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03章 生死追杀(八)

第四百零四章 生死追杀(八)

陈阳晃了晃头,头很疼,似乎被大象从脑袋上踩过去一般的疼,还有点儿发胀的感觉。

周围很黑,陈阳想揉揉额头,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拷在背后不能动弹,而且,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

“有人吗?”陈阳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慌不忙的喊了起来。

“啪!”一道强烈的白色灯光照在了陈阳的脸上,很刺眼,陈阳不由得扭过头避开这倒刺眼的灯光。“不愧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军人,对于麻醉剂的抵抗能力也很强,我想你已经明白你在哪里了。说吧,说些我们感兴趣的事情,不要隐瞒,你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最好什么也不要隐瞒。”灯光后面有人说道,陈阳努力地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到一个黑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一点,私自囚禁他人自由是违法行为。如果你们是警察,那么我要求见律师,如果不是,那么请你们表明身份。”陈阳跟着穆杨这么久了,M国的法律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儿。穆杨曾经说过,在M国如果被警察抓了,什么话也别说,就是要求见律师。律师没有到来之前,任何话都不要说。M国是一个**律的地方,没有见到律师之前,你不说话就是你的权利。

“笑话,你以为你在警察局吗?这里不是警察局,明白了吗?”黑影笑道。

“那你们有什么企图?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子弟,绑架我你们没有任何好处。”陈阳知道自己在哪了,要是没错的话,很可能在黑水分部。

不过陈阳打算装糊涂,想从陈阳嘴里抠出点什么那是没可能的事情,再说也没什么值得黑水佣兵公司注意的东西,也真的没什么可给他们的。

“看来他似乎还没清醒过来,给他清醒一下。”黑影也不生气,语气很淡的说道。

“嘭!”

陈阳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就把他砸翻在地,然后一双大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给拎起来,然后把他按坐在一把椅子上。

“咳咳!呸!”陈阳晃了晃嗡嗡作响的头,然后朝旁边吐出一口血水,满不在乎的看着灯光后面的黑影笑道:“见不得人的家伙,你以为仅仅依靠殴打就能得到什么吗?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打死了也是白费力气吧?”

“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我想你应该知道强烈的灯光照射可以让人失去正确的判断能力,不过现在看起来这方法对你是无效的。”灯光变得正常,光线也不完全照向陈阳了而是照向桌面,灯光后面的黑影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好了,我想你已经很清醒了,那么让我们友好的谈一谈。我现在给你放松一点儿,你最好不要耍花样,相信你一个人无法和这么多人作对,不是吗?”桌子后面的老外点着了一根烟,然后示意陈阳身后的人解开陈阳的手铐,把他的一只手拷在背后,另一只手松开。

“要烟吗?”老外把桌上的香烟盒子和火机推给陈阳。陈阳也不客气,直接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然后用火机点燃,把烟盒和火机推了回去,深深的抽了一口之后面带微笑的看着对方也不说话。“恩,好吧,我们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麦克,FBI的高级探员,负责藤田刚一郎的那个案子,我想你知道他是谁对吗?”麦克喷出一口烟笑道。

“很抱歉,我并不认识藤田刚一郎是谁。”陈阳笑着回答。

“也许你是对的,毕竟一个杀手不用知道要杀的目标叫什么名字,但是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掉他,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麦克不急不恼的说道。

“麦克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我们对你们的看法差不多。对于长相来说我几乎无法分辨出你和别的白人有什么区别,也许身高上可能存在一些差异。”

“当然,还有他也一样,我更无法分得出黑人的相貌,对于我来说你们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帅。”陈阳扭头看了看刚才打了自己一拳的黑人大汉笑了一下说道。

黑人似乎很受用这句话,咧开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的让人妒忌的牙齿。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分辨不出东方人的样子是吗?”麦克笑着问道。

“事实上我接触的外国人里面很少能分辨出我们东方人的相貌特征的,所以我认为你抓错了人。”陈阳把烟头按进桌子上的烟灰缸,然后靠在椅背上笑道。

“好吧,那么你和这个人在一起干什么呢?”麦克既不否认也不肯定的绕开话题,从桌子上的档案袋里面抽出一叠资料,然后把一叠相片递给陈阳。“哦?你说李强?他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我们出来打猎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陈阳看了一眼穆杨的相片之后就很无所谓的说道。“打猎带着AK103和AW/L96A1狙击步枪?你们打算在M国打大象吗?”麦克嘲笑的说道,后面的佣兵们也哄笑起来。“7。62口径的子弹用来打大象?我想你可能没搞清楚大象的皮有多厚。”陈阳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说我们是想打狗熊,你信吗?”“我不信,就算在M国,也不允许民众持有军用枪支的,你们带的都是军用制式武器。”麦克收起笑容很认真的说道。“很遗憾,那样的话最多只能告我们非法持有枪械罪。”陈阳笑着回答了麦克的话。“小子,你最好搞清楚你在什么地方,这里可不是洛杉矶警察局。FBI做事和那些废物警察可完全不同,我不想费力的从你嘴里掏出什么。”“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的处境,然后乖乖的把事情告诉我们,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懂吗?”麦克收起笑容,把脸伸过去看着陈阳的眼睛慢慢的说道。“当时你们也这样威胁藤田刚一郎那个家伙吗?但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奏效呀,尊敬的FBI先生。”陈阳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再装下去也没有什么必要。问题是陈阳想知道FBI掌握了多少东西。

“你在挑战我的耐心,小子,很遗憾,你的激将法对我一点效果都没有,如果你不老实,吃苦的只可能是你而不是我。”麦克坐了回去点上一根烟笑道,然后又把烟盒推给陈阳:“要再来一支吗?”

“为什么不呢?”陈阳毫不在意的笑道。

然后,他伸手拿过来烟盒和火机,点了一支放进嘴里笑道:“既然我们都想知道点东西,为什么大家不诚恳一点呢?你想要完成任务,我想要离开,大家各取所需的话,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你怎么认为呢?”

“早这样说的话,我们何必动用武力?那是野蛮人的行为,不是吗?好吧,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回到日本。”

“哦,不对,你是中国人,我帮你回到中国如何?保证不会有任何让他们怀疑你的证据。”麦克一拍手,笑看着陈阳说道。“我想我必须知道你已经知道了多少,否则的话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我喜欢效率一点而不是讨价还价没完没了。”陈阳喷出一口烟笑道。“好吧,为了表示诚意,我先说一下我们掌握的情报。”麦克想了一下说道:“藤田刚一郎这个人应该是日本潜伏在你们国家军队内部的高级间谍。这一次他逃入M国就是为了寻求保护,同时他带来了两份情报,一份是你们国家的潜艇部队的布防图,另一份是你们国家最新研制的潜艇内部结构图,我想你知道这些吧?”

“现在我们的问题就是,这些情报的真实程度有多少?这样的情报对于一个国家很重要,我不是很相信他能够偷出这些情报。”

“情报你们还没有得到吗?”陈阳装作很奇怪的样子问道。

“我们已经得到了,从你的好朋友李强手里花了五百亿美元买到的,但是潜艇结构图并没有得到。”

“对了,他已经招供了,我们现在想核实一下这份情报的真伪。你和他一起来的,还是中**人,而且应该是特种部队的成员之一,所以这些情报你很有权威性,我们想知道这份情报是否可靠。”麦克说道。

“潜艇结构图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我接到的命令就是阻止藤田刚一郎把情报泄露给你们,必要的时候将他击杀。”

“至于那份潜艇布防图,我也从李强嘴里听说了。据说是真的,不过他是双面间谍,他可没说过这份布防图卖给你们了,不然的话我会当时就把他干掉。”陈阳皱了皱眉头,他不相信麦克的话,因为穆杨卖这么大的情报这事儿他可没说过。

“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说的,我想他已经告诉你什么是双面间谍了,不是吗?”麦克笑道。

“是的,他说他卖出的情报都是经过两个国家允许的,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份情报属于国家允许的范围之内。”陈阳回答。

“你要知道双面间谍不可能只出售国家允许的情报,有一些情报也是国家不允许的。但是间谍也要想办法弄到手,不然他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懂了吗?”

“好了,关于间谍的问题我们就谈到这里,毕竟那和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关系。看来你也不知道你们国家在我们这里的情报网络了,是吗?”麦克问道。

“如你所说,麦克先生,我是一名军人,不是间谍,我们的情报网络在你们国家有多少这个并不是我所知道的范围之内,所以很遗憾,我无能为力。”陈阳很认真的回答。

“那么,你知道你们使用的武器来源吗?”麦克想了想,提出了别的问题,他也明白军人和间谍之间的差异,所以也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了。

“每次购买武器都是李强去的,我并不知道,我也不感兴趣,毕竟我只来这里一次,没有打算在这里开一家军火店。顺带问一句,他现在怎么样了?”陈阳问道。

“谢谢你的配合,恩,我该怎么称呼你呢?”麦克站起身走向房门的时候又回头问道。

“你可以喊我徐峰,代号火狐,还有什么问题吗?”陈阳看起来想都不想的回答。

“没什么问题了,徐峰先生,不过你可能要在这里委屈几天,我们证实了你的话之后就会为你购买回到中国的机票,然后你就自由了。”麦克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你,麦克先生,请给我一瓶水可以吗?如果有些吃的更好。”陈阳点了点头说道。“没有问题,这盒香烟也属于你了。”麦克掏出香烟和火机放在桌子上,对着陈阳笑了一下就走出了房门。“他在说谎。”关上房门,麦克对旁边的黑人说道:“但是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在说谎,所以他要求只要不过分,都满足。有了证据之后我们再来审问,这段时间禁止他见任何人,除了我之外。”黑人点了点头,然后麦克拿着档案袋走向另一个房间,那里面关押着穆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