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38章 负重长跑

第438章 负重长跑

不得不说,女兵们雄心勃勃的热情在雷同疯狂的训练中几乎消失了,她们一个个脸『色』发青,心里暗暗想,雷同说的不错,这还只是早『操』,正课时间的训练还不知是什么样呢。

一早上的训练让女兵们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她们腿上就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本应整齐的脚步声变成噼哩啪啦的『乱』响。

雷同精神抖擞的大声呵斥,但女兵们充耳不闻趁着还没加速的机会调整体力。

出了大院,一辆救护车悄悄的跟了上来,雷同和张海明他们几个教官占据着队伍的前后左右,巧妙的把女兵们围在中间。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观察到队伍里面的情况。

跑了没多久,雷同不知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陆啸天突然大声喊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别给你们的老部队丢人,跟上我的奖励五分!冲啊!”

当然了,在这同时,雷同嘴里也开始不停的大声催促着:“加快速度,快,快!”

林涵溪咬牙切齿的望着步履轻松的雷同嘀嘀咕咕的埋怨道:“好你们几个家伙,你们倒是养足了精神,我可是被折腾了一个早晨,快,快,我们可是女人呀。”

“他们这么折腾,就是牲口也坚持不下去。”这时,林涵溪身后的一个女兵不满的说道:“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不许说话,是不是觉得跑步的距离太短了。”雷同一声断喝,让她们立刻闭上了嘴,低头看着前面的女兵,随着脚步不停摆动的背囊咬牙向前跑。

出了训练场两公里,陆啸天脱离公路把队伍带上一条崎岖的小路。这条小路虽然不宽但路面还算平整,只是有不少半埋在路面上的石头不停的把累得抬不起腿来的女兵们绊倒。

队伍里扑嗵扑嗵的摔倒声不断,女兵们呲牙咧嘴的刚爬起来,张海明和皇甫卓鸿就急不可待的冲上去问道:“不行了吧,后面有车,上车去吧?”

摔倒的女兵用愤怒的目光告诉两人,她们不会屈服,并且时刻准备杀了他们,然后便迈着沉重的脚步踉踉跄跄的追上队伍。

很快,原本还算整齐的队伍,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窝蜂。跑五公里的时候尚能分出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女兵们还敢相互比试一番,现在全部老老实实的跟在陆啸天屁股后面不敢超前也不敢落后。

体力充沛的担心超过领跑的陆啸天后,他还会加速,后半场说不定会坚持不下来。体力不支的跑的昏头昏脑,双腿已经不受大脑的指挥机械的迈动着,那里还有力气跑到前面去。

雷同他们没有丝毫同情心,他们像赶牲口一样,不停的在队伍四周挥舞着手臂呼喊:“快,快!你们在老部队就是这样跑步的吗?”

林涵溪的状态在女兵中间算是不错的,她距离领跑的陆啸天不过有十几米的距离,如果强行分类的话,她可以算是第一梯队。

在这个梯队里,除了刘若楠和孙妍大多数女兵是她不认识的,此时陈琳已经远远的落在了后面。而同时张海明还不厌其烦的诱『惑』她们到救护车上去。

林涵溪脸『色』苍白冷汗淋漓,81式自动步枪也上了肩,她像一条被扔上岸的鱼拼命的张大嘴呼吸,却感觉像在真空里一样一丝空气也没有吸到肺里去。

坚持住,坚持住!

还有不远就到终点了!

她拼命的给自己打气,但是队伍从之前设定的终点一次次的跑过去却没有停下来。

林涵溪全身酸痛,双腿麻木的好像脱离了身体,每呼吸一次肺部都如同针扎一样的疼可是还要急促、拼命的呼吸,为疲劳的身体提供氧气消耗。

“天啊,当初我为什么要选择来这里,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是我错了吗?”林涵溪疲劳到极点、全身难受,她双眼『迷』离的看看仍在奔跑的女兵们,又给自己打气:“你不能停下,别人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再坚持一公里。”

林涵溪重新定下了目标,她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嘴里咬了咬,让麻木的手指恢复一些感觉,困难的扭开水壶盖子,把壶里的清水一股脑的洒在脸上。

通过折返点的时候,林涵溪迎面看见落在队伍后面的陈琳边跑边哭。

“陈琳,你怎么了?”林涵溪急切的问道。

“呜呜,我难受,我全身难受,他们还要赶我回去。”陈琳大喊着与林涵溪擦肩而过:“可我就是不回去,他们越赶我走,我越不走,我和他们拼了。”

林涵溪一愣,突然觉得泪流满面的陈琳比她要坚强,她回头看了一眼同样面如白纸却仍在坚持的刘若楠和孙妍,咬咬牙,暗想自己还能坚持一公里。

通过折返点后,数百名女兵拉成了一条足有五六百米长的队伍,雷同他们也变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的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向前跑。

女兵们有些体力不支跑的踉踉跄跄,不时有女兵跑着跑着一头栽倒昏了过去。救护车飞快的赶上去救护,几名卫生员不再乘车,而是背着『药』箱跟在队伍旁飞跑。

他们观察着女兵们的脸『色』,不时『摸』『摸』女兵们的脖子,如果那个女兵的脖子冰凉了,立刻就会有两名卫生员伴随她左右,防止她昏『迷』的时候摔伤自己。

“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刘若楠像发高烧说胡话一样不停的嘟囔着,一名卫生员几步赶上去伸手『摸』『摸』她的脖子说道:“你的脖子烫的可以烙饼,离死远着哪。”

“滚开,我没事。”刘若楠勃然大怒:“我说快要死了。”

卫生员呵呵的笑起来:“精神面貌不错嘛,我看你还可以再来一个15公里急行军。”

“好啊,把我玩死了你们好上军事法庭!”刘若楠接着又嘟囔着:“我快要死了。”

“74号昏倒了!”队尾突然传来的大喊声,把这个还想和刘若楠继续聊几句的卫生员叫走了。

刘若楠继续跑了几步突然喊道:“不好,是陈琳。”

“什么?”林涵溪昏头昏脑的问。

“陈琳昏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林涵溪说着转身向队尾跑去,刘若楠和孙妍两人紧跟了上去。

当她们跑到队尾的时候,卫生员已经把陈琳弄醒了,三人一把推开卫生员拉起陈琳就跑。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再跑下去,我肯定就死了。”陈琳泪流满面的说道:“我难受得要死。”

林涵溪大吼:“死也要跑下去,不能让这些人看不起我们。”

哪知陈琳却连连摇头说道:“他们本来就看不起我们。”

“那更要跑。”林涵溪突然来了力气,拉着陈琳的背囊背带,一口气追上队伍。旁边的刘若楠和孙妍与其说是拉着陈琳跑,不如说是扶着她跑,两人纳闷的看了林涵溪一眼,心里觉得挺奇怪。

她们明明看见林涵溪也跑到灯枯油尽的地步了,怎么突然又有了力气?

林涵溪也对自己的表现暗暗吃惊,她明明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为什么在陈琳倒下去之后突然有了力气?

这难道就是雷同他们以前总是挂在嘴边的,为战友而战?

许多年以后,林涵溪终于明白这种力量的源泉来自她对陈琳的责任感和那种难以名状的战友情怀。

事实上,她们四个从入集训队之前的牢狱生活就在一起。她们一起打闹,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一起……林涵溪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认同了陈琳这个姐妹。所以,她不能让陈琳轻易的倒在自己面前。

张海明看到林涵溪、孙妍、刘若楠她们拖着陈琳赶了上来,赞许的对着雷同眨了眨眼,雷同伸出两个手指示意可以给她们加上两分。

?张海明高兴连连点头,加分?这可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昏倒的女兵们没有一个肯上救护车的,被抬上去的醒过来后也跳下车,徒步追赶队伍。她们都想用行动向雷同他们证明,女兵不是花瓶,她们并不比男兵差,并不比教官们差!

半个小时后,这支疲惫的队伍跑回了营区。跨过终点线,猛停住脚步的女兵们立刻头晕目眩的瘫倒在地上。雷同挥手叫过在周围警戒的士兵架起女兵们便步走放松绷紧的肌肉。

随后,雷同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对张海明低声说道:“还有五分钟,超过时间的一律退回去。”

“我们是不是有点……”张海明叹了口气,他甚至有点害怕再看到女兵那怨恨的眼神。

时间一点点流逝,女兵陆续跑回营区,大群的卫生员、军医赶了上去,细心的询问着她们的身体状况。

张海明看看时间已经到了,狠狠心喊了声集合!

女兵们爬起来,拼命的挺直疲惫不堪的身躯在他面前站成横队。

“报数!”女兵的声音里透『露』着疲惫,虽然不响亮但很清晰。

张海明有些不相信报数的结果,提高声音问道:“最后一名,你刚报的多少?”

“报告,329!”

除去之前已经被撵走了的女兵,回来的女兵一个不少,张海明心头一阵激动,偷偷把手背到身后翘起了大拇指。

远远观望这一切的皇甫卓鸿面带喜『色』,大步流星的走到队前说道:“很好,今天的早『操』到此结束,你们表现得不错,希望继续保持。下面开饭,听我口令,向右-转!目标食堂,齐步走!”

林涵溪本来想提醒一下皇甫卓鸿,她们还没有洗漱怎么就开饭了?

不过当她抬头看见雷同那刺刀一样的眼神,就硬生生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赶紧跟上了队伍。

等到了食堂,眼前的情景,让女兵们目瞪口呆,立刻有了吐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