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7章 生死追杀(二)

第三百九十八章 生死追杀(二)

直升机划了个半圆,悬停在空中缓缓下降。在距离地面十几米的高度的时候,从机舱里面抛出四五条绳索。

佣兵们全副武装的从飞机上顺着绳索下降,比起穆杨的降落伞,速度快上不少。

但是由于穆杨跳下来的时间比他们早一些,所以穆杨先到达地面,然后他抛弃降落伞开始逃跑,没错,就是逃跑!

仅仅有一把手枪,用来和四五个全副武装的佣兵硬碰硬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就算偷袭也不行,不逃跑干嘛?

佣兵们一落地立刻呈伞状散开,他们可是吃过穆杨的苦头。穆杨的枪法其准无比,站一块儿只可能被穆杨用子弹打成糖葫芦。散开了只要穆杨敢开枪,一个倒霉其他的还能替他报仇。

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穆杨居然逃跑了!

根据他们前面和穆杨的交火情况判断,这时候的穆杨占有时间和地利的优势,偷袭打冷枪才是应该做的,谁想到穆杨居然会逃跑呢?

直到佣兵们配合直升机小心翼翼的四周探索了五分钟之后,直升机驾驶员才发现远处的一处树林较少的位置有一个人影在疯狂的奔跑,顿时佣兵们气的七窍冒烟,又被穆杨耍了一次。

于是纷纷嗷嗷叫着去追穆杨了,而穆杨呢?

扭头一看直升机直直的向着自己这边儿飞,那更是跑得飞快,丝毫看不出来这位腿上曾经吃了一块弹片。

不跑快行吗?

全世界都知道,别管轻的重的,只要是武装直升机,那绝对是步兵的天敌啊!

一群还敢试吧试吧,一个人和一架武装直升机对干?

你以为自己是兰博吗?

不过嘛,地上跑的怎么也不可能跑得过天上飞的,所以很快,穆杨就被直升机追上了。

直升机驾驶员也坏,他不打穆杨,反正直升机上机枪子弹多得是,他就用子弹封锁穆杨的移动方位,他才不担心穆杨手里那支小小的手枪,那玩意儿能不能打着飞机暂且不论,就算打着了,9毫米的手枪弹对于直升机的钢板无异于挠痒痒,连蚊子叮一口都算不上。穆杨被直升机的子弹打得东逃西窜的,一边跑心里一边诅咒该死的直升机驾驶员不得好死。虽然他手里紧紧的攥着那把M1911,但是他也知道这手枪打直升机简直就是胡闹,与其浪费子弹给直升机挠痒痒还不如想办法怎么脱离这个天上乱飞瞎嗡嗡的大蜻蜓更好。

只要是枪,总有换子弹的时候,就算不换子弹,打的时间长了,也要换枪管,对于直升机上的加特林来说,换枪管的问题基本不存在。

不过它存在一个大问题,这玩意儿射速惊人,自然耗弹速度也很惊人,穆杨等的就是重新装填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分钟,但是那足够他跑到那边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树林里面去了。

要知道,茂密的树林就是直升机最受限制的地形,只要能跑进树林,没有了直升机的威胁,一把手枪对付后面那四五个佣兵还是绰绰有余的。

很显然的,直升机的驾驶员这会儿乐过了头,只顾着猫戏老鼠的游戏了,毕竟在他看来一个伤了大腿手里只有一支手枪的家伙在天上有飞机地上有经验丰富的佣兵追捕之下还能跑得掉才是怪事。所以他只是把直升机悬停在空中,不停地调转枪口把子弹打在穆杨想跑的方位上,看着穆杨一边愤怒的挥动手枪怒骂不止一边老鼠一样的东跳西窜的样子哈哈大笑。可惜,他一定不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乐极生悲,加特林疯狂的在地面上用子弹激起无数烟雾,化了N个圆圈之后,冒着袅袅的青烟只哼哼不干活了——子弹打光了,空转。

“我操你姥姥,你个王八蛋给老子等着瞧,不把你这个破蜻蜓打下来老子跟你姓。”穆杨看到子弹不再飞向地面就知道上面正在装填子弹了,趁着这个时间扭头冲向树林。

钻进树林之后,穆杨透过树枝间的空隙看到直升机无奈的在树林上空盘旋之后,他挥舞着手枪指着直升机小声的咒骂,不敢大声,大声了直升机驾驶员一恼火,丢下两枚燃烧弹就全完了。“什么?他进树林了?封锁他,再出毛病你就等着滚回去洗厕所吧。”佣兵首领也在地面上,听到直升机驾驶员的报告之后气得半死。不过他也没什么办法,M国空军就这样儿,占有完全的优势之后就喜欢干这种无聊的事情,反正有钱,子弹有人报销,打完了潇洒的一转身就飞回去了,飞机驾驶员都这毛病。

“这件事儿结束了我要把这混蛋调过去飞运输机,我看他用什么去戏弄对方。”佣兵首领一边咒骂一边带领队员赶向直升机不断盘旋的那片树林。

“也许他会用可口可乐箱子或者巧克力砸。”一个佣兵开玩笑的说道。

“那我就让他一辈子呆在地面上洗厕所!”佣兵首领被气笑了。

不过说真的,他也不把穆杨当回事儿,一支手枪而已,穆杨又不是兰博,就算兰博到了现在的情况,只有一把手枪能怎样呢?

9毫米的子弹无法击穿佣兵们身上的防弹衣,甚至头盔也不可能击穿。穆杨在上飞机之前就被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重武器,连手雷都没有,那把手枪还是在证实他身份之后才还给他的呢。

反过来看看佣兵们吧,全副武装,轻重火力长短枪一应俱全,防弹衣夜视仪一样不少,除了睡袋什么的丢在了直升机上面之外,和平时作战一样。这一点让佣兵首领很自豪,自己的手下从来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全副武装的执行任何任务,这可不是一般的士兵能做到的事情。在M国甚至世界上,能够极短时间内就进入战斗状态的除了自己的小队就剩下其他的三个小队以及传说中的中国特种部队了,况且又没有见过中国的特种部队真正的实战能力,所以佣兵首领觉得自己的小队还是蛮强的那种。

佣兵们赶向穆杨藏匿的地点,穆杨则在抓紧时间找地方隐藏。

当然,他还没忘了做一些简陋的陷阱,对手能少一个就少一个,穆杨信奉的真理有一条就是有备无患,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也能马马虎虎搞几个陷阱出来了。

说起来时间很长,其实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儿,佣兵们就追到了穆杨藏匿的树林里。

不是佣兵们太聪明了,而是的确穆杨跑的太匆忙,树林里面不少灌木被折断,根据断口来看,还在滴着树汁的岔口很新鲜,再加上潮湿的土地上的脚印,就算是个普通的士兵都能知道穆杨往什么方向逃窜了。

别说穆杨不懂丛林作战,相反的,他是个丛林作战的高手,但是在那样的状态下,有谁能够完全按照所谓的战术要领去做呢?

这是真正的战场不是拍电影也不是演习,跑得慢了就会被敌人追上,追上了可能就要吃子弹,吃了子弹就可能会要命的。

当枪炮声响起,当子弹从身边飕飕的飞过,当炮弹在头顶呼啸的时候,本能就成为了战场上生存下来的唯一法则,平时所学的那些战术只能成为本能的辅助,它们辅助本能逃避死亡的威胁而不是本能辅助训练动作。

佣兵们进入树林的瞬间,世界恢复了平静,除了直升机一遍又一遍的从这片树林上空飞过发出的轰响之外,没有任何声音,连风,也停了下来。

阳光通过树枝间的空隙照射在地面上,投影出古怪斑斓的斑点,而逐渐升高的气温又让潮湿的地面产生了淡淡的蒸汽,袅袅而缓慢的在树林里面飘荡着。

如果没有这些全副武装的佣兵和他们脸上紧张警惕的表情的话,这里现在应该是自然摄影家最喜欢的拍摄场所。

佣兵们警惕的端着枪搜索穆杨留下的痕迹,脚印越来越模糊不清,佣兵们心里也是越来越紧张,随着脚印的模糊和被折断的灌木越来越少,这些都代表了猎物的体力正在恢复。

一只筋疲力尽的豹子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一旦它能休息过来,恢复了体力之后,猎人们是否还能抓住豹子就成了一个疑问。

说不定到时候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也很难说,这里是树林,人类从来都不是善于在丛林作战的野兽们的对手。

“噢!该死!狗娘养的!”一棵小树刷得弹了起来,随着小树的直立,一名佣兵被野藤拴住了脚脖倒吊在另一棵大树上面。

人倒是没受伤,只不过吊的那么高,他也不敢用靴子里的军刀割断野藤让自己落下来。

快十米的高度,吊下来搞不好就给摔着了,所以他只能头下脚上的挥舞着双手小声的咒骂,他如果大声咒骂的话,那无疑是最好的枪靶子。

“笨蛋,去把他弄下来。”佣兵们先是一起卧倒在地,警惕的瞄准四周。

发现这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伤害力的陷阱之后纷纷爬了起来,佣兵首领抬头看看那个倒霉的家伙骂了一句之后让旁边的佣兵爬上树把这个倒霉的家伙放下来,然后让旁边的人继续警戒。

“怎么样?”佣兵首领问刚刚被放下来的人。

“没事,擦伤。”倒霉蛋满脸通红的回答,一部分是因为被吊着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自己惭愧,这种初级陷阱居然没发现,实在是丢人。

“小心点儿,下一次也许就不会是吊索了,你殿后,顺带休息一下。”佣兵首领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就向前走去。“藏的真好。”倒霉蛋嘟囔了一句,然后缩起身子躲在刚才的树下,不时的回头看看自己的队伍走了多远。等队伍走到安全距离之后他就可以跟着队伍移动,殿后虽然比较危险,但是在这种我众敌寡的情况下,无疑这是最轻松的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