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35章 整治女兵

第四百三十五章 整治女兵

“还有谁不服?”雷同若无其事的扫了谭雨一眼,然后转过头对着所有瞠目结舌的女兵说道。

沉默!

没一个人敢出声说话,女兵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似乎生怕步入谭雨的后尘。

事实上,雷同这一招杀鸡儆猴来得够狠,就是这几分钟,那些女兵们完全被惊呆了。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心理上的极度刺激,让她们不知所措。

这一刻,没人会认为雷同刚说过的话是在开玩笑,那是真真切切存在,而且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雷同的手段有点血腥,有点暴力,但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杀一儆百,否则以后这个训练没法进行了。

女兵们唯唯诺诺的缩着脖子,雷同现在的样子简直太可怕了。他就是一个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魔,把一个活生生的女兵虐到要死,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微笑,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没有人不服了,是吧?”雷同淡淡的说道:“你呢?谭雨,服吗?”

“不……不服!”谭雨生性高傲,这也就造成了她比较倔强,宁死都不会认输。

“不服?”雷同眯着眼,一道凌厉的光芒闪过:“呵呵,交给你们了,打到服为止,不要留情,死了我们不需要负责任。”雷同说着,看了看远处的张海明他们。

“明白,猎豹!”张海明点了点头,然后第一个走过去,皇甫卓鸿,扎西,陆啸天三人紧跟其后。

只见几人慢悠悠的走过去,抓起瘫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谭雨。皇甫卓鸿和陆啸天架着她的两个胳膊,使她的身体能站起来。

然后就看张海明走到距离谭雨正前方约莫七八米的地方,蓦然,他腿部发力,以一种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向谭雨。

下一秒,张海明的右腿如弹簧一样猛然伸出,一个汇集了全身力量的冲刺飞踢,直接将谭雨踹飞十几米,谭雨的身体在水泥地上擦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

接下来,张海明就开始了残忍的殴打,虽然雷同说不要留手,但几个人还是适当的控制了力道,至少不会把人打死。

虐待就是在所有女兵的面前进行的,底下的那些女兵一个个愤怒不已,恨不得杀了雷同他们,但现实是她们不能这么做,也做不到。

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林涵溪站在人群中,看着雷同,张海明这几个曾经和她朝夕相处的几个人。

这真是他们吗?

林涵溪感觉很陌生,很害怕,她害怕原来的那个温文尔雅,什么事都不会发怒的雷同会永远回不来了。

“涵溪,他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孙妍噤若寒蝉的小声问道。

“是有点过分了,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林涵溪心乱如麻。

“好吧,看来接下来,我们真要过着比俘虏还要悲惨的生活了。”孙妍咽了一口口水:“唉,你看他们的样子,根本就是把人命视如草芥,人都快被打死了,他们眼神都不带波动一下。”

“是呀,他们是不在乎人命的,看惯了生死,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枪林弹雨中闯过来,又怎么会对这种小事,有所触动呢?”林涵溪感慨一声。

“咦,好奇怪,你怎么知道他们的事?”孙妍立马抓住林涵溪话中毛病,追根究底。

“啊,我猜得,他们肯定经历过战争。”林涵溪心神一突,暗道,自己和雷同的关系差点就露馅了,看来以后说话要多多注意了。

“哦?是吗?”孙妍显然不太相信林涵溪的解释,她总觉得这其中有蹊跷。不过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孙妍相信自己在以后和林涵溪的相处中,一定能从蛛丝马迹中抽丝剥茧找出真相。

“好了,谭雨,我再问你一遍,服了吗?”雷同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正在虐打的张海明他们停手。

呕!

谭雨又吐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她的眼神黯淡无神,精神萎靡,身体就像一根面条,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吐了一口血后,谭雨挣扎着抬起头,看着雷同说道:“报告,猎豹,我服了。”谭雨说完这句就像被抽空可灵魂,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精神力量。

“很好,中国有句古话,识时务者为俊杰,谭雨,从今天起,我希望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全新的谭雨,我相信你能行。”雷同似有深意的看着谭雨充满血丝的眼睛。

“是,猎豹!永不言败!”谭雨听了雷同鼓励的话语,顿时又如打了鸡血一般,来了精神。

“军医呢?”雷同朝广场边缘的那个急救车叫道:“把人抬走,用最快的速度治好。”

随后,几个医护兵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把谭雨抬上救护车。刚才,几个医务兵见谭雨受伤就想过来的,奈何没有命令,他们只能在心里干着急,现在得到了允许,他们一刻都不敢怠慢,生怕慢一秒,谭雨就会死掉。

说实话,当他们看到几个人虐打女兵谭雨,心里也是非常愤怒的,但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暗暗祈祷,不要出人命才好,什么叫心惊肉跳,他们今天算是明白了。

“好了,现在应该没有人质疑我们能力了吧?”雷同看着救护车拉着红绿灯离开后,才淡淡的对下面的一众女兵说道。

“没有了吗?”雷同等了半天不见一个人说话:“那很好,下面我来说一下关于训练的事宜。”

“告诉你们啊,在来之前,我已经看了你们的履历。”雷同撇了撇嘴:“嗯,都很厉害,很多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各种荣誉,还有什么跆拳道呀,柔道呀,泰拳什么的,多的我都数不过来了。”

雷同虽然说的很夸张,但他语气中却一点佩服的样子都没有,甚至隐隐还能听出一点嘲讽和不屑。

当然了,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下面的那些女兵肯定也能听得出来,可是她们不敢反驳呀,要不然谭雨就是最好的例子。大家谁都不是傻子,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丢人现眼的。“啧啧,我记得里面还有获得什么拳击冠军的,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有时间咱们练练啊。”雷同笑了笑:“不过来到了这里你们以前的那些荣誉都没有了,现在你们都是什么都没有的菜鸟,一切都归零了。”“在这里在训练场上,没有职务,没有军衔只有两种人,一个是教官,啊,也就是我们。另一个,就是菜鸟,当然,也就是你们。”雷同一边说,一边手指着对面的女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