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02章 生死追杀(七)

第四百零三章 生死追杀(七)

“事实上,我们早就知道了你们的身份,这次行动主要是为了国防部下一步的计划而指定的。”

“我们抓你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将你们的身份暴露给世界看,然后做下一步准备。我就知道这么多,更多的讯息你必须找我们的长官理查德少校才能知道,我只是个士兵

。”查理感觉到冰冷的刀刃正在慢慢的侵入自己的中指,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再也不能忍受了。他宁愿现在吃一颗子弹也不想再被切下一根手指。

“唔,暴露给世界?要对中国下手吗?未免太天真了。那么查理,你们的长官在哪呢?”穆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笑着收回刀子,然后点了根烟笑道。

“我真不知道,我们和少校闹翻了,我们要回去拉兄弟围剿你们,因为你们害死了克里特,我们想报仇。而少校则要继续完成任务,所以我们抗命了,现在少校在哪,我也不知道。”查理啜泣着回答。

“这样啊。”穆杨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思索了一下说道:“克里特不是我们害死的吧?我记得给你们提醒了,他身体下面有手雷。你们拆掉就可以了,他怎么会死呢?我写的那么明白,难道你们不识字吗?”

“我们拆了,但是还有一枚!”查理悲愤的喊道。

“砰!”穆杨迅速的抽出手枪对着查理的眉心开了一枪。

“呃?”陈阳被穆杨的做法搞得一愣,怎么忽然就开枪了呢?

“笨蛋,什么叫诡雷都不懂的笨蛋,活着也是丢人,死了活该。”穆杨生气的收起手枪,检查了一下枪械状况,然后把从尸体上收集起来的弹药用佣兵的背囊装起来背在背上:“我们走吧,去他们的分部。”

“你不是说要放了他吗?”陈阳武器也没有整理,跟着穆杨沉默的走了一阵子问道。

“我改主意了,这种笨蛋只会害死更多的人,与其他活着不如让他死了。”穆杨冷冷的回答。

“死的又不是我们的人,他回去之后只可能增加对方对我们的恐惧,为什么不留着他呢?”陈阳想不明白这个道理。

“你可以审判你的敌人,但是你不能审判你敌人以外的人,否则上帝就会审判你。我们不是杀人狂,你最好始终记着这一点。你可以影响战争,但是绝不要让战争影响了你。”穆杨站住了脚步,看着陈阳说道。

陈阳猛然一惊,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穆杨会这样说。

“佣兵的名字不好听,那是因为很多佣兵都失去了人性。血腥和金钱会影响到人们的判断能力,只有懂得控制自己的人才能活到最后,我不希望你和他们一样。准备好吧,你连装备都没有检查,我很担心你现在的情绪是否还能够让我们完成任务。[就爱读书]”穆杨瞟了一眼陈阳说道。

“是!”陈阳这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立刻脱下装备进行检查,穆杨在边上等着。

“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你怎么知道这事情后面还有阴谋呢?”陈阳收拾起装备之后和穆杨并肩走在树林里问道。

“我在黑水公司有几个老熟人,关系还不错,前一段时间我替他们干了件事儿没怎么收费。”

穆杨笑着看了陈阳一眼:“就是在你们被关起来的那段时间里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出了趟任务,赚了点小钱。我知道这群老家伙不会对我下手,但是在飞机上,你我分手之后,我看得出来那个领头的家伙官气十足,他绝不是佣兵。”

“可是那样就能判断出来背后有阴谋吗?”陈阳不是很明白。

“黑水公司是佣兵公司,一个连紧急降落伞位置都不知道的佣兵头目?我可不认为我的那些老伙计会用这种废物当小队领队

。”

“至于那些佣兵,我只能说这就是佣兵的归宿,死在战场上是每一个军人的荣耀。他们既然选择了继续生活在战场上,那么死在战场上就是他们的归宿。我只是一个催化剂而已,没有我,他们一样会死。”穆杨拉着陈阳在树下躲过直升机之后站起身听了听没什么动静,然后又走着继续说道。

“我的老伙计居然会让一个不懂佣兵作战规则的家伙当领队,那就证明了这个领队是有后台的人。刚才那些佣兵说了,他们和队长闹翻了。”

“佣兵有个不成文的规则,严重威胁到生命安全或者可以导致覆灭的行动,佣兵有权拒绝执行。”

“很明显的,我们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一支小队的存在,所以佣兵们拒绝执行任务而撤回寻求支援。但是奇怪的是他们的长官却没有和他们一起撤退?那么只能说他们的长官还肩负着其他任务,这个任务很可能就是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抓到我们或者击毙我们。”

“抓到我们的命令还可以理解,如果是击毙我们的话,那就不可理解了。抓我们是为了获取更有价值的情报,而击毙我们的话,那就是有别的阴谋。”

“如果只是为了抓我们,那个领头的应该阻止这些人复仇,很明显,他没有阻止,因为我听到了他们的决定,杀了我们,所以,这一定还有背后的阴谋。”

“我开始留下这个家伙没有打死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最后一个离开那个领头家伙的人,如果说两个人没有关系,那才是见鬼了。”穆杨解释了一下怎么判断出背后有阴谋的问题,听的陈阳一愣一愣的。

“说到底,是你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才发现背后有阴谋吧?”陈阳终于理顺了这之间的关系之后问道。

“差不多吧,这要归功于你把那架直升机给敲了下来,要不然我可能就要把他们全部干掉了,当然,背后的阴谋我也无法推断了。”穆杨笑了一下回答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阴谋呢?”陈阳想了想说道。

“唔,我不是很清楚,只能大概的说一下可能存在的阴谋。也许是想在国际上诬陷一把中国,让中国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不管国家是否承认我们,这都是一个黑锅,中国一定要背的。”“然后根据这个,再次提出中国威胁论,因为我们的尸体就是证明,渗透,然后再把前面我们做过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说我们搞恐怖活动,这样就把中国推到了一个无路可退的地步。”“然后嘛,无论中国承认与否,m国等国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通过那个傀儡联合国对中国进行所谓的制裁,让中国在国际上的信誉下降,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我能想到的就这些了。”穆杨边走边说。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天方夜谭,我国不可能让他们这么轻易地就浑水摸鱼的,我们就算死了,国家到时候来个人死不认账,谁也没辙不是?”陈阳不太懂这个,他是个军人不是政客。

“不认账没关系,反正污水是泼给你了,是不是你,你身上都有臭味儿了。就算有些国家不相信,但是中国在国际上的朋友有几个呢?”

“就算有,也是那些地球仪上芝麻绿豆大小的国家。少了中国,他们就没办法过日子了,所以才会支持中国。真闹起来,他们最多就是个摇旗儿呐喊的龙套。说什么国际友人那是给老百姓看得玩意儿,我们是干什么的?如果我们军人也相信所谓的国际友人,那天下早就不打仗了。”穆杨撇撇嘴说道

“政治这东西我不懂,我只是知道执行命令就好了,这些事儿让上面头疼去吧,我管不着。”陈阳只觉得自己头大如斗,他现在才知道当个间谍真不容易,啥都要知道什么都要懂,看来俄罗斯的老大小普同志以前在克格勃不是白混了那么多年啊。

“不懂最好,军人玩这一套几乎都玩不好。你看看那些动不动就搞政变的国家,都是军队政变。上台没两天就又换人了,不换人的也管不好国家。”

“所以嘛,我国的军不从政还是很正确的决定,当然,党指挥枪绝对没错。没有枪,只有党,什么党都玩儿完。”穆杨哈哈大笑的说道。

“我觉得你有点儿反·党反·政府。”陈阳担忧的看着穆杨说道。

他知道穆杨这张破嘴超级能得罪人,很多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难听,可他说的大部分都是实话。

“去你的,别给我扣帽子,我这是忧国忧民。”穆杨笑道。

“我看你是杞人忧天,真想搞,等你当了国家领导人再说吧。”陈阳耸耸肩。

“得了吧,没那命,就算真当了,我还是和现在的领导一样,可能还没他们做得好呢。我也就是老老实实干我的活儿,老了找个地方一缩,美滋滋的过完下半辈子,就这点儿念想了。”穆杨哈哈一乐。

“天知道这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如果按你说的,你现在也可以做到了,那你干嘛还要继续冒险呢?”陈阳不同意穆杨的说道。

“我没多少钱。”穆杨摊摊手回答:“所以我要多挣点钱才行,不然怎么养老呢?”

“是啊是啊,你还没钱,十万美元丢出去眼睛都不眨的。”陈阳讥讽道。

“我告诉你个小秘密。”穆杨压低了声音凑到陈阳耳边:“那不是我的钱,那是国家的钱。”

“什么?”陈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国家的钱是让你这么挥霍的吗?”陈阳气愤的质问穆杨。

“我银行账户里面的钱凭什么不能挥霍?”穆杨也很气愤的回答。

“可那是国家的,你这是贪污公款。”陈阳很恼火,因为那些公款自己也花了,还是不知不觉被穆杨拖下水的,太冤枉了。

“谁贪污公款了?明明是存在我账户里的,在我账户里面的就是我的。要不然没事儿把一个国家的钱放在我的账户里面干嘛?”穆杨也生气的回答。“你偷国库?”陈阳更震惊了,这罪名可不小啊。“我偷m国国库怎么了?我花m国的钱又怎么了?我贪污m国的钱做错了吗?莫名其妙。”穆杨生气的快步超过陈阳先前走去。“啊?不是我国的?”陈阳傻眼了,合着说了半天不是中国的钱,是m国的,好大的误会啊。

于是陈阳赶紧追过去:“喂,我错了还不行吗?”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陈阳就看到穆杨晃了两晃,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再动弹。“班长!”陈阳不由得一惊,原以为在到达目标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了,毕竟佣兵们都死亡了,那个领队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到黑水分部的,但是眼前这种事情完全不是预想的那么回事儿。陈阳看到穆杨被击倒,顿时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也没有想的就冲了上去要把穆杨拉回来看伤势。但是他刚刚冲到穆杨身边,又一声枪响,陈阳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