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1章 金牌间谍(五)

第三百九十二章 金牌间谍(五)

伊娃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这个幽灵,如果换做别人,她现在没有被从飞机上丢下去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事儿了。

不过即便如此,等待她的还有无尽的摧残和折磨,但是,哪个国家策反间谍用这种方式的?

给介绍个男友?结婚生子!

然后做一个普通的女人?

天哪,如果有这样的好事,天下有多少女间谍愿意继续干这种龌蹉的职业?

说好听点儿是间谍,说难听点儿就是高级妓·女。

或许间谍和妓·女最大的不同就是,妓·女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而且赚的钱自己花。

间谍则是为了情报出卖自己的身体,赚了钱是国家的。

说什么一切为了国家,那根本就是狗屁。等到人老珠黄,国家给她什么?

可怜的退休金能够支付得起高昂的医疗费吗?而且还要生活在被人监视的环境中,完全没有自由的退休生活,想想就很恐怖了。

“说实话做间谍的,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可以默默无闻也可以风流倜傥,越老的男人越有魅力。而女人则不同,她们基本上依靠青春和**干这一行,再老的话,她们就要扮成那些穷苦的老妇人之类的,过那些贫苦的生活。”穆杨低沉的说道。

“你们都不是间谍,这里是间谍的只有我和伊娃没有其他人,如果我说错了,你们可以向她证实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曾经给鹰眼和疯子说过,我们这行不好干,指不定哪天就死在荒野被野狗吞进肚子了。干我们这行的女人比我们还要惨,她们要被轮·奸,**至死之后再被丢到荒野暴尸喂野狗。”

“实话说,我也不想放过她,因为她对我的确有敌意有威胁,但是想想吧,如果我能让她摆脱这个该死的身份呢?我不信她不想过平常人的日子,因为我也想过很普通很悠闲的日子,我是间谍,她也是,除了性别和服务对象不同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区别。”

“我这样想有什么错?你们可以说我仁慈,甚至可以说我傻。但是我不想看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就这样死掉了,那是浪费,先生们。”穆杨被伊戈尔雅科夫打疼了,奋力挣脱开把他推到一边喊道。

“可是你怎么保证她不会再跑回去继续从事这一行呢?”陈阳在边上问道。

“我没办法保证,真的,我甚至不能保证她不会恨我。”穆杨很正经的回答:“但是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良知底线。我的良知底线就是,绝不能看着一朵玫瑰孤单的凋零,如果我死的话,我希望死在一个漂亮的女人怀里,就算是她要杀我,在她没有杀我之前,我会给她我的所有。”

“现在我终于知道你的另一个弱点了,那就是女人,你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的,伙计。”伊戈尔雅科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然后站起身走向伊娃。

“你想干什么?”伊娃警觉的靠在机舱壁上,手在背后摸索着想抓点儿什么。

“你说呢?宝贝儿?我是那么的爱你,你却背叛我。”伊戈尔雅科夫表情痛苦的一把攥住伊娃的胳膊反剪过去,然后拉开了舱门。

伊娃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该有这样的结局,每一名间谍被发现之后都不会有好结果。

“你确定要把她丢出去吗?伊戈尔?”呼啸的风声中,伊娃模糊地听到了穆杨的问话,随着话音,自己身后的大手也停顿了一下。

“我没有选择,伙计,她会害死你还有我们大家。”大手在背后紧了一下,伊娃心里充满了恐惧,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谁也不会有传说中的淡定。

“你为什么不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呢?也许她不想做间谍也说不定呢?”伊娃心里一震,睁开了眼睛。

地面上的树林急速的闪过,伊娃的长发正在随风飘舞,她第一次发现生命是很重要的东西。如果死了,她就会躺在树林里面恶臭的淤泥里,然后也许会被虫子钻满全身,或者被野狗什么的一点一点的啃食。

猛然的,伊娃感觉自己面对着一张长着络腮胡子的大脸,淡蓝色的眼珠里面透着淡淡的哀伤,那是伊戈尔雅科夫的眼睛,她最熟悉的眼睛,曾经这双眼睛里充满了爱意和眷恋,现在只剩下了悲伤。

“伊娃!”伊戈尔雅科夫紧盯着伊娃的眼睛痛苦的喊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对不起,伊戈尔,我不是一个好女人。”伊娃忽然明白了,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可惜,她把它玷污了。

于是伊娃奋力一推伊戈尔雅科夫,跌落出机舱,眼泪从绿色的眼睛中随风飘洒。

“抓住她!”随着一声大喊,伊娃的身体猛的撞在直升机的起落架上,疼得她闷哼一声。

等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脚被伊戈尔雅科夫紧紧的攥在手里,伊戈尔雅科夫半个身体都悬在机舱外,后面是穆杨、利刃以及两个中国特种兵紧紧的抓在伊戈尔雅科夫的腰带和腿。

“你这个白痴女人,疯婆娘!放弃做间谍有那么难吗?”伊戈尔雅科夫破口大骂。

“我不想,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如果我不死,你们都要被牵连,我爱你,伊戈尔,但是我配不上你。放开我吧!”伊娃挣扎着喊道。

“混蛋!”伊戈尔雅科夫用力的把伊娃拉了上来,好不容易拉进机舱之后,伊戈尔雅科夫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在伊娃脸上,然后一脚踹了过去骂道:“我现在就行使一下一个俄罗斯丈夫的权利,该死的白痴女人!”然后扑过去一顿胖揍。

“这算什么?”陈阳和徐峰目瞪口呆的看着伊戈尔雅科夫的行为很不解。

“俄罗斯男人的专利,酗酒,赌博,打老婆。传统的俄罗斯人,习惯就好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有这些传统,所以新一代的俄罗斯女孩儿都不愿意嫁给俄罗斯男人。”穆杨翻了个白眼回答。

“这种传统倒是很稀罕。”徐峰很有兴趣的看两人打架,因为伊娃被打出了火儿,开始还手了。“我建议他们最好不要再打了,我们快到地方了。”直升机驾驶员一直没吭声的看好戏,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说话了,因为快到目的地了。“没事儿,斯维特,让他们打吧,我们少了一个FBI的对手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么?”穆杨站起身走到驾驶舱看了看仪表盘笑道。“我算是知道你怎么策反别的部门的人了,你可真坏。”驾驶员笑道。“噢,上帝,我很坏吗?那好,下个月你的薪水找FBI领去,还有,额外的福利也没有了,你自己找史密斯要去。”穆杨耸耸肩拍了一下驾驶员的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嘿!你不能这样,既然你把我骗过来你就要负责到底。要不然我现在跳伞,大家都不玩。”驾驶员一手推着舱门一手控制直升机笑道。

“跳啊,赶紧跳,你跳下去我就把你账户里的钱全部转走,这样我就又多了不少经费,赶紧跳!”穆杨指着驾驶员哈哈大笑。

“切,无耻!回头不要去我家吃苹果饼,我不欢迎你。”直升机驾驶员收回胳膊,对着穆杨比了一个中指。“这个也是你骗来的?”利刃在边上笑着问穆杨。“算不上骗来的,他得罪了FBI的高级官员,被诬陷,然后被追杀,我把他救了下来,然后消除掉他的身份证明,现在他为CIA做事。”穆杨耸耸肩。“他骗了我的生命,没有他我早就死了,我才不是为CIA做事,我为他做事。”驾驶员笑道。“你明明是为了我的钱做事,就算CIA也不会给你一个月一万美元的薪水!”穆杨笑着反驳道。

“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只要有需要,我随时听从你的命令,头儿!”驾驶员哈哈一笑。

“我算是被你策反或者救下的第几个?”伊娃青着一个眼圈披头散发的走过来问穆杨。

“咦?你们玩真的?打得这么狠啊?”穆杨惊讶的看着鼻青脸肿的伊戈尔雅科夫问道。

“死婆娘,这里地方太小,我个头比她大,吃亏了,回去再打。”伊戈尔雅科夫用两个纸捻堵住正在流血的鼻孔,瓮声瓮气的说道。

“打就打,你以后敢找别的女人我把你这头公牛变成奶牛。”伊娃双手叉腰毫不示弱的瞪着伊戈尔雅科夫喊道。

“这话什么意思?”陈阳在一边偷偷问穆杨。

“用我们的话就是如果伊戈尔敢出去找别的女人鬼混,伊娃就把他阉了,俄罗斯的姑娘们看起来温柔,性子却火辣的要命,这下伊戈尔惨了。”穆杨也低声的回答。“你是说,这事儿完了?”陈阳低声说道。“当然完了,下面我只要安排一场死亡,然后消除掉伊娃的身份证明,再给他们找个FBI和CIA都找不到的地方,这事儿就结束了。”穆杨看着正在吵嘴的一对儿俄罗斯恋人小声的说道。

“可是我答应伊戈尔把他和他的队伍弄到中**队里面去的,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通过。”陈阳低声说道。

“咦?想法不错哦,我正想和你商量这个问题呢。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嘛,几天不见你也学会挖墙脚了,不错不错,继续努力。”穆杨很赞许的拍了拍陈阳的肩膀笑道。

机舱里一片热闹,眼瞅着阿拉斯加州的土地就在眼前了,已经完全放弃了做间谍的伊娃搂着伊戈尔雅科夫心疼的给他揉刚才被自己打伤的地方。

其他人在边上一个劲儿的开他们两个人的玩笑,一切都平静了,事情解决的很完美。“噢!该死,我们被锁定了。所有人抓紧了,闪避动作!”直升机忽然报警,驾驶员大喊了一声之后操纵着直升机一个侧翻,一道火光从直升机身旁飞过。“我操,毒刺导弹!”穆杨看到导弹转了个弯又飞了回来气的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