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00章 生死追杀(五)

第四百零一章 生死追杀(五)

“头儿,你在看什么?”旁边的佣兵看着自己的首领一直向着树上看,他也跟着看。

因为感觉都相同,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从阳光投下的影子里面看出点什么东西出来。

“我说不上来,但是可以肯定,那种让我们感到被窥探的感觉就来自这棵树的上面。”佣兵首领眯着眼睛看着这棵十几米高的大树回答。

“我上去看看!”佣兵把枪往后背一背,脱下手套用力一跳,抓住离地面两米多高的树枝,灵巧的向上攀爬。

“嗯?靠,不会吧!”穆杨听到下面有动静,偷偷探头一看吓了一跳,下面有个佣兵正在向上爬呢。

这要爬上来还不出事儿?

看了看周围,似乎没什么地方可以躲了,再往上爬?开玩笑么不是,直升机都回来半天了,爬上去找挨打呢?随着佣兵爬的越来越近,穆杨手心里开始出汗了,他悄悄的攥着那支M1911已经攥了很久。下面的佣兵也很小心,爬一段距离只要能够落脚走动的位置,那个佣兵都抽出军刀反手拿着随时准备搏斗。

如果不是穆杨在上面的话,穆杨也该抽出军刀准备搏斗了。好就好在穆杨在佣兵上面,如果从上面向下面开枪的话,击毙这个佣兵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是击毙之后呢?

下面还有四个,上面还有直升机,穆杨如果开枪的话,那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如果不开枪,等到佣兵爬上来的话,穆杨就要被迫和佣兵搏斗。不管是否能打得过佣兵,依然是死路一条,因为佣兵一死,穆杨就暴露,然后就是和前面的条件一样了。

毕竟这些佣兵现在已经完全不再顾忌那些命令,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穆杨死。

看起来这是一个无解的局面,无论怎样都是穆杨死亡,最多他拉上一个垫背的而已。如果那架直升机忽然坠毁的话就好了,穆杨听着直升机的轰鸣声不由得暗暗想道。

“砰!”寂静的山谷忽然爆出一声枪响,穆杨惊讶的看到那架直升机忽然冒出了滚滚的黑烟,打着旋儿的向地面落去。“头儿,我们的飞机被打落了。”佣兵爬的也够高了,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于是他低头向下面喊道。“该死,我们又上当了,快下来,我们去救人。”佣兵首领心里一沉,也许树上就是个动物,M15不可能打下一架直升机,就算穆杨在上面也不可能打下直升机。

但是别忘了,穆杨还有同伴,说不定穆杨的同伴回来救他了,别忘了穆杨所说的被同伴所伤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佣兵利索的顺着树干向下滑,穆杨在树上松了口气,最少现在不用担心自己被发现了,不过,谁打下了直升机?“呼!笨蛋!”陈阳在远处的一棵树上收起狙击枪,呼出一口气。为了打掉这架该死的直升机,他可是跑回自己那架直升机坠落地点。仔细的在那些佣兵附近搜索,终于被他找到了一支AW/L96A1狙击步枪。根据以往的知识,他知道这种狙击步枪在很多佣兵公司里面都有。毕竟巴雷特很不错,但是那玩意儿不是一般人打的,佣兵们可不全都是肌肉男,不少佣兵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他们只是具备了更多的战场经验而已。所以很大后座力的巴雷特在佣兵中并不常见,而性能较好的AW/L96A1狙击步枪就成为大部分佣兵的选择。

虽然说7。62口径打直升机有点儿麻烦,但是就看打哪了。

如果打机舱自然是不行的,至于驾驶室的玻璃?

那玩意儿没有50口径的子弹根本打不穿。不过嘛,直升机的旋翼和排气口都是薄弱地带。

一个好的狙击手如果不能在四百米的距离上击中悬停在空中的直升机旋翼和机身的接洽处的话,那他一定不是一个很优秀的狙击手,可能他是很好的,但绝不是很优秀的。

佣兵们赶往直升机的坠毁地点,穆杨则是一头雾水的继续趴在树上不动窝,他还不明白是谁干掉了直升机,是敌人还是朋友。

不过马上一颗子弹就告诉了他,因为那颗子弹打在穆杨趴着的树枝上,能一枪干掉直升机的人却不能干掉一个大活人?直升机的旋翼接洽处比人还大吗?

穆杨抬起头,看到右侧几百米的树上有瞄准镜的闪光,使用的是灯语,一闪一闪的方式向穆杨传输了讯息:“老头,还没死呢?”

穆杨看到这个灯语,笑着向着闪光的地方比了一个中指,他明白,陈阳这小子救了他一次。因为只有陈阳才会喊自己老头,他比陈阳大了差不多快十岁了,所以陈阳总是没人的时候喊他死老头。而陈阳本身是海军出身的,旗语灯语他熟悉的很。

穆杨冲着闪光点打旗语,要求陈阳在原地不要走远,他会过去和他会合,那边打回闪光表示明白。穆杨就利索的下了树,然后直奔陈阳的方向而去。

“直升机坠毁了,驾驶员没救了。”汉克检查了一下几乎烧成骨架的直升机之后愤怒的说道。

“我们似乎进入到了一个圈套里面,这是怎么开始的?”佣兵首领现在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人抓到了一个,结果跑了。四五个人去追,被干掉了一个,现在集体行动吧?人没影了,可是直升机又被打下来了,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猎人?“头儿,我记得那个人是CIA的特工?”汉克蹲在地上抽着闷烟,半晌了抬起头问道。“恩,真的是CIA的高级特工,这一点儿FBI的局长也证实了他的身份。”佣兵首领皱着眉头回答。

“你还记得那个特工的话吗?只要没有命令要求我调查你们,你们就算在我眼前贪污或者搞别的,我全当没有看到。”汉克把穆杨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不可能,他们不会知道的。”佣兵头领一愣,然后摇头说道:“那件事情不可能被他们知道,所有知情人都死了,除了我们之外。不要怀疑那么多,继续我们的任务吧。”

“只有这样才能最合理的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头儿,他们想把我们清除掉。”汉克愤怒的说道:“他们根本就不是要抓这几个人。这几个人只是诱饵,而且他们在戏弄我们。看看克里特的死就知道了,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的,这些人是俄罗斯的特种部队。那么这些特种部队怎么可能用那样的办法?那根本就是戏弄我们。”

“可是我们替他们做了不少事情,很多事情他们不方便出面,甚至不能动用特种部队,我们都去了,为此我们损失了不少兄弟。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我们对国家忠心耿耿。”佣兵首领不能接受这个意见。

“是啊,我们对国家忠心耿耿,国家对我们呢?甚至还不如那个探员,最少他还给了小约翰三万美元的治疗费,可是公司给我们的治疗费不会超过一万美元。那个探员是好人,他已经提醒我们谁在后面做事了,可笑我们却不知道。”汉克反驳道。“汉克中士!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辞!”佣兵首领厉声训斥道。“理查德少校,这里不是M**队,这是黑水佣兵公司,佣兵是自由的,过于危险的任务佣兵有权利拒绝执行。”汉克丝毫不畏惧佣兵首领的言语。

“汉克中士,我想我有必要重申一下我们的规则,你作为下属是不可以违抗长官的命令的。”理查德少校眯起了眼睛。

“理查德少校,你下面是不是要掏出枪把我直接击毙在这里?嗯?我们是为了兄弟复仇的,不是为了钱。更不是为了这该死的任务,如果你想继续执行这个任务,你自己去吧,我要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复仇。”汉克冷笑了一下站了起来,背上枪,带头向佣兵公司的分部方向走去。

“汉斯,这是一个任务,我们有一百万美元的酬劳!”理查德少校喊道。

“去他的一百万美元,克里特在我心里价值不止一百万!”汉克远远地喊道:“汉斯、劳埃德、查理,你们愿意赚几十万美元还是愿意和我一起回公司把事情说明白了,然后喊上兄弟们复仇?”

“抱歉,长官,我决定复仇,这种肮脏的自我杀戮不是一个军人该做的事情。”汉斯转过身,对着理查德敬了一个礼,然后背起枪义无反顾的追随汉克的脚步。

“对不起,头儿,我不想在梦中看到克里特责备我忘记了自己的兄弟。我们不是为钱而战,我们是为兄弟而战,抱歉了,长官。”劳埃德也对着理查德敬了一个礼,然后跑步追上了汉斯。“长官,这种该死的任务我想下次我们再也不要接了。这么明显的清除计划我不相信您看不出来,那名探员已经给我们暗示了,但是我被金钱蒙蔽了双眼,这一次我不会再被蒙蔽了。我爱国家,国家却不爱我,长官。”查理很认真的看着理查德说道,然后敬了一个礼转身就走。“你们会后悔的,我们是军人,我们为国家做事是我们的义务。”理查德少校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