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01章 生死追杀(六)

第四百零二章 生死追杀(六)

“去他的义务,我们现在是佣兵不是M**人。如果有人入侵M国,我愿意为了M国去死。但如果不是,只是为了某些政客,我会死的没有任何价值。”

“长官,如果你还是我们的长官,就和我们一起来吧。最少,我们要死的有价值。”四个佣兵站在那里,看着孤身一人的理查德喊道。

“我不能那么做,即使你们都不干,我也必须去做。”理查德摇了摇头。

他不能像这些佣兵一样,他不同,因为实际上他隶属国防部而不是真正的佣兵,只是他的下属不知道这件事儿。如果他不做,那么后果很糟糕。“对不起了长官,希望我们还能见到你,但是不希望在战场上。”佣兵们喊道,然后走掉了。“喂,史密斯,CIA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杀了我一名队员,现在我的人怀疑CIA要对我们进行清洗,这任务没办法完成了。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那些佣兵可不会对你们客气。”理查德在佣兵走后立刻掏出电话拨打。“罗伯特,你们的幽灵在搞什么鬼?他杀了黑鹰的一个成员,现在黑鹰的手下要找我们复仇了。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们就等着被这些佣兵追杀好了!”FBI的局长史密斯抱着电话质问CIA的局长罗伯特。

“如果不是黑鹰的人惹了幽灵,这个家伙是绝对不会杀人的。我了解他,他是那种能不杀人就不杀人的特工。黑鹰的人一定干了什么让他恼火的事情,这个幽灵的脾气很随和,怎么可能轻易就杀掉我们的人?”“他又不是不知道黑水公司是为谁服务的,我看你还是管管你的手下吧,居然出卖幽灵,导致他受伤。你要知道一点,幽灵在我们这里这么久,接下无数任务,这是我知道的他第一次受伤。”罗伯特恼火的挂上电话,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后一口灌了下去,揉着眉头。如果说幽灵杀FBI的人倒是说得过去,FBI和CIA一直不对付,发生点儿小冲突,误杀什么的时有发生,但是幽灵杀掉了黑水公司的人有点儿说不过去。

罗伯特知道,幽灵前身就是佣兵,而且也在黑水公司呆过一段时间,他可能杀自己的老熟人吗?

黑水公司的不少高层以前都是和幽灵并肩作战的兄弟,幽灵这人念旧得很,看在老战友的面子上,他怎么可能动黑水的人?

“有谁可以联系上幽灵的?”罗伯特对着通话器问道,但是很快,秘书就给他一个很确定的答复,没有人可以联系上幽灵。

幽灵和以往一样,一旦开始执行任务就会失踪,除非他愿意和别人联系,否则没有人可以找到他。

“这下问题比较严重了。”罗伯特自言自语的说道。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吗?很好,很好,史密斯先生,我想这次我们麻烦会很大,通知黑水公司吧,他们有四名员工叛变,准备控制黑水公司。”

“这四个人分别是:汉斯、汉克、劳埃德和查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建议直接把四个人控制起来,然后进行隔离审讯。”

“哦,请他们派一架直升机来,我受伤了,对,黄色发烟罐的位置。”理查德少校收起电话,拿起手枪对着自己的腿开了一枪。然后对天射击,将所有的子弹全部打空,把手枪丢到了一边,然后靠着大树坐了下来等待救援。

汉斯四人很不巧,因为他们行走的方向正好是穆杨和陈阳要去的地方。陈阳从穆杨口中知道原来自己在地图上找到的那个名叫贝尔瓦利的小镇上居然是黑水佣兵公司的分部之后,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能不高兴吗?

如果能顺利的潜入黑水公司,就能够和国家联系上,然后下面的事情就会轻松许多。

国家不可能看着自己在外面管都不管,最少现在他们并没有被抓到,如果被抓到的话可能会不管。毕竟现在自己的行动和间谍并无二样,任何国家都不会承认这是自己国家派出去的间谍。

当穆杨发现了有四名佣兵跟着他们的时候,穆杨就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击毙这四名佣兵的决定,陈阳也认为如果被这四个人继续跟着的话,危险性太大,也同意击毙这四个人,毕竟现在手里拿着狙击枪了,远距离射击还是没有问题的。两个人埋伏好,打了四个人一个措手不及,汉克、汉斯和劳埃德来不及反应就被直接击毙,查理大腿上挨了两枪,失去了行动力。“唔,查理,看你的刺青以前是M国海军陆战队的?”穆杨坐在地上抽着烟看着腿上裹着纱布的查理问道。

“是的。”查理一头冷汗,疼的。

“说说吧,你们的任务是什么?”穆杨点燃了两根烟,插·入查理嘴里一根。“其实我们的任务你早就知道了,直升机上就说的很明白了。”查理猛的吸进去一大口烟,然后慢慢的吐出来,精神好了点儿。“我很难相信没有我的事儿,说真的查理,到底是CIA让你们这么做还是FBI让你们这么做的?或者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些事情?我劝你最好说实话,你应该知道CIA有很多让人说实话的办法。”穆杨不动声色的看着查理的眼睛。“CIA和FBI联合立案,这中间似乎国防部的人也参与进来了。”查理回答。“查理,你在说谎。”穆杨站了起来,随意的拍了一下身上的泥土之后走到一边,从佣兵的尸体上拔出军刀,在尸体的衣服上蹭干净了血迹之后对着阳光仔细的看刀刃。“我没有说谎,长官,我知道你是CIA的高级探员,但是我们的任务里面并没有说明你的身份。我们抓你只是根据命令而已,你的身份也是你醒来之后我们才知道的。”查理看着穆杨的动作急忙说道。

“唔,听起来很合理,查理。”穆杨一边走回来一边用军刀的刀背挠痒痒。

“事实就是这样,长官。”查理很真诚的说道。

“你知道吗,查理,如果一件事情过于合理的话,那么这就证明它不合理,懂吗?”穆杨轻轻地拉起查理已经被陈阳卸下关节的右手,把军刀的刀刃放在指头上笑着说道。

“长官,我确保我说的都是事实。”查理有点惊慌,虽然说关节脱臼了不假,但是那不代表脱臼的胳膊没有知觉,刀刃凉飕飕的感觉让查理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哦,事实,是的,一个很合理的事实。”穆杨取下口中的香烟,弹掉了烟灰又插回嘴里,吸了一口喷出烟雾低头研究着查理的手笑道:“查理,你刚才没有听我说的话。”

“我说,过于合理的事情,它一定不是合理的。”穆杨抬起头,笑嘻嘻的手上用力。

“啊!”

查理惨叫起来,右手的拇指已经躺在泥土上面,查理的双臂都脱臼了,他只能躺倒在地不停地扭动身体,用头撞击地面意图减轻手上的痛苦。

“哦,查理,不要乱动,伤口会被感染的。”穆杨笑着把查理扶起来,然后给他的伤口上撒上硫磺粉止血粉。

“你不该这样做,这样太残忍了。”陈阳站在边上看到了整个过程,皱着眉头说道。

“这是战场,战场上只有两种人,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我是间谍,就算我被俘,也没有《日内瓦公约》可以保护我,我这样做是为了自保而已,懂吗?”穆杨笑着转过头对着陈阳说道。

“可他不是间谍,他是个佣兵,无论怎么说,他也是个战士。”陈阳觉得穆杨的手法过于毒辣,切掉对方的指头?那还不如一枪打死痛快。

“他是佣兵,我是间谍,我和他一样不能享受《日内瓦公约》的保护,从本质上来说,他和我一类。所以你没必要替他求情,别忘了,他们差点儿把我们全崩了。”穆杨说着,又拎起脸色苍白满脸冷汗浑身颤抖的查理的手笑道:“查理,乖孩子,把你知道的事实都说出来吧,这样你就不会再丢失一个指头,如果你合作的好的话,那根拇指还能接得上。”

“我说的,真的,是我知道的事实,没有隐瞒。”查理浑身颤抖着回答,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

“查理,小查理,你一点儿都不乖。”穆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笑着切下了查理的右手食指。

“啊!该死!上帝啊!”查理用头猛撞树干,想把自己撞昏,这样他就感受不到痛苦了,但是穆杨却揪住他的头发让他不能得逞。

“饶了我,饶了我,要么打死我吧!”查理哭嚎着跪倒在地。

陈阳能听懂查理在说什么,但是他也知道穆杨所说的不假,这就是战场,这和他以前执行的任务完全是两种战场。

相比较而言,陈阳认为以前自己经过的战场还是很仁慈的,最少都是一枪打死,死者不用受这样的折磨。

间谍和佣兵的战场太残酷了,现在他倒是真的理解了穆杨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只有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战士才是战场上的恶魔。”

他现在就在地狱里面!“查理,把事实说出来,这样大家都好过很多。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你听,有飞机来了。你如果说出来,我会让他们把你救回去,我个人再给你三十万美元的安家费,你看怎么样?”“如果你同意这笔交易的话,你就不用受苦了,而且,你可以平静的度过你的下半生。”穆杨把军刀的刀刃放在查理右手的中指上面,微笑着对查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