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39章 吃饭冲突

第四百四十章 吃饭冲突

今天,女兵们吃饭的方式和昨天有所不同,所有的食物全部转移到了室外。

只见四口热气腾腾的铝制行军锅一字排开,锅内还在不停翻滚的米粥里有青青的蔬菜、暗红与雪白相间的肉片,还有大量黄色的鸡蛋片。

四名身穿一尘不染雪白工作服的炊事员,挥动马勺敲着锅沿连声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打饭吃饭啊。”

女兵们这个纳闷啊,望着锅内翻滚的米粥一个劲儿的发愣,没有碗筷这滚烫的米粥如何才能吃到嘴里去,总不能百十号人围住锅开吃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难免让人误会集训队的女兵和那些胖胖的,喜欢睡觉的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雷同和张海明他们见女兵们一个个的都不动手吃饭就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见他们摘下钢盔凑到行军锅前,每人接住两勺米粥,闭着眼睛就往嘴里倒。

女兵们顿时明白了,教官这是再给她们做示范,连忙效仿,摘下作训帽每人接住两勺米粥,仰脖也往嘴里倒。

下一秒,队伍里立刻响起一阵哇哇的呕吐声和呸呸的吐饭声,女兵们上了雷同的当。

雷同他们用的是钢盔接饭,冰凉的钢盔给滚烫的米粥降了温,喝到嘴里虽然有些烫,但尚可忍受。

但是,这些女兵就不行了,他们用的是作训帽,不但无法给米粥降温而且还漏米汤。女兵们手忙脚乱的把米粥倒进嘴里,立刻被烫得哇哇大叫,接着就哇哇的呕吐起来。

她们的作训帽早就被污水湿透了,被热气一蒸逼出的那股臭味简直让人又把五脏六腑吐出来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刘若楠把装满米粥的作训帽摔在地上,指着雷同他们吼起来:“你们故意虐待女兵,我要向上级部门投诉你们。”

“扯淡!谁让你吃了?不喜欢吃可以不吃,不喜欢这里可以走,没人拦着你。”张海明轻蔑的看了刘若楠一眼,扭头对陆啸天说道:“扣她五分!”

“凭什么?”刘若楠大怒。

张海明懒得回答刘若楠,他向刘若楠脚下的米粥扬扬下巴,扭头走开了。

“我不服。”刘若楠黔驴技穷,对着张海明的背影大喊:“你们就是虐待女兵,有本事你把我帽子里的米粥喝了。”

张海明头也不回的喊道:“再扣她五分!”

“好,既然如此,我不练了还不行吗?什么破训练!”刘若楠把枪一放就要卸背囊。

孙妍、陈琳两个人交换一下眼色,立刻也把枪放下,准备卸背囊。张海明转身笑了笑:“好,今天的数目终于达到了。你们走可以,不过这里一丝一毫的东西,你们都不准带走。”

“谁稀罕!”刘若楠她们卸下背囊就要脱衣服。

其他女兵都愣住了,林涵溪也是,但是她却不能走,可以这样说这里的人谁都可以走,唯独她不行。因为她和雷同的关系,不允许她离开。

事实上,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刘若楠竟然也敢发脾气,做事威胁教官。这不单单是不把雷同他们这些教官不放在眼里的问题了,她们这么做分明是不把当初的任务放在心上。

在执行这个秘密的训练任务之前,哪个单位的首长不是千交代万嘱咐她们,一定要要圆满的完成秘密任务,给自己的部队争光。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和委屈也不能轻言放弃,可是现在刘若楠她们……

然而,就在这时,雷同突然走到刘若楠她们面前沉声说道:“我命令你们穿上衣服继续训练。”

刘若楠翻着白眼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把脱下来的上衣揉成一团丢在了雷同的脚下。

雷同暴怒,脸色涨红的一把掐住刘若楠的脖子说道:“你给我记住,你们不想训练可以,但不要丢军人的脸。你们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是山寨的土匪,不是街上的流氓。作为一名军人,你首先要学会尊重军人的尊严,而不是践踏,败坏中**人的形象。”

“放开我,我首先是一个女人其次才是军人,我有权不接受虐待。”刘若楠用力挣扎了许久,也没有挣脱雷同铁钳般的大手,不由恼火的说道:“我觉得你们几个教官,完全可以撑起中国解放军的大旗。”

“你……”暴怒的雷同举起了拳头。

与此同时,旁边的孙妍和陈琳脸色一变就要扑上去,这时雷同突然又把拳头放下了:“呵呵,50号刘若楠是吧,我还真是高看你了,我原以为你很不错,跟我心目中的花瓶兵有点差别,之前我是挺欣赏你的。但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个娇弱的千金小姐,和外面那些娇生惯养,养尊处优的女孩没什么区别。”

雷同说着一把推开刘若楠,轻蔑的说道:“你走吧,留你这样的兵还指望完成任务,保卫国家吗?”

“你放屁!”刘若楠恼羞成怒,挥舞着拳头就要扑上去。

本来刘若楠的性格就挺像个男孩,现在雷同的话一刺激她,在加上之前受的虐待,积压在她心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在后面看到这一幕的张海明眉头一皱,想走过去制止,不料却被扎西一把拉住了。只见扎西对张海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静观其变。

不得不说,张海明对刘若楠、陈琳、孙妍她们三个的印象不错,他很欣赏这几个女兵身上那股子不服输、不畏强敌、敢打敢拼的精神。

如果说张海明认为真有能坚持道最后,留在训练场上的女兵,那么刘若楠她们很有可能就是那些女兵中的三个。

但此刻,刘若楠她们的表现很让张海明失望。

因为,这次训练是为了选出能担任并完成那个上级所谓的绝密任务,而不是一个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冲动的黄毛丫头。

刘若楠举着拳头只跑了两步,就被林涵溪拦住了!

雷同回过头轻蔑的说道:“怎么,想用拳头证明你是强者?打败了我又怎么样,你还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这是事实,永远不可能改变。”

“我不是,我……”刘若楠怒目而视。

林涵溪晃了晃刘若楠喝道:“你喊什么喊?战场的环境比这里要残酷一千倍,不就是喝了两口污水吃不下饭吗,战场上你,不但要喝污水而且要守着恶臭的尸体吃饭。军人是为战争而生存的,不是为了训练场。”

“可这里是操场。”刘若楠不服气的大喊。

林涵溪闻言摇了摇头,放开刘若楠说道:“看来你还不明白训练的含义,或者说你还不适合当一名军人。”

林涵溪让开去路,拣起作训帽仰头喝干污水味道的米粥,重新扣到头上开始整理服装。

刘若楠愣愣的看着雷同,又扭头看了看对她连连摇头的其他女兵,她突然感觉她们三个被这个集体孤立了,那种滋味比喝了污水还不难受。

雷同重新走到她面前低声说道:“别人能做到的,你应该也能做到,不要忘了,你能来到这里就说明你的勇气,就证明你比很多人要强。强者同情弱者,但不会喜欢弱者,明白吗?”

对刘若楠失望的张海明暗暗摇头,突然喊道:“全体注意,成连横队集合!”

一众女兵顾不上吃饭,飞速的跑去集合,空地上只剩下刘若楠她们三个人。

孙妍扭头看了看开始报数的队伍,又看了看还在发楞的刘若楠焦急的催促道:“快点决定啊,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好,他们赢了。”刘若楠咬了咬嘴唇,迅速套上衣服拣起背囊跑到队尾大喊一声:“报告,49、50、74号请求入列。”

张海明眼前一亮,但仍用极度厌恶的口吻说道:“怎么不走了?你当这里是旅店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报告,你说我们有选择的权利。”刘若楠好像恢复了信心,不卑不亢的说道:“我请求入列。”

张海明纳闷的问下面的女兵:“我有说过吗?”

女兵们响亮的回答:“报告,说过!”

呃……

张海明无奈的对刘若楠她们摆了摆手说道:“入列,但是由于你顶撞上级、军容不整,再次扣你们两分没意见吧?”

“报告,没有!”三人挺胸抬头的跑步入列。

等刘若楠她们重新归队后,张海明严肃的对所有女兵们说道:“以后谁想走,一定要考虑清楚下定决心,说走就走。不要和50号一样,明明说走了却又突然回来了,我说你们烦不烦?”

“军人嘛,都是准备为保卫祖国流血牺牲的,虽然你们是女人,但做事情也不要婆婆妈妈的,干什么都要别人劝着才有动力。那明天我们都去话剧团、曲艺团报到,等敌人来犯的时候,我们演话剧、说相声把他们感动死、笑死,还要我们扛枪干什么?正因为敌人不会因为感动就会放下武器,所以我们才会存在。明白了吗?”

“明白!”队伍中,刘若楠、孙妍、陈琳也用尽全力喊着。

张海明阴险的笑了笑说:“为了杜绝今后再次发生类似事件,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我决定再各扣她们五分,这也是对你们全体的警告。以后如果有人想走谁也不准阻拦,在集训队只有强者中的强者才能生存。明白吗?”

“明白!”女兵们喊完了,刘若楠立刻喊了声报告,她想请求张海明再扣她十分,放过孙妍和陈琳。

但张海明不允许她发言,而是笑咪咪的说道:“我们要进行下一个训练项目了,其他的事回头再说。”

“坚决服从命令。”女兵们喊得有气无力,心里一个劲儿的骂道:“雷同他们是盼望着女兵时时刻刻都能在训练,最好永远也不要停下来。”

“嗯,不错,难得大家这么有兴趣,我们几位教官也决定陪你们一起玩。”张海明说完对着皇甫卓鸿摆摆手,接着皇甫卓鸿对着远处伸手比划了一通,四辆支着蓬布的解放卡车隆隆的开过来。

“向右-转,各小组按顺序登车。”张海明转身向早等在一边的吉普车跑去。

刘若楠边跑,边纳闷的问默不作声的林涵溪道:“哎,涵溪,你说教官是不是会哑语?怎么他们比划了一通,就把车叫过来了?”

“谁知道,大概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在故弄玄虚唬弄我们呢。”林涵溪心不在焉的说道。

陈琳已经爬上了车,她转身拉了刘若楠一把低声说道:“我看资料上介绍过,那叫手语,外军特种部队普遍在使用,但他们使用的手语我看不懂。”“闭上嘴,不要说话。”张海明命令放下车上的篷布,车内立刻变得昏暗起来,他连声警告:“谁也不准向外看,不然扣十分。”饥肠辘辘的女兵开始担心起来,不知道雷同他们又想打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