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2章 金牌间谍(六)

第三百九十三章 金牌间谍(六)

“打爆它!”陈阳一声大喊,拉开舱门抄起门边的加特林机枪对着导弹扫射起来,飞机上的人们纷纷用手中的武器向导弹开火。

“又来了一个!”

导弹再次被直升机躲过,但是飞机转身的时候徐峰看到了另一枚导弹从下面的树林里面飞了出来。

直升机驾驶员立刻天女散花般的放出了干扰弹,一枚导弹准确的命中了干扰弹,另一枚则因为干扰弹的关系和直升机擦肩而过。

“大家抓好了,我要空中停车!”直升机驾驶员看到地面上又飞起一枚导弹的时候大喊了一声。

直升机猛然将机头抬起,然后直挺挺的向上猛飞,后面两枚导弹紧紧跟随,距离越来越近。

直升机再次放出干扰弹的同时关闭了发动机,飞机借着惯性平飞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向地面坠去,仪表发出滴滴的警报声,水平仪不断的在翻滚。

两枚导弹猛然失去了热源,这时候干扰弹的热量就成为了它们的目标,于是两枚导弹在空中炸开了。

“快启动!”属于失重状态下的人们大喊驾驶员,因为落下去的时间是很短的,如果直升机不能很快启动的话,他们都要被摔成肉酱。

“操!刚才爆炸距离太近,似乎震荡到了。”直升机驾驶员几次按下按钮,飞机的旋翼依然是动也不动的保持状态。

“该死的快启动!”利刃艰难的移动到驾驶舱,用尽全力的照着仪表盘砸了一拳。

仪表盘顿时发出一片蓝白色的电弧,驾驶舱内冒出了一股子的黑烟,但是主旋翼还是转动了起来。

“这就是俄罗斯处理故障的方式,虽然很野蛮,但是很有效。”听到旋翼的轰鸣声,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利刃抱着鲜血淋漓的右手哈哈大笑。

“高兴的太早了,伙计,尾翼还是不动,可能被碎片卡住了。”直升机驾驶员努力控制着在空中不断打转的直升机喊道。

“尾翼没了!”徐峰探头出去看向直升机的尾部,尾部冒着浓浓的黑烟,黑烟中还有若隐若现的火苗。

“碰撞准备!”驾驶员大喊道,所有人立刻把自己缩成最小体积,双手抱着头,蜷缩成一团,尽量找一些柔软的东西来保护自己。

直升机冒着浓烟在驾驶员的控制下尽量的保持平飞状态向着地面坠落。周围的景色已经成了一团色彩斑斓的抽象画,机舱内充满了仪表报警的滴滴声。

浓烟随着飞机打着圈的坠落形成一个个浓密的黑色圆圈,然后又被旋翼掀起的气流吹散。

“失去平衡了,让上帝决定我们的生死吧。”驾驶员用尽了自己的能耐,直升机在距离地面几米的地方终于还是侧翻了。

高速旋转的旋翼砍断了周围的七八棵树木之后,疯狂的打在土地上,一阵剧烈的颤动,旋翼碎成了破片向着四周飞散而去,直升机侧着身子躺在一片烟尘里面。

“谁他妈说的黑鹰直升机安全系数最高?我看还不如我们可爱的雌鹿安全。最少我们的雌鹿比它耐打多了。”伊戈尔雅科夫从侧翻的直升机里面爬出来,伸手把穆杨从机舱里面拉了上来,然后两人又把其他人从机舱里拉出来。

“斯维特完了,利刃也完了。”穆杨趴在直升机驾驶舱那里看了一眼之后说道。

驾驶员脖子上插着一块防弹玻璃的碎片,利刃被巨大的惯性撞断了脖子,脑袋诡异的转了一百八十度垂在后背上。

“伊娃的左腿断了,我的右臂错位了,你们怎么样?”伊戈尔雅科夫看着几乎成了血人的陈阳和徐峰。

“我没事,左臂被削掉了一块肉,疯子撞破了脑袋,没什么大碍,幽灵你怎么样?”陈阳被徐峰搀着看向半边身子都是血红的穆杨。

“右手骨折,腿上扎进去一个钢片,死不了。”穆杨一脸的鲜血笑道。

“疯子帮忙把伊戈尔的胳膊复位,然后你们多拿点武器,咱们立刻离开这里,他们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虽然我不知道对手是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不是绿色保护组织的成员。”穆杨咬着牙把钢片从腿中拔出,然后撒上了硫磺粉,撕了一个衣袖把伤口包起来。“不能让他们好过!”徐峰跳进机舱,把舱门的加特林机枪卸了下来。然后又把能用的武器都给捡了出来,最后拿了块C4,用报废的直升机仪表快速的做了一个计时器,设定好时间之后抛进机舱内,拎着武器和飞机上的急救箱和众人退入树林。

“嘶……狗日的最好不要追过来,不然我一定要他们好看。”陈阳的伤口上被撒上了硫磺粉,疼的他浑身直哆嗦。

“他们一定会追上来的,不过他们也不会比我们好多少,炸死这群王八蛋!”徐峰在给陈阳包扎。“伊娃,你怎么样?”伊戈尔雅科夫吊着右臂坐在靠着树干休息的伊娃身边关心的问道。“死不了,亲爱的,我知道是谁想要干掉我们,FBI。”伊娃惨然一笑说道。“FBI?”几个人都转头惊讶的看着她。

“我忘了告诉你们,在上飞机的时候,我把一个定位器放在了飞机上。本来我是准备杀掉幽灵之后威胁驾驶员的。如果我任务失败,那么他们就会追着讯号用战斗机发射导弹把飞机打下来。”

“其实他们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只不过我想这并不是跟在我们后面的人干的。而是他们预先埋伏了人员在这森林里面。”伊娃脸色苍白,无力地说道。

“该死,你为什么不早说?”伊戈尔雅科夫生气的说道。

“对不起亲爱的,当你把我从空中拉回来的时候,那种幸福让我什么也想不到,对不起。”伊娃轻声的哭了起来。

“算了,伊戈尔,女人在遇到爱情的时候都是白痴,这只能怪我们不小心。”穆杨拦住了伊戈尔摔向伊娃的巴掌,事情都出了,打几巴掌也不能挽回。

“你以后最好老老实实在家里带孩子做饭,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拧断你的四肢。”伊戈尔雅科夫恨恨的看着伊娃说道。

伊娃什么也没说的点了点头,伊戈尔没有杀了她已经很客气了,现在她还能奢求什么?“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们的,最好现在全说出来,再死几个我们就没人了。”穆杨从兜里摸出一包皱皱巴巴的香烟散给几个人之后点了一根叼在嘴上问道。“根据以往的资料,攻击我们的可能是黑水公司的人,他们和FBI关系密切,而且他们的总部距离阿拉斯加并不远。如果接到消息的话,可以短时间部署在这里。”“还有,就算到了阿拉斯加,我们还要面对山口组和黑手党的偷袭或者明摆的袭击,你们干掉的那个人是山口组的高级干事。至于还有什么人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也不知道,FBI控制了不少帮派。”伊娃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导演在哪?摄像机在哪?”穆杨看着手心里的东西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让所有人惊讶的看着他。“你们不觉得我们在拍好莱坞大片吗?FBI围剿,山口组和黑手党暗杀,还有不知道的帮派,黑水公司的佣兵,天哪!”

“如果他们再动用坦克和战斗机的话,我想这部影片一定可以红遍全球。不知道观众是喜欢我们代表正义还是让我们代表邪恶?”穆杨有点神经质的喋喋不休起来。

“你怎么了?幽灵?”伊戈尔雅科夫看着穆杨疑惑地说道。“我没事,我什么事儿都没有,我只是很烦躁。我就不该接这个该死的任务,一群骗子。所有的政客都是骗子,去他的爱国心,去他的国家荣誉。”“为了所谓的荣誉,我要死了。根本不是FBI也不是山口组和什么黑手党,他们没那么聪明。还有一个内鬼,该死,我为什么没有想到。我他妈的就是个白痴。”

穆杨把那块钢板丢给了愣在一边的陈阳:“这就是导弹上的玩意儿,如果不是凑巧的话,我还是被蒙在鼓里。”“这是……”陈阳对这种东西一点儿都不陌生,因为最新的装备经常被他们拿去在战场上或者演练场上进行试验。这块钢板虽然已经变形,但是上面的FN字迹依然模糊可见,这不是外面的大字,而是藏在导弹内部的钢印。

很明显的,这种东西是国内的,而且是刚刚开始配备军队的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也许是出口的玩意儿也说不定,内鬼不是已经被干掉了吗?”陈阳把弹片丢给徐峰对着穆杨说道。“正是因为我知道什么型号是出口的,什么型号是国内的我才愤怒。这是FN6不是FN6改,FN6面对的是东欧出口,这种玩意儿根本不卖给M国。你告诉我FBI怎么买到这玩意儿的?如果不是内鬼的话,他们能买到吗?”穆杨愤怒的说道:“我算知道为什么前面那么多人被发现了,原来内鬼出在我身边,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如果不是因为我有着多重身份,早就和他们一样不知道在哪里腐烂了。”“等等,如果是内鬼的话,他用国产的武器不就等于告诉你有内鬼了?哪个内鬼这么傻?说不定是FBI的借刀杀人的计策。他们不能从我国买,但是可以从别的国家买到。”陈阳想了想说道,因为这不正常,没有哪个内鬼傻到这个程度的。

“障眼法,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话吗?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越有可能出现。这个内鬼很了解我,他知道我的做事方式,他知道我会从哪里走,甚至他知道我的一切。他只是没有算到我有一个很好的驾驶员。”

“如果没有斯维特,我躲不过这一劫。斯维特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飞行员,空中停车这种事情不是谁都敢做的。你看到他躲第一枚导弹的时候并没有释放干扰弹的不是吗?我告诉你,这家伙在沙漠风暴行动中一个人击毁了十五辆坦克,王牌坦克杀手。”“年年都是我算计人,今天居然被人算计了,这个仇我不报,我就不是幽灵。听,他们来了,现在是搜索直升机,马上就会展开大搜捕行动。黑水公司才多少职员?他们有时间派这么多人来搜查吗?不,没有,这不是一家佣兵公司,你们听到枪声了吗?不是一个国家的东西。”穆杨猛然压低了声音低吼道。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熟悉武器的人都能从这些枪声中分辨出来武器的产地,清脆吵闹的是AK,这玩意儿是前苏联的,这个很难辨别是什么国家的人,因为这玩意儿全球都是。声音尖细的是M系列,M国造。听起来很有节奏的略微闷点儿的是德国货。快速而悦耳的枪声应该是意大利的玩意儿。略微有点儿铿锵声的应该是法国货。

还有其他的一些混在在里面,听得不是很清楚,看来直升机爆炸之后引起了那些人的警惕,密集的射击只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但是从枪声判断,追兵不少于五百人。

“知道吗?能够一次请动多家佣兵公司的人,就是我这样的人,而我这样的人并不多,刚才我只是很怀疑,但是现在我已经确定了,有一个影子叛变了。”

“喂,你们也都听到我说的话了,你们最好查查自己,看看谁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如果你们查不出来,我不介意自己行动。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别找我麻烦。”穆杨对着手腕上的那只奇迹般完好无损的手表低吼。“你在干什么?”所有人惊讶的看着穆杨问道。“哼,便携式通话器,具备GPS定位功能,防水防火抗干扰能力极强,国产高科技产品,内部高级间谍专业配备,我所作的一切国家都知道,所以我才那么大火儿。”穆杨哼了一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