且我们并不是大象。”陈阳说道。“也许,我是说也许,这事儿不会那么轻松。”徐峰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行,那么我们只好对他们宣战,那是最坏的打算。”陈阳摊开手,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