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19章 战斗战斗(五)

第四百二十章 战斗战斗(五)

位于阿拉斯加州北部西华德地区的翠西监狱是专门用于关押重刑犯的全M最高戒备的监狱,从名字上就可以知道,这座监狱都是关押的哪一类人,如果仅仅是贪污受贿小打小闹的话,想进这种监狱还不够资格。西华德的来历据说是因为阿拉斯加州。1854年,由于克里米亚战争俄国战败的原因,沙皇俄国内部掀起了革命浪潮。俄国担心自己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自己的殖民地阿拉斯加州被英国夺走,所以提议将阿拉斯加州卖给M国。毕竟当时M国和英国不对付,而且M国看起来比老牌强盗英国要友善一点。最后在1867年3月29日,M俄双方商定,以720万美元的价格将阿拉斯加州一百七十一万七千八百五十五平方公里的控制权卖给了M国,合计英亩才两美分。负责这项交易的是当时的M国国务卿威廉·西华德,当时所有的M国人都觉得M国花了720万美元买下这么大一片冰天雪地实在是一件愚蠢透顶的事情,并开玩笑的称此事件为:“西华德的蠢事”或者“西华德的冰箱”。对于社会各界的反应,西华德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被后人传颂至今的名言:“现在我把它买下来,也许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会因为买到这块地而得到好处。”事实上也是如此,阿拉斯加州有金矿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到了1897年,西部淘金热席卷了M国全境。

淘金热直到1900年为止,三年里面,232艘船向阿拉斯加州输送了超过一万八千名淘金者,现在大量的西部片就是在讲述当年的热潮。毫无疑问的,西华德所说的话,成为了现实。至今为止,阿拉斯加州依然是很重要的金矿和石油的来源之一。当然,当地的华人后裔和耐寒的俄罗斯人是建立起阿拉斯加经济的主要支柱。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件事儿不得不提,那就是,虽然这片土地以27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M国人,但是俄国人却没有收到一分钱。由于中间人,一名俄国人从中收取了贿赂,270万美元并没有交到俄国手中。M国也只是开了一张支票而已,而那名俄国人则离奇的被杀了。所以,整个交易等于说M国就开了一张支票,而且没有兑现,等于说一张废纸买到了阿拉斯加州。

不管怎么说,西华德所做出的决策是正确的,他说的话也足够让所有人记得他,一个拥有长远眼光的国务卿,所以,阿拉斯加州的西华德地区就以西华德命名,以此来纪念这位不是很出名的名人。

阿拉斯加州属于白令地区,一年里面从5月10日开始有三个月见不到月亮,11月18日之后的两个月都看不到太阳。至于说气候嘛,全年温度平均在0-15度左右,看不到太阳的几个月里面,气温可以达到零下十五度,而看不到月亮的时候,气温可以达到26度以上。是的,这种温度对于生活在亚洲的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当时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亚热带的M国人来说,这可不算什么好地方。

所以,最高戒备的重刑犯监狱就建立在阿拉斯加州,因为这里条件恶劣,重刑犯应该到这里吃点苦头。当然,这说的是以前的事儿了,现在阿拉斯加州的环境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自然是好了许多,但是和其他的几个州比起来,这里依然是最不好的地方,所以呢,监狱也就没换地方。现在的阿拉斯加州是重要军事基地,经济发展贸易区等等。同时,这里也是重要的机场转场的地方,从阿拉斯加转飞M国东部地区要比从别的地方直飞东部近得多。而且这里也有很多大型的港口,每年这里的海运贸易吞吐量也不是一个小数。如果这里乱起来的话,那么,M国的经济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如果乱的够大,也许会波及到华盛顿州,那么,M国引以自豪的科技工业将会受到很大影响。没错,穆杨的打算就是这样,让阿拉斯加乱起来,这样他就可以趁乱离开M国。这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好办法,无论是中方还是M方,都认为这种办法比较合适。中方认为这样趁乱离开,一方面可以扰乱M国的经济,也可以让M方知道中国的战斗力并不差,不要有事没事就挑衅中国,惹毛了大家一拍两散都没好日子过。M方则认为穆杨的提议很好,这给了中方一个假象,穆杨可以完全洗清自己是间谍的罪名。CIA方面已经知道了,穆杨身份已经被FBI暴露了,如果他能够借此带着两个中**方看似很重要的人回去,不用别人,那两个人就可以洗白穆杨了。穆杨这次回去的话,估计中**方会给他立功,那么,穆杨也许就会因此更进入更高级别的单位。短时间看,穆杨可能会给M国带来一定的经济损失甚至是民意上的损失,但是长远的看,一个高级间谍的存在带来的效益可以弥补,不,可以得到远远超过现在损失的收益。这,就是CIA配合穆杨的理由。

这,也是一个让两边都觉得合适的理由。双方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教训了对方,而实际的得益人,却是执行者。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两国情报部门都被一个共同的情报员牵着鼻子走,这是非常少见的状况。只是,M国方面只是收到了穆杨传递的情报,说是借用一下军用机场,借一架B52轰炸机,然后M**方做个样子,半路上把飞机打下来,然后让中国水面船只在公海将他们救起来,这事儿就这么完成了。穆杨只字未提说要打算轰了翠西监狱的事儿,估计他要是说了,CIA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让他这么做的。

但是,中方却知道穆杨的计划,穆杨对中方毫无保留。中方赞同穆杨的计划,而且要求他如果有可能,将关押在翠西监狱的某些人救出来,此任务属于附加任务,可完成也可以不完成,前提以穆杨等人的安全为首要,如果威胁到穆杨等人的安全,附加任务可以不做。

不过穆杨的答复倒是让中方哭笑不得,这家伙居然一口接下了任务,条件是,给钱。问他要那么多钱干嘛,他居然回答说地皮太贵,准备退休,所以想买房子。中方被他搞得哭笑不得,说回来再说,穆杨也就嘻嘻哈哈的关闭了通讯。

雅科夫等人倒是挺羡慕穆杨的,这家伙天生对上级没感觉一样,何时都敢开玩笑。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这家伙愣是敢提出退休二字出来。

干情报员的,有几个这么大胆儿不到年龄就要求退休的不说,还明目张胆要钱买房子。要换成在俄罗斯,这号的直接让他人间蒸发,滚蛋的机会都没有,还买房?买块墓碑吧,墓地都没有。“看什么?有什么不满的?这就是实力,知道了吧?”穆杨合上电脑,一副骄傲的模样对着众人笑道,结果,众人统一给他比了一根中指。车队行进在前往翠西监狱的道路上,一路上很安静,除了时不时的迎面开过几辆警车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就在那座用城堡改成的监狱已经遥遥在望的时候,M军还在研究那些黑水分部的佣兵们到底去哪了,相片太多了,而且找不到车队从那个出口出来的相片。按照时间估算的话,照出来的的相片却显示那里没有任何异常。要知道车队出来,那可不是一两分钟的事情。而为了核实是否还有别的通道,M军都快把那里给拆掉了,答案是没有别的通道,这个唯一的通道应该是作为紧急备用的撤离通道留下的。当M军和FBI绞尽脑汁的思索这批佣兵去了哪儿的时候,佣兵们已经在距离翠西监狱五百多米的树林里停下了车,开始安营扎寨了。

监狱周围有三百米的完全空旷的地带,这是必须的,省的犯人越狱的时候直接一头扎进树林子,跑三百米的时间足够哨岗把他击毙了。

翠西监狱由中世纪的一座古堡改建而成,这座哥特式的圆形城堡占地面积约有五平方公里,拥有十二个尖塔作为望塔环绕四周,现在这十二个尖塔已经拆去了顶尖,改为四面都是玻璃窗的哨塔了。

每个哨塔里面二十四小时有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值班,哨塔与哨塔之间的通道是相互连通的。如果发生状况,警卫们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赶上围墙,圆形的城堡赋予了警卫们良好的三百六十度视角,任何人想从城堡越狱,都会暴露在警卫们的视觉之中。

平时警卫们住在城堡上层的四个房间里面,据说这是公爵的四个孩子住的房间。犯人们则关押在由地牢改建而成的地下监狱里面,平时放风的时候才能到地面上来。

当然,城堡内部已经被修改成为一个圆形的场地,场地上有篮球场,器械场,甚至还有足球和橄榄球场地。

当然,这些场地外面有一道高高的铁丝网拦着。这些铁丝网的外围和另外一道铁丝网形成一个宽约三米的同心圆,这是守卫们在犯人放风的时候用来监视犯人走的通道。不过,有时候这些通道也用于别的事情,比如说,当众惩罚犯人的时候,

到了夜晚,二十四盏大功率的探照灯就会一半照向城堡内,一半照向城堡外,来回的巡视地面。

雪白的灯光可以让藏在草丛里的地鼠无处可藏,更不要说人了。而且,这座城堡只有一个入口,另一个入口处被牢牢的铁门锁死了,指纹电子锁,除了监狱长之外,谁也不可能将后面的那个大门开启。

城堡有三套供电系统,一套来自城市供电系统,一套来自备用线路,还有最后一套,监狱自己的风力发电机供电系统。

平时风力发电机的电量都储存起来,完全可以应付四天的断电,除非所有线路都被切断了,否则监狱最少可以保证四天内不会出现任何犯人跑出房间的事儿。城堡主体上方被修平,上面有直升机的停机坪,可以一次升降四架小鸟武装直升机。平时状态下,有一架法国产小羚羊停在上面,这是监狱自己的飞机。丝毫不用怀疑,这是绝对高度戒备的监狱。进入到这个监狱的犯人,基本上不打算再出狱了,M国几乎没有死刑,但是他会判你坐牢坐上个百八十年的。当然,被判坐牢几百年的也有,虽然不知道判了几百年和无期有什么区别,但是M国的法律就是如此,呆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