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75章 死亡逃脱(七)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死亡逃脱(七)

“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的身份?”毛球并没有收起手枪。

“打一次?”陈阳笑道:“我想你知道她有什么绝招,不幸的是,我也会。”

“打一次。”毛球收起手枪,摆出了格斗架势。

“怎么了?你们说了什么?”小巴克慌了,毛球虽然这个人大大咧咧的俄罗斯脾气,但是他轻易不会和客户起冲突的,现在两个人说了几句就要动手,这不符合卡洛斯这边的利益。

生意谈不成的话,卡洛斯这边就拿不到分成的。

“没事,看到他身上的纹身想和他较量一下,我们刚才打了个赌,如果我能赢他,他就送我一部分。”陈阳转过头笑着对小巴克说道。

“是这样吗?”小巴克问毛球。

“是的,我也很有兴趣和他打一场,如果他能赢我,我就送他一部分,要不要开个场子赌一把小巴克?”毛球也很有兴趣的转头对小巴克说道。

“为什么不呢?”小巴克耸耸肩,他知道毛球喜欢赌,当然这样的事情一般不会发生在客户身上,大部分时间都是毛球和自己这边的人进行搏斗开赌。

“开赌了开赌了,看是俄罗斯的北极熊胜利还是东方的猴子胜利,愿赌服输!”小巴克拉过一个武器箱,拿了两个酒瓶放在两边扯开喉咙嚷道。

顿时,除了放哨的,其他人都跑了进来,陈阳一看,好吗,最少也有几十号人,都是跑进来看热闹的赌博的,天知道这仓库怎么那么能藏人。

毛球倒是不用做什么准备活动,他只是把腰后的手枪拔了出来,然后交给自己的手下,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做好了格斗姿势。

陈阳也脱下了西装和衬衣,解开领带交给站在一边的徐峰,露出并不是很健壮的上身。

小巴克忽然眼睛眯了起来,因为陈阳身上有五处弹痕,其中有两处是贯穿伤,还有别的一些小伤痕,看起来像是被散弹枪打过一样,这样的人应该参加过战争。

小巴克想不明白陈阳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是有一点儿值得怀疑,山口组的人怎么会参加战争?因为现在世界上的战争并不多,而日本参与的战争就更少了,陈阳身上的伤痕可不是小规模战争留下的痕迹。小巴克以前是M国海军陆战队员,参加过不少战争,他知道陈阳身上的弹痕最少有两处是M军制式武器留下的。

“嘿,小巴克,你在想什么?”旁边有一个人喊了一下正在发呆的小巴克。

“哦,没什么,你们准备好了吗?”小巴克回过神,扫了一眼场内的两人之后喊道。

“等你喊开始呢!”毛球回头笑道,看得出来他这会儿很兴奋。

“开始!”小巴克喊道。

“嘭!”毛球的拳头和陈阳的拳头准确的撞在了一起,两个人用的同样的招式。

“嘭!”两个人的小腿撞在了一起,还是同样的招式。

“嘿!”

“嘿!”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谁也奈何不了谁,因为两个人用的完全是一模一样的格斗方式,阿尔法部队的传统格斗方式。

“听我说,毛球,妮娜是我姐姐,如果我能证明这一点的话,你能帮我吗?”趁着扭在一起的时候,陈阳低声用俄语和毛球说道。“如果你能证明你是妮娜教官的弟弟,那一切都好说!”毛球一用力,把体重轻于自己的陈阳举了起来。“如果我能证明,我要你帮我干掉跟我来的那群M国人!”陈阳在空中用俄语说道。

“我答应你,但你必须赢我!”毛球说着就把陈阳往膝盖上摔,如果摔结实了,陈阳的脊椎就断了。

“你来真的?我操!”陈阳用俄语骂道,顺手抱住了毛球的脑袋借着毛球把他向下掼的力量把毛球拉倒在地,然后迅速的翻身用两条腿锁住了毛球的脖子,并伸手抓住毛球的两条腿不让他踢腾。

毛球胳膊上的青筋忽的暴起,肌肉急速膨胀似乎要挣破皮肤,两条粗壮的胳膊一点一点的把陈阳的两条腿慢慢的撑离自己的脖子。

陈阳见事不好,等到他把自己双腿掰开之后,就他那么大的力气,不耽误把自己来个头下脚上的姿势给丢出去,于是立刻放松双脚,双手用毛球的小腿作为承力点,腰部用力一扭,挣脱了毛球铁钳般的双手,向前一个空翻离开了毛球的攻击范围。

“喀吧,喀吧。”毛球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骨节的错响:“力气不小,不过和我比起来你还不够看!”一边说着一边冲向陈阳。

“嘿!看我的!”陈阳像个斗牛士一样弓下腰,紧盯着毛球的动作,等到毛球冲过来张开手准备抱住陈阳的一瞬间,陈阳腾空而起。

所有人看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动作,陈阳的一条腿弯夹住了毛球的脖子,然后在空中一拧身,体态如同一头黑熊的毛球竟然歪着被拧的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幸好他身体足够健壮,虽然没被把脖子拧断,但是现在也只能趴在地上喘气了。“乌拉!!”在场的俄罗斯人全部叫了起来,这一招他们很熟悉,妮娜教官的招牌动作,看到陈阳的动作之后他们似乎又回到了阿尔法特种部队训练营的那段时光中,情不自禁的就叫了起来。“我命令,干掉所有在场的M国人!”毛球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用俄语说道。“恩?”正在兴奋的俄罗斯人都愣了一下,毛球在说什么?“别露馅,行动!”毛球依然用俄语喊道,在场的M国人还以为毛球在大骂,纷纷大笑毛球输不起。“唔!”忽然被刚才还和自己勾肩搭背一起赌博的这些俄罗斯大汉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可以听到自己的颈椎正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的M国人心里充满了恐惧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俄罗斯人,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小巴克也一样,因为从俄罗斯人眼中的光芒看得出来他们很乐意扭断自己的脖子,小巴克忽然后悔自己以前没有学过俄语,否则的话现在他早就跑掉了,希望外面的兄弟能突然走进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巴克的愿望无法实现,接到毛球的命令,在外面和M国人搭肩勾背的俄罗斯人干净利落的用刀子解决了问题。

“咔吧!”小巴克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了,他知道自己的颈椎断了。“噗通!”一具具失去生命的躯体被丢在了地上,所有的俄罗斯大汉都很随意的拍了拍手,然后笑着看向毛球和站在他身边的陈阳,看来是要一个解释。“伊万,把这些垃圾处理掉。”毛球用脚踢了踢一具M国人的尸体之后说道:“让我们欢迎我们最可爱的妮娜教官的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陈阳,很高兴见到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兄弟们,大家好。”陈阳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你好!”大汉们纷纷回应陈阳的招呼,他们也相信陈阳,因为他们只见过他们最喜爱的妮娜教官用过这样的招数,那可是卡斯金老爷子的家传,传女不传男的。

身体的柔韧度不够,腰部力量和腿部力量不足,协调力不足,缺了任何一样儿都做不出来。

这群俄罗斯大汉无法做到这样的动作,力量是足够了,协调力和柔韧度是永远也无法和女人比较的。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整个阿尔法部队的成员都知道,卡斯金老爷子有一个中国的孙子,不是混血,而是卡斯金老爷子的中国战友的孙子。卡斯金老爷子只有一个孙女却没有孙子,自然是对老战友的孙子宠爱的不得了,只不过一直听说,没见过。现在看到陈阳的招数就知道他是谁了,除了中国的那位,谁还能得到卡斯金老爷子的真传呢?“好吧,陈阳,你怎么跑M国了?”毛球,哦,伊戈尔雅科夫问道。“来办点儿事,不过似乎我被FBI他们盯上了,所以需要些武器防身,这不,没想到在这里遇到阿尔法部队的退役成员,你们怎么改行干这个?他们穷到不给你们发薪水吗?”陈阳笑道。

“你要知道,前苏联解体之后,很多军队都发不下薪水,包括阿尔法。”伊戈尔雅科夫耸了耸肩面带无奈的说道。

“所以,前苏联军队贩卖军队武器这件事儿是真的?”陈阳用脚踢了踢旁边放着的弹药箱和武器箱说道。“我们总要吃饭的,不是吗?反正也没人管我们,乌克兰的那些人还在为了谁来管理乌克兰而争吵不休,所以我们就离开了那里,到处找买家。”伊戈尔雅科夫笑道。“这些武器怎么运进来的,这里可是算得上M国腹地了,把前苏联军队的装备卖到这里,你们做得可真大!”陈阳坐了下来,上下抛着一支手枪说道。

“你不是问我潜艇卖不卖吗?”伊戈尔雅科夫嘻笑着说道。

“啊?”陈阳愣了一下,差点儿没接住手枪,合着他们还真是用潜艇运的武器啊?

“潜艇又不能上岸。”陈阳想知道他们怎么把武器运进来的,也许可以用这条路出去。“俄罗斯黑帮,你知道吗?”伊戈尔雅科夫歪着头用蓝色的眼睛看着陈阳狡黠的笑。“我明白了!原来是你们在背后捣鬼,哈哈!M国佬可吃大亏了,用FBI和CIA对付阿尔法特种部队,哈哈!”“怪不得他们总是吃亏却抓不到你们,能抓到你们才是怪事!”陈阳一下就想明白了,指着伊戈尔雅科夫大笑。怪不得在M国的俄罗斯黑帮嚣张的很,而且火力强大,M国警察可是没少吃俄罗斯黑帮的亏,M国警方一直很好奇俄罗斯黑帮强大的火力来源,原来根源出在这里。阿尔法这种城市特种反恐部队偷运军火,M国警察怎么能抓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