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398章 生死追杀(三)

第三百九十九章 生死追杀(三)

然而,虽然殿后的这个倒霉蛋不时的向身后张望,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就在他身边左侧有一片枯枝败叶正在用乌龟般的速度向他靠近。

那种速度几乎是用肉眼无法判别的,而且当这个倒霉蛋脖子刚刚一动的时候,这片看起来和周围没什么不一样的枯枝败叶就会停止移动。

所以这个倒霉蛋完全没有发觉身边两三米的位置有这么一处危险的存在。

穆杨几乎屏住了呼吸,用非常缓慢的速度,几乎是用手指和脚趾在向前移动着。

刚才他的陷阱就是幌子,让那些佣兵们暂时慌乱一下,趁着人类那种离开险境浑身陡然一轻的疏忽,他躲过了佣兵们的搜查。

其实刚才那个解开吊索的佣兵从树上跳下来的落脚点距离穆杨藏匿的地方不足五十公分。

如果刚才那个佣兵一个疏忽,落地的时候一个踉跄身体平衡不稳而用手支撑的话,那么,那个佣兵就能一手支在穆杨身上。

穆杨赌的就是这群佣兵的军事素质极好,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很幸运,他赌赢了!

眼前的这个倒霉蛋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潜伏着一个人。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或者四周的灌木丛,佣兵的经验告诉他,敌人不会潜伏在距离自己这么近的位置。而且小队也没有走远,一个人若想逃命的话,绝不会冒这么大的险在这里拼命。

如果有危险,那么危险一定来自头顶、低矮的灌木以及茂密的草丛,你说地下和地面?拜托,时间太短了,不够挖坑的。

时间不够挖坑是绝对的,而且就算有时间,穆杨也没工具挖坑,但是如果让穆杨用手在地上刨出个坑,然后把自己用枯枝败叶埋起来的话,那倒是足够了。这里是树林,很少有人来清扫落叶,也没有人会这么做,本来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厚厚的腐叶散发着一股子腐烂的气息。M国大兵就算生命受到威胁也不会钻进这臭烘烘的腐叶下面的,实在不行大不了投降嘛。反正投降不丢人,但是搞得一身臭烘烘的那可就丢人了。但是穆杨可不是M国大兵,所以他忍着恶臭钻进了腐叶下面,现在他正是利用这种下面已经腐烂的像烂泥一样的腐叶掩护着靠近负责殿后的佣兵。

佣兵只是觉得气味有点儿不一样,因为他在这里趴的时间越长,就觉得鼻子要失去它本身的功用了。

树林里面的腐叶太多了,又潮湿,阳光一照射,气温上升更加剧了腐化的速度,那难闻的臭味儿越来越重了,他现在觉得鼻子里面都是腐叶的味道,很不舒服。

他揉了揉鼻子,从兜里扯出一节纸巾揪下一点儿,堵住了鼻孔,用来驱挡这该死的恶臭,却丝毫没有发现那片他没注意到的枯枝败叶已经移动到了他的腰部位置,距离他的腰部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了。

佣兵感到自己的屁股好像被谁摸了一把,惊得他立刻回身用枪瞄准身后的位置。

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不能开枪,这是战场规则,防止对方发现自己,当然,也是为了防止误报而制定的规则之一,毕竟战场上谁的子弹多,谁就有可能活到最后,如果一只老鼠跑过去也要打几枪的话,战争就不用打了,这样的消耗谁也耗不起。

佣兵看到了一个浑身黑乎乎的人,散发着恶臭,只有眼白是白色的,佣兵吓得立刻扣动扳机,张口大叫。

但是对方的速度比他更快,他的枪刚刚举起,对手就扑了上来,泰山压顶之势将佣兵手中的枪压在了佣兵的脖子上,封锁了佣兵即将冲出嗓子的声音。

由于喉结被自己枪上的瞄准镜紧紧的压迫着,佣兵根本就无法出声,只好拼命的挣扎,手指**着伸向自己的大腿处,那里还有一把手枪。

“嘭!”穆杨狠狠的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撞击佣兵的额头,直接撞得佣兵两眼发花,头晕脑胀的,现在他后悔刚才为什么要把头盔放在边上了,如果戴着头盔的话,现在脑袋发昏的应该是对方才对吧!“哗啦!”穆杨夺去了佣兵手中的M15突击步枪,然后用左手压住佣兵的右手,大腿压住佣兵伸向手枪的左手,右手抓住佣兵的喉结,紧紧的攥着向外拉。

佣兵拼命地挣扎,因为他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那种对生命的漠然,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往往视人命为儿戏,他们这种人都是屠夫,他们享受对方死亡的瞬间。

佣兵们都知道这种人是不会留下任何活口的,因为他们也曾经这样干过,只不过当死亡如此贴近自己的时候,任何人都很难放弃生存的希望。

佣兵的头一点一点的被穆杨拉着向前伸,喉结不是那么容易被拉出来的,但是佣兵却感到自己的眼前一片又一片的金星乱舞,他知道这是大脑缺氧的讯号,如果自己还没有办法释放自己的双手,那么自己就会因为缺氧而死亡了。

佣兵憋着一口气,努力的把自己的左手从对方的大腿下抽了出来,然后用尽力气向对方的脑袋上砸了一拳。

这时候手枪没用,最好的武器莫过于自己的身体,只要能让对方手上松一松,他就有反抗的机会。

穆杨在感觉到对方左手从自己大腿下抽出的同时,用足了力气咬牙用自己的额头狠狠的和对方的额头又撞了一下,这一下力度大到穆杨自己都有点儿小晕了。

随着一声闷响,穆杨感到对方的脑袋向旁边一歪,沉沉的坠在自己的右手上,对方的左手也无力的碰在自己的肩膀上就滑落了下去,这个倒霉的家伙居然被撞晕了。

“你晕了就好办多了。”穆杨松开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摸到了一个肿块儿,估计是起了个包。

穆杨翻身靠着树坐下喘气,刚才的动作很消耗力气的,尤其是在腐叶下面憋了那么久没敢大喘气,要是对方能多撑会儿,现在晕过去的可能就是穆杨自己了,不过嘛,能破瓶开砖的脑袋居然没有把对方的脑袋给砸碎了真是个奇迹。

“算你运气不好,我走我的,你们走你们的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吗?”穆杨缓过来劲儿,开始利索的拨人家衣服。

没办法,他的衣服现在估计丢给野狗也能把野狗熏跑了,穿着这一身臭烘烘的衣服走到哪儿都明显的要命,外面还有四个佣兵呢。

衣服大了点儿,勉强能穿,毕竟穆杨可没有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不过鞋子倒是刚好,穆杨天生一对儿大脚,身高和脚的大小不成比例,一百七十五的身高却有一双四十三码的大脚,正常来说他应该是四十二码的或者四十一码。

穿好了装备,穆杨收拾起佣兵的武器,转身准备走。不过,走了两步他想了想又回来了。

只见穆杨掏出一枚手雷,拔去了拉环,然后把昏过去的佣兵翻过来,小心翼翼的把手雷的压柄压在对方的身下。

他缓缓的把佣兵的身体放平,掏出防水笔在佣兵的肚子上写道:“小心诡雷。”

写完了看了看,还是不放心,又撕下一张纸,写上:“你肩膀下有手雷,不要乱动。”

然后用树枝夹着插在佣兵脑袋边上,方便他一醒就能看到,确保他不会乱动。

做完了这一切,穆杨蹲在佣兵身边想了一下,还是又掏出一枚手雷,用野战刀柄里面的钓鱼线把手雷的拉坏拴上。一头拴着手雷,另一头系在昏过去的佣兵的军用内裤带子上。

然后他把手雷埋进佣兵身边的腐叶深处,把旁边的腐叶抹的看起来很自然的样子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拎起武器躲了起来。

佣兵首领走了一会儿,发觉自己派过去殿后的家伙还没回来,拥有丰富战场经验的他立刻知道殿后的那个出事了。

于是他马上命令小队向来路搜寻,他觉得就算出事,现在也应该是在搏斗状态,如果赶得快的话,兴许还能把人救下来。

他们估算的不算太错,穆杨刚刚离开不到两分钟,佣兵们就赶了回来。

当他们看到那个脸上被画成了大花猫,肚子上写着“小心诡雷”字样,脑袋边上插着张纸,上面写着“你肩膀下有手雷,不要乱动”字样的佣兵之后,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生气的是自己的人被人家撂翻了,好笑的是,哪有这样的对手啊?

小心诡雷?

还提醒人家你身子下面有手雷?

吓唬人呢?

最过分的就是在对方脸上画画,这哪是一个战士的风格?

在昏迷或者睡觉的人脸上画画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吧!

“头儿,你怎么看?”佣兵们还是存了小心,好笑归好笑,但是真的有诡雷也说不定,伊拉克战场上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吗?

虽然人家并没有给人画大花猫,也不会告诉你他手里是炸弹,不过人家会喊口号,就是喊完就挂了,然后带着一大堆殉葬的。

虽然说不是很一样,做法都差不多,就是这位可能比较具有童趣一点儿。

“压住他,把他弄醒。”佣兵首领皱了皱眉头说道。他不敢确定这家伙身子下面有没有手雷,人家写的是肩膀下面,天知道是不是肩膀下面?具体手雷在哪儿,这要问躺在手雷身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