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73章 死亡逃脱(五)

第三百七十四章 死亡逃脱(五)

“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去吧,最少我是警察,他们会收敛一些。”奥利佛把车停在一处贫民区的远处,对着下车准备向平民窟的那间唯一的酒吧走去的陈阳和徐峰说道。

“不用了奥利佛,你没必要掺和进来,我们只是过客,而你还要在这里生活。哦,对了,把你的子弹给我,十二发子弹也许不够用。”陈阳有点儿感到意外的走了回来,笑着伸出手。

“好吧。”奥利佛取出身上的子弹递给陈阳,想了想又掏出枪,把枪里的子弹也卸了出来,犹豫了一下递给陈阳:“你确定不需要我们帮忙吗?”

“放心吧奥利佛,你还真是个好人。”陈阳笑着和徐峰走了。

“嘿,比利,你说这两个东方人能成功吗?”奥利佛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对着后座上的混混说道。

“我不知道奥利佛,也许他们会成功的,我不敢确定,不过从此我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东方人了。”混混从车窗探出头看着两人的背影说道。

“他们一定是中国人,只有中国人才有这么强大的自信,我们去拿钱吧,我不想干警察了,你呢?”奥利佛转过头问混混。

“一起开个酒吧怎么样?我们合伙儿。”混混笑着对奥利佛说道:“凭你我的关系,应该没有人会不长眼的来捣乱吧?”“好主意伙计,那我们走吧。”奥利佛笑了一下,再次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路口,遗憾的发动了汽车:“我真希望他们可以成功,东方来的佐罗。”陈阳和徐峰推开那间酒吧的门,震耳欲聋的DJ声立刻淹没了二人,看来这个酒吧虽然外表破烂,但是隔音效果做的是相当的不错,不过这更适合两人的行动了。DJ的音乐声这么大,外面都听不到一点儿,那么在这里开枪的话,外面也听不到,估计连这里面也听不到。

如果说杀警察两个人还有那么点儿内疚的话,对于杀掉罪犯,两个人可是绝对没有任何内疚可言的。

虽然自己也是通缉犯,但是自己也是被逼成为通缉犯的,和这些贩卖枪支毒品的罪犯是不同的,他们才是真正的罪犯。

“嘿!黄皮猴子,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滚出去!”正当两个人走向那个巨大的吧台的时候,一名耳朵上穿着银光闪闪的耳环,脖子上带着大的夸张的金色链子的黑人走了过来,拦住二人的去路,一脸蔑视的看着二人说道。

陈阳站住了脚步,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半头的黑大个儿,脸上带着微笑,他觉得穆杨以前总是带着微笑是对的,因为这里的人似乎总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分量,那种微笑是对这些老外的一种嘲讽。

“笑什么猴子?看着我的口型,滚,出,去,懂吗?”黑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在笑有些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明白自己的能力,看着我的口型,你,这,个,狗,屎。”陈阳笑着也一字一顿的回答了黑人。

“呵,呵,真是有胆量的猴子。”黑人看了一下左右,有些人已经注意到这里似乎要发生一些事情,立刻离开范围,顿时舞场里空出一个圆圈来。

“那就让我们看看猴子们有什么能耐!”黑人说着就一个重拳直直的砸向陈阳。

陈阳的身形顿时一矮,黑人的拳头打了个空,但是黑人的左拳立刻从下向上打出一个上勾拳,意图把蹲下身的陈阳一拳打飞起来。

“嗯!”陈**本就不给黑人左拳出拳的机会,一个鹤嘴拳打在了黑人的大腿上内侧的肌肉上,黑人左拳没来及出来就立刻捂着大腿向后蹦了一下,他感觉大腿并不疼,但是那种突如其来的酸麻让他用不上力气。

黑人捂着大腿揉了几下之后感觉好多了,然后又直起身站起来看着陈阳,眼神里面的不屑开始变的警惕:“你们就会这样的投机吗?可惜,力量不足是你们这些猴子最大的弱点。”

“也许吧,我只是不想和你动手而已。”陈阳满不在乎的说道。

“哈!不愿意动手!哈哈!”黑人大笑起来,原以为这个猴子会说什么狠话,原来还是不敢动手:“是不愿意还是不行呢?猴子永远是猴子!”黑人一边说一边冲了上来,这次他学乖了不少,一拳打过之后直接用膝盖顶向陈阳的上半身,因为陈阳还是用刚才的办法矮身躲过了直拳。

“啪!”陈阳抬起右臂挡住了黑人的右膝,然后在半蹲姿态下用自己的右脚朝着黑人用来作为支撑点儿的左脚转身一脚尖踹了过去,正好踢在脚踝上。

“噗通!”黑人当即歪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左脚在地上翻滚。脚踝处除了骨头就是一层皮,最糟糕的是,那里神经还相当密集,属于人体骨骼最坚硬同时也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被人猛地踹了一脚,那种感觉不亚于断了脚。

“告诉你了,我不想和你打架,你真是自找的。”陈阳站起来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尘土,走到黑人身边低头说道。

“你找死!”黑人一怒之下从腰里拔出一支大口径的手枪。

“如果你能开枪的话,请便。”陈阳一把攥住手枪的枪管,大拇指顺手一推,手枪的保险关闭了。

黑人挣了两下,发现对方用左手抓住的手枪似乎粘在了对方手里,用力挣了两下愣是没有让手枪从对方手里脱出来,而扳机也根本扣不动,不由得大惊。“我先替你保管这个危险的玩具,枪都不会用,你还真是可怜。”陈阳右手在黑人持枪的手上一捏,黑人觉得右手一麻,然后就是一轻,手上的手枪就到了陈阳手里。“唔,M1911A1指挥官型,柯尔特公司出品的民用型,有更好的吗?”陈阳看着手里这把全身乌黑的手枪掂量了一下把子弹退出来,弹匣卸下之后揣进自己兜里,然后把枪丢给已经坐起来的黑人说道。

黑人一把接住了手枪,奇怪的看着陈阳,扬了扬下巴:“跟我来。”

然后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拨开人群向吧台后面走去。陈阳笑了一下,对着徐峰一摆头,然后跟着黑人走了过去。

“请在这里等一下,我要进去和我们头儿说一下。”吧台后面有一个房门,门口站着两个黑人大汉,右手揣在怀里,警惕的看着陈杨二人,先前的黑人转过头对着陈阳似乎有点儿抱歉的说道。

陈杨二人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转过身去看着舞场里跳跃的人群,丝毫不担心背后的两个黑人枪手会对自己进行突然袭击。

其实他们也不用担心黑人枪手会突然袭击,论拔枪速度和射击的准确度,这两个黑人枪手根本就不够看,陈杨二人有把握在瞬间将门口的两个黑人击倒在地。

“很抱歉,我们需要搜身,这是规矩。”先前的黑人走了出来,对着二人说道,然后示意两个黑人枪手对二人进行检查。

陈阳二人耸耸肩,表示并不在意这种事情,而且很配合的掏出了身上的两把警用转轮手枪和子弹。刚看到四把警用转轮手枪的时候,两个黑人枪手顿时警惕的盯着两人的动作,但是发觉两个人似乎毫不在意的时候,也就放心不少。

“我有个小问题,这些警枪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你们是警察。”经过检查之后,黑人带着两人走进房门,在通过一道长廊的时候黑人问道。

“抢的。”陈阳很简短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连续抢了四名警察?”黑人有点惊讶。“不,是同时抢了四个,还有一部警车,不过被我们丢掉了,太明显。”陈阳无所谓的说道。黑人耸了耸肩,表示不是很相信两个人的话,但是黑人也看不出来两个人和警察有什么关系,这两个人实在是不像警察,尤其是后面那个,看到酒吧的一切都显得很好奇的样子,M国的警察这种地方见多了,根本就不感兴趣。

“到了,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用对我的办法对待我们头儿,如果不希望被打的满身都是洞的话,最好不要冲动。”黑人把二人带到一个房门的门口,敲了敲门之后对二人说道。

“谢了。”陈阳在门开的时候对着黑人点了点头说道,然后推门而入。

“坐下!乖乖的。”陈杨二人一进门,每人脑袋上就被两支手枪顶住了,然后有人从徐峰手里夺过提包,送到了一个坐在老板桌前的黑人面前。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想要黑吃黑的话,刚才在通道你们就可以动手,何必要等到现在?如果是想给我点颜色看看的话,这种威吓对我不起作用。”陈阳若无其事的拨开顶在自己脑袋上的两支手枪,整了整被人拉乱的西装,然后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也许对你不起作用,但是对你的同伴来说呢?”黑人看了看还被手枪指着站在那里的徐峰说道。

“只有一张沙发,难道我要坐在地板上吗?你们真是不懂得怎么待客。”徐峰站在那里面无惧色的说道,似乎顶在他头上的两支手枪是玩具。

“东方人都这么有胆量吗?枪口指着脑袋还嘴硬?”黑人一边查看提包里的钱一边笑道。“随便你怎么说,不过……”徐峰忽然动了,两个指着他的枪手就觉得眼前一花,手上一轻,两支手枪都落入了徐峰的手中,然后徐峰用两支手枪分别指着两个还捂着有点酸麻的手的黑人说道:“去找把椅子给我,如果有沙发的话更好,顺带端两杯烈火,谢谢。”“哗啦!”屋子里面立刻响起一片子弹上膛的声音,七八支手枪指向坐在沙发上的陈阳和站在门口的徐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