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88章 金牌间谍(二)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金牌间谍(二)

“嘿,鹰眼,你能明白吗?他们撤军了。说什么演习完美的结束了,这是怎么回事?”伊戈尔雅科夫看着电脑上的新闻惊讶的叫起来。“不会吧,就这么完事儿了?”陈阳也觉得很奇怪,昨天还追着屁股呢,今天就收兵走人了,M国佬这么好说话吗?

“嘿,伊戈尔,伊万他们给我们发来讯息,说他们去塞拉利昂了,幽灵给牵的线,说给他们找了份不错的工作,薪水用钻石支付哦。他们喊我们等这事儿完了去找他们汇合。”利刃在一边笑道。

“是吗?我看看。”伊戈尔点开网址,进入他们自己的论坛一看,果然管理员这里有几条短讯息。“帮我联系一下幽灵,问问怎么回事,他在外面我们在地下,他的情报比我们来得快还准确。”陈阳在边上说道。“那么麻烦,利刃,联系伊万他们,把我们的通讯方式告诉幽灵,给他说他的两个兄弟和我们一起被M军困住了。去塞拉利昂可以,先把我们弄出来。”伊戈尔雅科夫笑道。

“幽灵要和你们自己谈。”过了一会儿利刃就联系上了幽灵,聊了几句之后把耳麦递给陈阳。

“喂?是我,鹰眼。”陈阳戴上耳机说道。

“你们怎么搞的?居然被追到地下打洞去了!”穆杨在另一端不满的说道。

“天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护照被暴露了,而且我们两个也被通缉了。幸好遇到了前阿尔法的队员,我们有点儿关系,要不然我们这次逃出来都会很难。现在我们被围在马默斯洞穴国家公园了,正在找路出去,你有什么好办法?”陈阳说道。“好办法?有,按照原路退出去就是了,没人找你们麻烦。”穆杨在另一端大大咧咧的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外面都是M军特种部队,我们炸伤炸死他们不少人,你觉得这事儿能就这么算了吗?”陈阳说道。“就算是他们国防部长在洞口也拿你们没辙,我从M国总统那里给你们要来了两张总统特赦令,何况这次撤军也是总统的意思,懂了吗?”穆杨的声音很大,陈阳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纷纷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陈阳,希望他能给出更多的解释。“我真不明白你怎么做到的,你确定我们就算大摇大摆走出去也不会有人对我们开枪?”陈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总统特赦令是什么玩意儿?在M国那就是免死金牌啊!“谁敢开枪你打死他就是了,总统特赦令在手,谁敢攻击你就是和M国总统作对,你怕什么?好了,我会去那里接你们,不过你们最好告诉我你们从哪里进去的,要不然我可接不到人。”穆杨笑道。

“我们从……进来的,我们有五个人,三个阿尔法部队的成员。”陈阳摊开地图,然后找到了自己进来的地方。“哦,没关系,一架直升机够用了,六小时后我会到达,你们最好赶紧行动吧!我现在去找他们要飞机。”穆杨说完就挂了线。“你相信吗?幽灵要用M军的直升机接我们。”陈阳拿着耳麦愣愣的看着伊戈尔雅科夫说道。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不过我觉得应该没问题,那家伙的脑袋一定不是地球原产物种。”伊戈尔雅科夫拎起行囊甩在后背上:“我相信他,就像相信我身边的兄弟一样,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可以让我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的人。”

“真不知道那个诡计多端的家伙怎么这么多人相信他。”徐峰提着机枪跟着队伍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嘟囔。

“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他。”走在前面的伊娃忽然扭头对着徐峰说了一句。

“怎么你也认识他吗?”徐峰很好奇的问道。

“不单单是认识。”伊娃冷哼了一声之后再也不多说了。

“也许认识他的人不少,不过仇人也不少。”徐峰嘟囔了一句,跟着队伍继续前进。由于回来的时候完全不用担心有人会从后面追击,所以徐峰这一路上倒是乐得清闲。不过当他们经过陈阳的凝固汽油弹陷阱的时候,徐峰也不忍心看那里,虽然说那是被逼无奈才使用的办法,但是的确很残忍。整个范围都是黑色的,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M军留下的衣服碎片或者背囊碎片。陈阳丢下的四五个蝴蝶雷都被踩爆了,一些角落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气,一两只老鼠见到人也不害怕,只是警惕的盯着人们,守着它们自己的食物,一条人的手臂。

走过了这片有点压抑的洞穴,转了几个弯之后又到达了利刃设置的地雷陷阱,比起陈阳的那个陷阱,这里温柔多了,掉落的石钟乳掩盖掉了大部分的血迹,而且又经过了清理,这里反而显得比那里干净得多。一行人进入洞穴,躲躲藏藏小心翼翼的走了一天的路程,在回来的路上由于没有任何障碍和担忧,只用了四个多小时就走出了洞穴。洞口站着三名M军军官,没有携带武器,刚开始三个人是坐在洞口的,听到动静之后才站起身。

“绿贝雷少尉扎克,这位是尼尔森,那位是塞吉,我们奉命在这里等候各位。”一名一头金短发的少尉军官看了看几个人之后,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伸出了手,不知道该和谁握手,因为他看不出来谁是这个队伍的领队。

“阿尔法乌克兰分队队长伊戈尔雅科夫大尉,这位是伊娃,这位是利刃,其他两位是鹰眼和精神病人,很高兴认识你,扎克少尉。”伊戈尔雅科夫大步走过去伸出蒲扇般的熊掌握住对方的猩猩爪。

“我这里有两份总统特赦令,我想应该是给鹰眼和精神病人的,因为上面的画像和他们一模一样,我想他们没有料到你们是五个人,很抱歉。”扎克看了看手里的特赦令又看了看站着的五个人,还是把特赦令交给了陈阳和徐峰。

“没事,反正被通缉的是他们两个而不是我们。”伊戈尔雅科夫笑着说道。

“我不得不承认你们干的很不错,虽然我们损失了大量的人手,但是从一名军人的角度上来说,你们干得真的很不错。但是从感情角度上说,我很想现在就把你们全部吊起来用火烧死,你们让我们失去了二十名兄弟,有超过三十名兄弟从今后只能靠轮椅或者躺在**过完他的下半辈子了。”扎克把特赦令交给陈阳和徐峰之后说道。

“我想这一切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但是由于你们的上级愚蠢的想法,造成了这么多兄弟的伤亡,对此我表示非常的遗憾。贵国的情报部门一向自大无人,在情报尚未明确的条件下就发动袭击,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干了,所以我希望扎克少尉不要把怒火发在我们身上。”

“如果他们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我想他们会用别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而不是用兄弟们的生命来冒险。你我都是军人,了解那种感情,但是任意玩弄这份感情的不是你我而是他们。”陈阳毫不示弱的回答。

“也许你是正确的,不过我们在此等候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请原谅我不招待你们了,再见。”扎克少尉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希望我们不会再见,因为再见有可能是永别。”陈阳看到了扎克少尉眼中的不甘心。

“我个人很希望在战场上和你相见。”扎克转头说了一句之后大踏步的离开。

“看起来他很恨你,鹰眼。”伊戈尔雅科夫笑道。“我可没得罪他。”陈阳白了伊戈尔雅科夫一眼说道。“谁知道呢?M**人似乎都挺恨中**人的,虽然他们不知道你是中国人,但是很奇怪,他们就能够分辨出中**人和日本军人之间的差别。不过,也许他爷爷打过朝鲜战争或者他爸爸打过越南战争也说不定。”伊戈尔雅科夫拍了拍陈阳的肩膀笑道。

“中国就是打着谁也不侵略的口号,暗地里偷偷的侵蚀其他国家的领土,甚至它的军队也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一个虚伪的国家。”伊娃很不忿的说了一句。

“似乎我们的伊娃小姐对于中国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陈阳笑道。

“仇恨倒不见得有,不过她的父亲死于中越战场。”伊戈尔雅科夫笑道。

“伊娃小姐,我想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单纯的个人仇恨问题了,这牵连到政治,我是军人,不管那个东西,所以你恨错了对象,我们和你们一样,只是执行命令而已。”陈阳笑了一下转过脸去对着伊娃说道。

伊娃赌气的转过脸去,不搭理陈阳,但是她也知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而战争,往往是政治的决定,其实和军人没有任何关系,军人只是单纯的执行命令。至于战场上的生死,谁都知道,战争就是要死人的,没有不死人的战争。空中传来直升机旋翼发出的巨大响声,一架黑鹰直升机在洞穴上面盘旋了一圈之后缓缓的落了下来,穆杨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面带笑容的对着地面上的人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