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4章 金牌间谍(八)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金牌间谍(八)

加特林独特的声音响起,火线所到之处,不管是人还是树木,统统打成两截。

过于粗大的树木还好说一点,不过如果加特林继续这样射击的话,恐怕再粗大也挡不住每分钟2000发的子弹侵袭。

佣兵们被强大的火力压的趴在地面上不敢抬头,有个佣兵想举起枪碰碰运气,但是他的枪刚刚举起来,双手就和他举起的枪一起掉落在他的面前。

十几秒的时间对于佣兵们来说简直就是过了十几年。

听着子弹不断地打在树干上,听着断裂的树枝不停地砸在钢盔上,还有,被打断的树干砸在自己身边或者是砸在队友身上发出的可怕的骨头折断声以及队友的惨叫和呻吟,大部分佣兵都觉得这简直就是又回到了越南战场。

终于,世界忽然安静了,没有了子弹的丝丝声,也听不到子弹打在树上发出的咄咄声,只有寂静,或者那些折断的树枝掉落下来发出的哗哗声。

佣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一阵狂喜——那挺该死的加特林没有子弹了!最大的威胁消除了。

“留下几个人照顾伤员,呼叫支援,其他人继续前进,他们没多少东西了。”佣兵群里面发出了命令,但是看不到是谁发出的。

佣兵们纷纷从地上爬起来,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前进,虽然说对方没有了强大的火力压制,但是对方最少还有一支狙击步枪,丛林里面最可怕的不是机枪也不是炮弹,而是无所不在的冷枪和该死的地雷。

“看起来他们不抓到我们不算完啊,你有什么打算?”穆杨把消音器和瞄准镜装上,趴在陈阳边上一边观察佣兵们的行动一边问道。

“你在问我吗?”陈阳也在狙击枪上拧上消音器问道。

“当然,你要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脑袋都是不堪一击的。”穆杨看到有人已经走到了那挺被他看似随意丢掉的加特林机枪边上笑着说道。

“包围他们!”陈阳冷静的扣动了扳机。

“难得你这么幽默。”穆杨随后也扣动了扳机,打了一枪。

“叮叮!”

随着两声细小的撞击声,对面两名佣兵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狙击手!”随着一声大喊,刚刚爬起来的佣兵又全部卧倒在地,由于看不到敌人所在,佣兵们只好进行盲目射击。

一边进行火力掩护,一边派出人员查看伤员,不过那名查看伤员的佣兵在试探了一下被击倒的两名佣兵的脉搏之后摇了摇头。

“上帝啊,我们在和什么人作战?简直就是幽灵!”佣兵们根本就看不到人影,自己这边已经死伤了十几名成员。

就算是在伊拉克战场上也没有这么糟糕的待遇,佣兵们心里已经开始有点儿恐惧了。能够看到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根本看不到的敌人。

穆杨和陈阳两个人披着厚厚的伪装,在树林里面穿梭跳跃,后面是几百名佣兵紧追不舍。

陈阳和穆杨两个人时不时的回身打几枪,这可不是吸引火力,这两位现在的确是在逃亡,佣兵们现在根本就不想还有没有人逃跑了,而是现在他们真的被打出了火气。

换谁都火大,要么一枪打死,要么就把人打成残废,一场以多追少的追击变成了两只老鼠戏弄几百只猫的游戏,是个军人都恼火,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兄弟以后这辈子都不能上战场了,谁不窝火才是怪事。

“我子弹不多了,你还有多少?”穆杨卸下弹匣看了一眼之后把弹匣重新装好,扭头问陈阳。

“步枪还有两匣,手枪未动。”陈阳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弹药之后回答。

“给我一匣,我这里还有一枚手雷,我看看。”穆杨接过陈阳丢过来的一匣子弹,低头翻自己的背包,然后拿出来一个扁平的铁盒子给陈阳看:“靠,居然我背着这玩意儿跑了这么久!”

“呃?放着吧,在这里这玩意儿还不如手雷有效呢。”陈阳也很惊讶,半天了居然穆杨背包里还有一枚反步兵地雷?

不过话说在这里也没啥用处,到处都是树,就算爆炸了杀伤力也不大,还不如留在最后用。

“地面爆炸当然效果不大,如果让它空爆呢?”穆杨指了指头顶被树荫割裂成为星星点点的天空。

“不可能,引线一断开,打破平衡之后天知道它会把那些钢珠丢到什么地方,现在我们物资短缺,还是不要浪费的好。”陈阳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觉得这主意好是好,就是没办法控制爆炸方向。

“用枪打。”穆杨指了指陈阳手里的狙击枪。

“没子弹了。”陈阳耸耸肩:“虽然说7。62口径通用,但是狙击枪用7。62普通弹精确度要少很多,太远了就打不准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我们打埋伏,四百米距离上应该没问题吧?”穆杨说道。“四百米?AK都行啊!”陈阳笑道。

“为了确保准确嘛,用狙击打悬挂在空中的地雷如何?”穆杨用瞄准镜看了看后面的追兵之后笑道。

“不好说。”陈阳想了想说道,毕竟四百米打一个比皮鞋的纸盒子还要小的东西并不是很容易,这不是打靶场,要这样做的话,只有一次机会,失去了就没有第二次了。

那些佣兵现在被打精了,别看追得挺紧,一个个都贼头贼脑的,散开的距离很大,而且都是见树就躲,见草就钻,再也没有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了。

“你打,我引。”穆杨一看就知道陈阳在想什么,不就是把他们勾引过来吗?

“你把他们聚集起来?”陈阳看了看穆杨奇怪的问道:“你想自杀吗?”

“我从来不想自杀,也不想被他杀。”穆杨笑着开始脱装备。

“你要干嘛?”陈阳被他这样的行动搞迷糊了,引敌人用得着脱装备吗?

“他们不是要死人,他们要抓活的,不然的话早就动用飞机了。而且我腿上带伤,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显得特别狼狈?”穆杨笑道。

“狼狈是狼狈,不过我们可是干掉他们不少人,你觉得你投降的话会有好果子吃吗?”陈阳觉得穆杨的主意太烂了:“投降?恐怕会被人家打断腿吧?打断了腿你怎么跑?我可不打算背着你和他们打游击。”

“我的腿已经断了不是吗?”穆杨笑着取下手枪,陈阳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对着自己的伤口开了一枪。

“你疯了!”陈阳立刻丢下枪,扑上去用手按住穆杨腿上还在冒烟的伤口。

“走吧,我来拖延他们。把地雷放在你离开的路上,别离我太远。”穆杨笑着说道。“我不走,要死死一起!”陈阳把背包里面的绳索拿了出来,准备把穆杨捆在自己背后。“胡闹!”穆杨推开陈阳生气的说道:“你要记住,你有任务。你还能跑,我腿上带伤本来就熬不了多远,能熬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死一个要比死两个强得多,况且我也不一定会死,别忘了,我可是CIA的人。”

“你才胡闹!”陈阳又扑了上去,一边用绳子捆穆杨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别想骗我,你这个混蛋总是骗我。地雷放的离你那么近,摆明了你要自杀,然后拉上他们一起自杀,你给我减轻负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他妈的算哪门子的高级间谍?哪个间谍这么大公无私的?”

“滚!”穆杨用那只完好无损的脚把陈阳踹到了一边:“军人以完成任务为前提,为了完成任务,一切都可以放弃。何况我根本死不了,如果我跟着你继续逃亡才真的有可能死掉。我的伤口需要处理,问题是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药品。他们抓到我,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治疗我,你别拖我后腿。”

“你说的那根本就不可能,你这个死骗子。他们不管你让你死又怎样?他们继续追我,把你丢在这里也可以。只要抓到我一样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带上你的话,他们就多了一个累赘,你以为他们会这么好心?”陈阳愤怒的又一次扑上来要把穆杨捆起来背走。

“我说可能就可能,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吃亏了?你这个白痴,不动大脑的笨蛋,老子在战乱都能活下来,这点儿小场面老子应付不了?滚开!别逼我自杀!”穆杨一脚踹开陈阳,捡起手枪顶着自己的太阳穴骂道。

“班长!”陈阳不敢动了,他可是知道穆杨的怪脾气,认定了就不回头的,真惹急了他,他真敢自杀在自己面前。“走,我说了我死不了就一定死不了。如果你不走,现在我就死在你面前。”穆杨对着陈阳吼道:“没有更多时间了,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班长!”陈阳声泪俱下,他知道穆杨的意思,仗着他有CIA的身份不怕那些佣兵,如果此计不成,他就会带着佣兵踩地雷。

“如果我死了,请转告主席,鬼影知道我的银行账户和密码,那里面的所有都是国家的。”穆杨笑了一下,靠着树坐在了地上。

“班长!”陈阳含着泪把地雷放在距离穆杨不远的地方,抹了把眼泪,敬了一个礼,狠狠心,拎起剩余的武器弹药跳入密林之中。有时候,该放弃的一定要放弃,不能把个人感情带入到任务中,这是穆杨曾经训练陈阳的时候说的话,现在,穆杨正在以身作则。“嘿,发现了一个!”一个黑人佣兵看到了躺在树下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穆杨,兴奋的喊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