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13章 绝对逆转(八)

第四百一十四章 绝对逆转(八)

“我是1F112号,目标所在区域有很多武装分子,他们还配备有直升机,不过看起来是救援用的。”“哦,等一下,直升机上面似乎有外挂架?噢,上帝,他们发射了RPG!”“请求支援!请求支援!”“1F112号直升机被击落了,地面人员请立刻赶往1-25-365地点进行救援。”

“这里是第一步兵师,我们正在赶往目标地点。噢,该死!这就是你们说的救援直升机?他打掉了我们的坦克,全体散开。”

“我们是游骑兵空骑团,目标有三架经过改装的‘雌鹿’中型武装直升机,地面炮火比较密集,所有人员见机行事。”麦克拿着通话器很郁闷的听着耳机里面传来的枪炮声和士兵们惊恐地叫喊,感觉这简直就是好莱坞大片里面的越南战场。他很想让部队停止前进和进攻,也许他出面谈一谈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但是这不可能,因为他只是FBI的高级探员,而现在这项任务已经被军队接手了,FBI不能掌控军队。

黑鹰直升机呼啸着掠过树林,几架涂着鲜明红十字的雌鹿巨大的身躯在空中是那样的明显。

论火力,雌鹿明显的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但是论灵巧,黑鹰则占据上风。不过雌鹿比黑影耐打,改装后又加强了装甲的护卫程度。

黑鹰的机炮口径太小,打在雌鹿身上只是溅起一溜溜的火星,而雌鹿的机炮却能轻易地撕裂黑鹰的护甲。

然而,黑影的数量是几十架,雌鹿的数量却不到十架,所以一大群黑鹰和小鸟围着巨大的雌鹿转悠,颇有点儿一群麻雀围攻几只鸽子的架势。

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双方接火时间刚刚不到十分钟,黑鹰直升机已经被敲下来四五架了,而雌鹿这边有两架冒烟,一架完好无损,一架迫降,总体上来说,黑鹰占据优势。地面上双方尚未谋面,但是第一步兵师的轻型装甲车已经进行了火力覆盖射击,黑水分部的大楼已经是千疮百孔浓烟滚滚了。到现在为止,M**方暂时占据上风,士兵们跟在装甲车后面倚仗装甲车作掩护,慢慢的向前推进。佣兵这边似乎除了空中的直升机起飞做了回应之外,地面一直保持着平静的状态,没有人走动,没有人还击,除了树林里面时不时的飞起几枚毒刺导弹,当M军士兵蜂拥而至的时候却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雌鹿似乎是有意的拖延时间,和黑鹰之间的战斗打得很保守,多以躲避为主,似乎他们向着西方不断的移动着。

雌鹿边打边向西方移动,黑鹰和小鸟自然也是一路追过去,直升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远了。当直升机们都远去,这一片树林又恢复了平静,除了风声和楼房燃烧发出的劈啪声之外,就只有被引燃的爆炸物时不时爆炸发出的巨响了。每一声巨响都会让躲在装甲车后面的M军士兵们紧张的弯下腰抱住头,更有甚者直接卧倒在地面上的。经过了二十分钟的谨慎前进,M军到达了黑水分部大楼前面的广场上。装甲车成半圆状将大楼包围,形成钢铁防护墙,M军士兵们纷纷从空隙间探出枪管,指挥官用潜望镜仔细的观察着大楼内部的情况,到现在为止,佣兵们一直没有进行过抵抗,指挥官可不认为他们就这样被消灭了。

“1号小队没有发现目标。”

“2号小队没有发现目标。”

“3号小队……”“4号……”随着一声声的报告,M军战斗指挥官很疑惑的再次拿起潜望镜四处观察。这太不正常了,没有人反击,也没有任何的呻吟声,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佣兵们似乎就这样消失了?

这让战斗指挥官觉得自己似乎攒足了力气,狠狠的一拳砸在了一堆稀泥里面,郁闷的差点吐血。

如果说佣兵们已经撤离,那么,那些雌鹿直升机又怎么说?

要飞的话,他们第一个飞远,重要人物理所应当的应该乘坐最快的交通工具离开才对,难道他们还有别的更快的交通工具?

如果他们没有撤离,难道黑水公司的大楼下面还有地下室吗?

就算有,这会儿怎么也要反击一下吧?下面就是大量的人员进入到建筑物里面进行搜索,难道佣兵们很喜欢被包围了之后再反击?这没有道理!

难道是……战斗指挥官忽然想起一个可能,但是随即摇了摇头觉得这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佣兵几百人,没有重型车辆,想要包围有装甲车的步兵一师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又不是几十个人,这是几千人!而且,空中还有空骑团在……空骑团去哪儿了?

空中火力掩护去哪儿了?

战斗指挥官疑惑的抬起头,刚才还有轰鸣声,这会儿都听不到了。

和战斗指挥官一样,所有的士兵都疑惑的抬起头,刚才天上打得挺热闹,炙热的弹壳雨点般的落下,不少士兵都一边抖着衣服跳脚一边大骂天上的乌鸦们不知道照顾一下地面上的兄弟。

但是这会儿,士兵们都开始想念这些天上乱飞的家伙们了,没别的原因,他们不在天上飞着,地面上的士兵心里没底儿,万一遇到强大的火力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回答,战斗指挥官看来没有参加过战争,要不然他也不会傻乎乎的站在装甲车边上,还一个劲儿的用潜望镜看来看去,而且,这个笨蛋的头盔上居然画着自己的军衔——上尉!

这么明显的目标无疑是狙击手最喜欢的目标了,所以,一声枪响之后,这位刚才还在迷惑不解的战斗指挥官很利索的脑袋一歪,撞在装甲车的车身上。然后倚着装甲车慢慢的滑了下来,红白相间的脑浆溅了装甲车和身边士兵身上到处都是。

“狙击手!”随着一声大喊,所有士兵唰的全部卧倒在地,枪口指东指西,反正就是不知道指向哪儿合适了。

“砰!”又一声枪响,一个右臂上画着三道向下标志的上士浑身一颤,胳膊软绵绵的落在了地面上。

“右边三点钟方向!”人群里有人大喊了一声,所有人立刻把枪口对着喊声指示位置扣动扳机。

顿时,地面上尘土飞扬,枪声大作,刚才指示的位置的树林被打得枝叶乱飞,细一点的树干直接被各种火力拦腰截断。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一名中士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树林之后单腿跪起持枪大喊。

枪声渐渐的稀疏下来,趴在地面上的士兵纷纷抬起头,紧张的看着那片已经被打秃了的树林,生怕里面再冒出一声枪响。

“你们两个,过去看一下!”中士随便指了两个人,让他们进入到树林里面检查刚才的战果。

被点名的两名士兵磨磨蹭蹭的爬了起来,猫着腰两步一回头的慢慢挪向树林,眼神中带着委屈和不甘,似乎在抱怨那个中士为什么要让自己去送死。

不过他们很幸运,两分钟后,这两个既倒霉又幸运的家伙安然无恙的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并挥手表示树林里没有人。不但没有人,连子弹壳也没有。

也许有,不过,现在应该是没办法迅速找到了,因为就算有,要找的话,大家也必须翻开这么一大片的被自己打落的枝叶去慢慢仔细搜寻。

四周又安静了下来,士兵们慢慢的站起身,左顾右盼,那个狙击手跑了,天知道下一发子弹会找谁,还是躲在装甲车后面安全一点。于是,士兵们迅速而自发的穿过装甲车的间隙,躲在了装甲车面向大楼的那一侧,然后警惕的把枪口对着外面的树林。“该死,是SVD,这种创伤我在伊拉克见过。他们一定藏在树林里,我看我们还是呼叫空军过来把这片树林炸了算了。”一个下士检查了一下上尉和中士的伤口之后说道。

“这可不是在伊拉克,伙计,在我们本土进行轰炸?”另一名下士说道。

“我敢保证那个狙击手还在树林里面转悠,等着我们的长官伸出脑袋,然后给他一枪。长官死光了就轮到我们这些士官了,对付狙击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大炮或者炸弹把他们埋了,否则就是我们等着被埋。”提议召唤空中支援的下士说道。“这件事儿我们要和中尉谈谈才行。”另一名下士跑到一辆装甲车前,敲了敲装甲车。“天哪,RPG!”这名下士还没有向车内的中尉报告自己的想法,就听到有人大喊,他随即趴在了地上。

随着一声巨响,炙热的铁流夹杂着装甲车的碎片让这名趴在装甲车旁边的下士变成了一个火人。

三四枚火箭弹从被打得千疮百孔的黑水分部大楼的角落飞了出来,准确的命中了这辆装甲车,然后,这辆装甲车就被打成了一团燃烧着的废铁,当然,里面的人也全完了。

“散开!离装甲车远点儿!”有人喊道。

士兵们立刻跑的离装甲车远远地,但是随后他们就傻愣在原地趴下了。因为离开了装甲车的掩护,他们在这个空旷的广场上没有任何掩护。

如果靠装甲车太近,又面临火箭弹袭击装甲车的危险,士兵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好原地卧倒,尽量的减小自己的目标。

不过就算原地卧倒,白擦擦的混凝土广场上,这么几千号人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吧。估计丢颗炸弹下来,怎么着也要死上八个十个的。问题就在于,似乎他们都没想到这个。但是,死神并没有这样做,士兵们趴了一会儿发现周围依然一片寂静,偌大的空间只有风声。似乎刚才那些RPG不是从大楼里面射出来的一样。一些士兵大胆的半跪起来,端着枪瞄着大楼,然后慢慢的站起来,猫着腰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向大楼靠近。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着做,虽然说大楼还在燃烧,虽然说大楼里面也很危险,但是最少要比暴露在外面安全得多。所以,士兵们你看我我看你的,大着胆子开始向大楼前进,最少大楼里面还有可以隐蔽自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