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89章 金牌间谍(三)

第三百九十章 金牌间谍(三)

很显然的,穆杨看到了伊戈尔雅科夫的时候也很意外。

不过他只是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反应了过来,伸开手臂和伊戈尔雅科夫紧紧的拥抱了一下。

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地上下摸着伊戈尔雅科夫左看右看,直到伊戈尔雅科夫抓住他的手:“好了,幽灵,我什么零件儿也没有丢,不用再摸了。”

“没想到我们还有见面的这一天,我以为我在做梦。”穆杨笑道,陈阳似乎从穆杨眼中看到他那一闪而逝的泪光?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吧!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给我说说你怎么逃出来的吧!”伊戈尔雅科夫登上飞机,坐在穆杨身边说道。

在那场对车臣武装分子的围剿行动中,穆杨作为一名佣兵,始终活跃在战场上。直到阿尔法部队遇到了人质危机的时候,穆杨作为佣兵的一员,提出了让佣兵去侦察的建议。

他提出这个理由的原因很简单:佣兵就是干这个的,最危险的任务应该由佣兵来完成,不然的话,拿这份钱干什么?佣兵无外乎是两种,一种为钱,一种为了刺激。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阿尔法的成员没有人愿意让他去,因为他们认为阿尔法才是最好的战士,但是穆杨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闭嘴了:“我们佣兵过去侦察,如果被发现了可以说我们是去赚钱的,你们被发现就是你们对他们的挑战。现在你们这种双方互相敌视的情况下,无疑我们佣兵去侦察才是最合适的方法,无论生死对你们来说都没有任何损失。”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当时还是分队长的伊戈尔雅科夫问过这个问题。

“很不幸,我这个人又爱钱又喜欢刺激,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去,不过你们要时刻记住,我是佣兵,如果对方开的价码比你们要高得多,也许我会向你们开枪。”穆杨直言不讳的说道。

他的话让所有人感到厌恶,如果说做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的话。没有人希望和这个无耻的家伙一起合作,理直气壮的当面说出背叛的话,不少人都怀疑他是不是个军人出身的。

“对于你这种无耻的人,也许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听话。”一名俄罗斯的官员鄙夷的看着穆杨说道:“给他加点儿零件儿,他敢背叛就让他和那些叛军一起死了算了。”

随着那名官员的话落,几个士兵冲上来把穆杨按倒在地,然后在他身上快速的装上了遥控炸弹。

“长官,这样做不太合适!”伊戈尔雅科夫认为这样对待穆杨并不公平,毕竟他是一名佣兵,而他刚才说的也是实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这无疑是每一个佣兵所追求的。

所以他认为强迫穆杨的话,也许会有更糟糕的结果,毕竟这个家伙打了这么久的仗,身上除了被炮弹炸散的石子打伤几处之外,子弹什么的都躲着他走,这样的人要么是运气太好,要么就是一个战场上的老手。

“住口,伊戈尔!如果你还是俄罗斯人的话。”官员怒斥了伊戈尔雅科夫,伊戈尔雅科夫只好悻悻的闭嘴,不然的话他有可能直接被推倒前面去劝降那些车臣武装分子。

“你会因此而付出代价的,长官。”穆杨似乎不知道他已经犯了众怒,依然嬉皮笑脸的说道。

“听着,小子,如果你进去了没有找到我们想要的情报,那么我就会按下这个按钮。如果你和那些人接触之后投靠他们,我会按下这个按钮。如果你想跑掉,我也会按下这个按钮,懂吗?”官员贴近了穆杨恶狠狠的说道。

“我很明白,长官,不过,请先把我的帐付了可以吗?这一次任务最少也要给我一万美元吧?”穆杨很严肃的要钱。

“五千美元!不可能再多了,再多的话,我宁可让我的士兵去。”官员一脸的大义凛然。

“我就知道俄罗斯的官员都是吝啬鬼,早知道我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还以为能捞一笔。”看着穆杨一边嘟囔一边远去的身影,伊戈尔雅科夫忽然发觉这个平时总是笑嘻嘻的勾着自己的脖子要自己请客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为了钱而去执行任务的。

因为穆杨临走的那一瞬间的回头,伊戈尔雅科夫很明显的看到了他的唇语,他无声的告诉伊戈尔雅科夫:“再见了,我的兄弟。”

伊戈尔雅科夫明白了,穆杨不想让他和他的队员无谓的牺牲,所以穆杨就申请前往那个危险的地方,为了不让其别人和他争抢,所以他才说出那种令人鄙夷的话来。

很明显,他成功了,最少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有人挂念他。

直到战后,伊戈尔雅科夫才把穆杨最后的一个回头告诉他的队员们,队员们这才知道原来那名喜欢占自己小便宜的佣兵是为了什么而自己前往战场的。

所有人都很后悔,因为他们知道穆杨的近身格斗能力弱的可怜,而他要去的地方恐怕无法避免近身格斗,而且最糟糕的就是他进去不久就失去了联系。

唯一的一次联系还是模模糊糊的通话,简短的报告了据点的内部火力部署之后。几声枪响和一声爆炸结束了通话,所有人都知道,穆杨身上的炸弹被引爆了,虽然不是那名俄罗斯的官员引爆的,但是不代表别人不能用枪打爆。

直到战争结束,伊戈尔雅科夫和他的队员们也没有找到穆杨的尸体,他们一度以为穆杨被炸成了碎尸,只好无奈的放弃搜索。但是没想到穆杨居然隔了多少年之后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谁都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听说过吗?M国有一个很出名的魔术师,他的名字叫大卫,他可以把一只大象,一辆公交车甚至一架飞机在所有人眼前让这些庞然大物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穆杨并没有直接回答他怎么活下来的问题,而是先问了大家一个问题。

在得到了所有人的点头之后,他又接着说道:“其实那很简单,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我们应该称之为,视觉欺骗大脑,当然,还可以用听觉触觉等来迷惑大脑。而我所用的只是障眼法而已。”

“我不是很明白。”伊戈尔雅科夫摇了摇头。

“那枚在我身上的炸弹,在没有进入到那边的时候我就把它拆成零件了,我不得不说前苏联的玩具继承了苏联的一贯特点,粗糙,耐用。所以你们听到的枪声和爆炸声只是我在里面做出来的样子而已,这就是障眼法之一。”穆杨摊摊手说道。

“可是你怎么出来的呢?我们可是团团包围了那里。”伊戈尔雅科夫想了一下也觉得穆杨说的有道理,但是战斗结束之后呢?

他一个大活人怎么逃过那么多士兵的搜索的呢?还有警犬,逃的过人能逃得过警犬吗?

“伊戈尔,我是什么人?”穆杨微笑着反问。

“佣兵。”伊戈尔雅科夫很快的回答。

“对,我是佣兵,那么如何在战场上存活,这是每一个佣兵的基础课程。警犬的嗅觉很灵敏,但是越灵敏的鼻子越容易受伤不是吗?你们没有注意到有些警犬到了一些区域就会摇头狂打喷嚏不止吗?”穆杨微笑着说道。

“我们一直以为那里的硝烟太重而导致警犬嗅觉受到刺激,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伊戈尔雅科夫犹豫着回答道。

“但是也有别的办法让警犬无法辨别气味,比如说胡椒粉、辣椒面等等刺激性比较大的粉末,而在那之前,我在武装分子那里到处洒了不少,从他们厨房弄来的。”穆杨笑道。

“你装死人?不对呀,我们可是把所有尸体都翻过来看了一遍。”伊戈尔雅科夫觉得这些理由还不够说明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装死人呢?搜索范围那么大,少了一两名佣兵的话,你们那些古板刻薄的官员会在乎吗?不,他们不会在乎,甚至少了一两名不是很重要的士兵他们也不会在乎的。”穆杨笑了起来,对着伊戈尔雅科夫眨了眨眼睛:“你们的长官是个糊涂虫,他只会差数却记不住每一个人的声音有什么不一样,你也是。”

最后这句话穆杨用了一种很怪异的腔调说的。

“你是山猫?”伊戈尔雅科夫立刻知道穆杨是怎么出来的了。

他一直用两个身份混在那场战斗中,山猫是一名狙击手,也是佣兵,只是这个狙击手很少见人,大部分时间出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态,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知道他藏在哪。

“你是怎么做到在同一时间内在我身边又能同时在远处进行狙击的呢?你就在我身边,不可能在远方进行狙击。”伊戈尔雅科夫觉得这里面还有问题。因为有很多时候穆杨是在他身边的,而狙击手山猫却在远方根据自己的命令进行狙击,很显然,穆杨不可能把自己劈成两半。穆杨环视了一下机舱里的人们,神秘的笑了一下:“你们知道什么叫影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