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74章 死亡逃脱(六)

第三百七十五章 死亡逃脱(六)

“我建议你的同伴把枪放下,这么小的空间之内你们不可能躲过这么多子弹。”黑人笑着看着陈阳说道。

“我建议你的手下把枪收起来,这不应该是你们的待客之道。”陈阳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很不在乎的从兜里摸出一盒香烟,然后自顾自的用一支打火机点燃。

不过当他向四周看了看之后,俯身从黑人的老板桌上拿过来一个烟灰缸放在沙发扶手上。

被夺走枪的两个黑人看向自己的老板,老板桌前的黑人点了点头,两个黑人走出门去,过了一会儿一个黑人拎了把椅子推开门走进来,后面跟着另一个,端着两杯咖啡。

徐峰随手把手枪丢给那个拿椅子的黑人,自己顺手拎过椅子,走到陈阳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把两杯咖啡接过来,递给陈阳一杯。

“行了,我想你也表演的差不多了,要开枪早开枪了,钱你也看过了,不是假钞也不是连号,更不存在什么窃听器和定位系统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有那些东西我还找你们买什么武器?是一个混混告诉我们你这里可以买到不错的家伙儿,但是我答应过他不说出他的名字,你也就不要强人所难问我了。”陈阳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咖啡之后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只是例行公事,你要知道干这行风险很大,我也是不得不这样。”黑人笑了一下,对旁边的枪手们示意收起武器。

“我明白,但是我不希望下一次再来的时候还有这样的待遇,自我介绍一下,真田幸村,山口组,这位是上杉清彦,和我一样。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购买军火,不要以为我们和你们抢生意,至少现在山口组不打算对这个穷地方有什么目的,但是对亚特兰大比较有信心。”陈阳放下咖啡抄着手说道。

“卡洛斯罗特,这里归我管辖。很高兴认识你,真田先生还是幸村先生?很抱歉,我对东方了解的并不多。”黑人裂开嘴笑道,露出一口洁白而又整齐的牙齿。

“叫我幸村就可以了,很高兴认识你,卡洛斯先生。”陈阳站起身和卡洛斯握了握手笑道。

“你的同伴很厉害,刚才的动作就是东方的武术吗?”卡洛斯很有兴趣的看着沉默着的徐峰说道。

“一点点小手段,让卡洛斯先生见笑了。”陈阳也笑道。

“神秘的东方功夫?有空请传授给我们一些。”卡洛斯笑着看向陈阳。

“卡罗斯先生,我想我们不要再继续兜圈子了,那些都是小事情,我们来谈谈我们的生意好吗?”陈阳并不打算继续和卡洛斯兜圈子,直截了当的切入正题。

“好吧,你们需要什么呢?不是卡洛斯说大话,除了飞机坦克这种大家伙我搞不到,基本上别的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包括一些重武器。”卡洛斯拍了一下手,两只手搓在一起很有兴趣的看着陈阳说道。

“不需要太多,我可以先看看你们的货吗?我要根据你们的东西来选择,如果不方便的话,请给我们拿几样样品,然后我们再商谈这个事情。”陈阳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咖啡已经凉了。

“去给我们的日本朋友换两杯咖啡,叫小巴克过来。”卡洛斯看到了陈阳的表情之后立刻招呼旁边的黑人说道。“需要大概什么样的东西呢?最少我可以让手下拿给你们样品看。”卡洛斯在等待小巴克的时候问道。“大口径的自动手枪,我看到你们有M1911A1民用型,有没有军用的M1911A1?”陈阳问道。“没问题,保证是军用品,不过价格方面要比民用的高一些。”卡洛斯收起那副嬉笑的表情,很正经的说道。“价格不是问题,我们这一次只有两个人,需要的武器也不是很多,毕竟我们可不是大象。AK有吗?我还需要一些手雷,如果有防步兵跳雷之类的东西我也要一点儿,还有C4,相信那些钱足够了。”陈阳微微向前探了探身说道。“怎么?山口组打算入侵M国么?你要的这些如果数量足够的话,可以打一场小型战争了。”卡洛斯笑道。

“和警察打仗,总不能用手枪吧?”陈阳大笑起来。

“和警察打仗吗?我喜欢,不过你可以放心,就算是毒刺导弹我也能给你找来几枚,卡洛斯的货色绝对是亚特兰大最好的!”卡洛斯大笑起来,的确,如果要和警察开战的话,火力太弱的确不够看的,而眼前这两位日本人的能力似乎完全可以和那些该死的警察玩上一玩了。

“小巴克是我的弟弟,让他带着你们去看货吧,然后我们回来再算账,如果你们要和警察开战,记得喊上我。”卡洛斯把提包拉上,然后抛给一直沉默的徐峰,站起身拉着陈阳的手笑道。

“噢,那可不行,我可不希望下次我要买东西再找别人,你要好好的活着才行。”陈阳对着卡洛斯挤了一下眼睛笑道。

“我喜欢你,幸村先生,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东方人,我要请你喝一杯,等你满意之后。”卡洛斯大笑着拍了拍陈阳的后背,和他拥抱了一下之后笑道。

“为什么不呢?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卡洛斯。”陈阳也笑着对卡洛斯挥了挥手,然后跟着小巴克走进一个暗门。

从暗门出去之后是一条阴暗的小巷,门口停着一辆看起来似乎很破旧的福特汽车,小巴克左右看了一下之后带头钻进了这辆汽车。然后陈杨二人提着提包看了一下周围之后跟着两个黑人枪手一起坐进轿车,轿车发动起来,喷着淡蓝色的烟雾驶出了小巷。

小巴克开着车,警惕的躲过巡逻的警车,一路不开车灯的七弯八绕的从贫民区开了出来,拐上山路之后才打开车灯。

大约走了十几公里之后,汽车到达一个建在山腰里面的破旧仓库,看起来以前可能是木材仓库的地方停了下来。

陈阳二人走下车,军人的直觉感到了最少有四五道目光在树林里面注视着自己,这还不算仓库的窗户上的人影。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之后,跟着小巴克后面走,两个黑人枪手跟在两人背后。

“嘿,毛球,有人要买货,你下来介绍一下。”小巴克走进仓库,仰头喊道。

“好的,马上来!”楼上传来一阵喘息和折腾的声音,过了几分钟之后一个白人赤着上身一边系腰带一边走下来,他身上印着几个口红印记,谁都知道他在上面干什么。

“你又在乱搞,被老板知道你就惨了。”小巴克有点儿不高兴的看着白人说道。

“不会的,我女朋友不是那种人,她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白人毫不在意的说道,然后看看小巴克后面站着的陈阳二人伸出手:“你们好,我是毛球。”

陈阳看了看白人刚刚从裤裆里掏出的手之后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和他握手,只是举起一只手打了个招呼:“你好。”“好吧,对不起。”白人忽然明白了自己刚才的动作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立刻伸出一只手做邀请状:“你们想要什么?我这里可以说应有尽有。”一边说,他一边拨开一堆稻草,露出一堆堆的长条木箱或者是铁箱,这些箱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部是暗绿色的外表,上面不少打着U/S/A的标识,还有些打着C/C/C/P。“M1911A1,我需要三十发装弹匣,有吗?”陈阳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手枪,陈阳拿出一支拉开枪机,借着灯光看膛线。

“有,需要多少?”毛球在边上看着陈阳熟练的动作之后放弃了宰肥羊的想法,很正经的回答。“八个弹匣,不算枪上的,要算枪上的话,那就是十个,子弹四盒。”陈阳头也不回的说道。“没问题,亨利,取十个M1911A1的三十发弹匣,四盒子弹!”毛球对着旁边喊道。“AKS74U?有没有AK47C型或者AK103?5。45口径不是很舒服,你要知道警察都穿防弹衣,7。62口径的钢芯子弹可以穿透防弹衣,5。45口径的做不到。”陈阳拿起一支AKS74U冲锋枪看了一眼之后放回箱子转过身问道。“可是AKS74U很适合城市作战,枪身短,隐蔽性好。”毛球介绍道。“嘿,我的朋友,我们可不是反恐部队。我想要AK47C型或者是AK103,7。62口径的,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用这玩意儿当狙击枪,AKS74U做不到。”陈阳打断了毛球的话说道。

“好吧,有,该死,赚不了多少钱的东西。”毛球嘟嘟囔囔的说道。

“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物有所值。”陈阳现在越来越会做生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具有天生的军火商细胞。

“要多少?”毛球不满的问道。

“两支,每支配备四个弹匣,子弹两盒就够了,我记得一盒是一千四百发,不要用纸盒糊弄我。”陈阳很认真的对毛球说道。

“噢,那样我赚不到多少钱的!你要两支也可以,不过我们要求你买下消音器,红外线瞄准设备以及两百发的弹鼓四个,否则的话我不卖,因为这枪太便宜了!”毛球一听只要两支而不是成箱的要,立刻不满的叫道。

“我接受你的建议,那就配套买好了。你是俄罗斯人?”陈阳听出了毛球的口音似乎有点儿老毛子的味道。

“苏联人,该死的,现在解体了,我是乌克兰人,你们还要什么?”毛球气哼哼的说道,似乎他对于前苏联解体的事情很恼火。

“那你这里的前苏联武器不少吧?”陈阳问道。

“差不多,如果你想买坦克飞机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人,只要你能开走,随便你。买一打附送一辆,成建制的买,会有更多优惠,怎么样?”毛球不耐烦的回答,他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买不起那么大的家伙。

“潜艇卖吗?”陈阳忽然抛出个问题。“不卖!”毛球愣了一下,马上回答道。“那太遗憾了,好吧,我们还是先看看我们的问题。M40A1?看来你这里不单单有前苏联的玩意儿,现役的M军装备你也有嘛!”陈阳看到一个武器箱笑道。“只是为了生活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毛球满不在乎的扣着鼻孔说道。“来两支,子弹两盒,记得带上消音器。”陈阳笑着拿起一支M40A1狙击步枪看了看枪膛之后说道。

“你们只有两个人,现在这些装备已经超出你们携带的能力了,看起来你们也不是专业的军人,一个人身上两支枪是极限了吧?”毛球答应了一声之后看到陈阳又走向散弹枪的箱子之后说道。“一名狙击手身上最少有三支枪,不算手枪,我想你们阿尔法特种部队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吧?”陈阳一边打开箱子一边笑道。“你是什么人!”毛球顿时紧张起来,从后腰抽出一支APS对准了陈阳。“APS,9毫米冲锋手枪,前苏联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制式装备之一,卖吗?”陈阳拿着一支没有枪柄的KS23散弹枪丝毫不在乎毛球的做法。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你是秘密警察?”毛球如临大敌的盯着陈阳的动作。

“我只是一个买枪的人,你胳膊上的刺青说明了你是前苏联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成员,卡斯金爷爷还好吗?”陈阳转头用俄语笑道。

“你到底是谁?”毛球迷惑的问道,眼前的东方人喊自己的总教官爷爷,那就证明他和阿尔法的第一任指挥官有着密切的关系,只不过不知道是敌是友。

“我想你应该认识现在的俄罗斯阿尔法部队的妮娜卡斯金,最少你应该听说过她,她是我姐姐。”陈阳用俄语低声说道,听起来他似乎在嘟囔什么。“噢,这不可能。”毛球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陈阳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我师姐。”陈阳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用俄语说道:“我真奇怪你怎么跑到M国来了,这里都是你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