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14章 绝对逆转(九)

第四百一十五章 绝对逆转(九)

“安全!”第一个冲进大楼的士兵在走廊的拐角处伸出一个小镜子观察了一下之后对着身后挥了挥手。

“安全!”第二名士兵拐过拐角,一脚踹开拐角边上的房门扫射了一梭子之后退出门外,同样用小镜子观察了一下室内然后报告。

“安全!”

“安全!”

“第一小队报告,大楼一层安全!”小队长对着步话机报告。

“第二小队开始搜查二楼,第三小队接管一楼,第一小队开始搜查是否有地下设施,其他人员警戒。”接替上尉的战斗指挥官的声音传来,暂时不知道是在哪一辆装甲车里面。

阳光暖洋洋的照射在还在冒着浓烟的大楼上面,破碎的玻璃反射出斑斑点点的白光,藏在装甲车里面的战斗指挥官看到这样的情景皱了皱眉头。

这么多的反光,很难确定哪些是瞄准镜的反光,如果大楼里面藏有狙击手的话,恐怕这会儿谁都难以逃过他们的狙杀。

“呼叫空骑兵,把他们喊回来。”指挥官想了想,觉得还是有直升机在的情况下安心一点儿。

“勇士呼叫公爵,勇士呼叫公爵。”

“公爵阵亡了,我是火鸟,勇士有什么事?”

“勇士希望你们回来进行空中掩护支援。”

“恐怕不行,我们这里很热闹。”

“只有几只火鸡,我们这边可是一大群人呢。”

“别提这该死的火鸡,它把公爵打下来了,噢,该死,等会儿再说,我被一只火鸡盯上了。”

“听起来他们也遇到了麻烦。”话务兵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

“该死,事情有点儿不大对劲儿。”指挥官想了一下有点烦躁的说道。

事情的确不对劲儿,从一开始就不对了。

佣兵们的战斗方式很反常,有没有逃走不知道,但是留下了仅有的几架改装过的雌鹿中型武装直升机。

按说他们应该有地面车辆的,但是地面车辆并没有见到,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车辆应该有痕迹的,但是现在都没有看到这些痕迹在哪。

也许是周围都是混凝土浇筑的原因,这些车辆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周围呢?

周围是树林和山路,不可能一点痕迹也不留下。但问题就在这里,没有任何痕迹表明这些佣兵乘坐车辆离开了这里。

现在有两种可能!

第一,这些佣兵藏在了地下工事里面。不过那样的话,没办法解释这些车辆去了哪里,因为大楼已经被轰的千疮百孔了,如果他们躲在地下工事,恐怕他们这下没办法出来了,按理说佣兵不该这么傻。

第二,这些佣兵都离开了,留下了一部分人殿后,拖延时间。但是,他们怎么离开的?

走路吗?因为没有车辆的痕迹,如果能找到车辆的痕迹的话,似乎一切都容易了许多。

作战指挥官百思不得其解,一切反常得过头。当然反常得过头!要是这次行动是那些佣兵们指挥的,可能就是M国人想的那样,要么乒乒乓乓的热热闹闹的打一仗,要么就是快速的撤离这里,一路打着一路走。可问题就在于这次行动不完全是佣兵指挥,里面夹了几个不是佣兵的指挥,那么,行动方案就变得很古怪了。提出想法的人是穆杨,是他想出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办法,他不是要逃走,他打算把前来攻打的M军击退或者整个吃掉。策划战斗方案的是陈阳,他制订的战斗计划和兵力分布。三大特种部队的队长是执行人,配合这次行动的还有他们以前的老部下们,目的就是打疼M国政府,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软柿子那么容易捏的。打疼了再谈判,这是穆杨提出来的,据他本人说,这句话的专利权在中国历史上是某位知名伟人说的。伟人的话一般都是正确的,极少有不正确的,所以,伟人带领下的中国很牛叉,M国都不怎么敢招惹当时的中国,所以,恩,穆杨觉得现在也是这样,打疼了再说,反正M国死不起人,俄罗斯和中国的是没一个怕死的。

所以,最玩儿命也是飞机驾驶技术最好以及多次参加各种战争的飞行老手主动请缨,开着雌鹿和号称最有名的空骑团干一仗。

雌鹿上不光有空战好手,还有狙击手和神射手,本身雌鹿就皮糙肉厚火力强悍了,再加上一群不要命且枪法奇准的俄罗斯疯子,空骑团有什么下场,穆杨随便想想也知道什么后果了。其他地面人员呢?这点儿上M军的战斗指挥官倒是没猜错多少,全部转入地下工事了,只留了部分狙击手分散躲藏在周围的树林里面和大楼最坚固的位置。

车辆?哦,这不是什么问题,佣兵们经营了这么久的黑水分部,怎么可能没有一些隐藏的设施呢?大楼的大门又高又大,别说进去一辆悍马了,开着坦克进去都没问题。这是穆杨看了黑水分部的详细情报之后做出的决定,他认为仅仅依靠黑水分部的地下工事,M军不动用导弹什么玩意的情况下,想要对黑水公司分部进行快速而又猛烈的突袭是完全不可能的。而陈阳和特种队长们的意思也是如果M军想要和他们打阵地战,那么,M军几乎没有什么胜算可言。除非M军用人填,不过这不可能,历史上M军从来舍不得死人。无论什么战场都是如此,除了二战的时候,那是人家要占领他了,他被打急眼了才拼了命填人。

而现在,对付几百人用导弹或者用人命填,总统不想干了吧!

本土作战出动大量军队就已经很离谱了,再动用导弹?

“战争的起源来自政客的欲念,所有的战争都是政客挑起的,没有利益的战争没有人愿意打。”

“和我们的战争,没有什么利益可言。加强警备可能是唯一的借口,他们只是需要一份很大数额的订单而已。既然他们想要,我们就给他们这份订单,当然,打疼他们之后再谈效果更好一点。”穆杨如是说。

“不打直接谈呢?”徐峰不解。“他们得不到那么大的订单,国会也不会给他们那么多钱。其实我们这样做是在帮助那些政客,所以,我们要打的狠一点,打疼他们。这样,我们未来谈判的时候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而那些政客也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那样我们就很容易谈成了,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穆杨笑道。“我怎么都觉得你这是为了M国的政客做事呢?说来说去我们最多得到离开M国的通行证,而那些政客却得到了真金白银?为了这些,我们要死掉那么多人?”徐峰觉得穆杨的主意实在是坏得很。

“那好,我问你,你现在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很安全的离开吗?”穆杨不想解释了,反问道。

“呃……没有。”徐峰想了想。

“既然你没有什么好办法,那么,我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明白?”穆杨很恼火的敲了一下徐峰的头说道。

“你打我?”徐峰眼睛一瞪。

“打你怎么了?什么时候了还在琢磨乱七八糟的东西。”穆杨眼睛也一瞪。

“你!”徐峰还想说什么,但是发觉穆杨凌厉的眼神里透着杀意,立刻明白了这不是争论的时候,只好闭上了嘴。

“记住一点儿,战场上,你是我的下级,如果再有类似事件,你知道按照军规如何处理。”穆杨低声的警告徐峰。

“是,副队。”徐峰老老实实的闭嘴服从。

战场上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无论上级是干什么的,只要是直属上级,下级无条件遵从命令。可以提出意见,但是是否采纳的权利在于上级主官。若是拒绝执行命令,上级有权当场处决下级。此规定适用于任何战场以及紧急状态之下。下级执行命令过程中可以自由发挥,但必须建立在完成上级指令的条件下,如果因为自由发挥导致命令无法执行,下级要负责,一般来说,责令自杀算是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