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0章 野外生存

第四百四十一章 野外生存

卡车开的不快,张海明和皇甫卓鸿他们面向车内,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盯着车里的女兵,防止她们从蓬布的缝隙中向外窥视。

因为看不到参照物,所以根本无法估计车的速度,不过机灵的林涵溪却暗暗记住了车拐弯的方向与次数。

半个小时之后,林涵溪终于纳闷的对刘若楠说道:“这些人好像在和我们开玩笑。”

刘若楠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满脸威严的张海明,然后低声问林涵溪:“怎么了?”

“他们在兜圈子,已经连续左转弯四次,现在又开始右转了。”林涵溪困惑的说道。

“兜圈子?他们想干什么?”刘若楠好奇的瞄了一眼张海明,试图从他的表情里发现点什么。

“不清楚,估计没什么好事情,我们小心一点。”林涵溪摇了摇头。

这边,林涵溪正在和刘若楠窃窃私语,却猛听见张海明大喊道:“27号下车!”“是!”林涵溪连忙大声答应着,背上背囊抓起枪跳下车。接着张海明随手递给她一张塑料地图和一个指北针说道:“按图行进,找到A、B、C点记住密语,然后去D点报到。”

张海明看了一眼手表,从背囊里掏出一块压缩干粮和一个装满水的水壶扔给林涵溪:“开始吧,你还有24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这次玩笑。”

“开什么玩笑。”正在看地图的林涵溪抬头惊叫道:“24个小时你要我一个人山地行军80公里?”

“怎么?有问题吗?”张海明不耐烦的说道:“要么上车跟我回去,要么赶紧走。”

上车回去意味着放弃训练,然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就会被踢出集训队,吝啬的雷同从来不会让退出训练的女兵多在训练基地多呆哪怕一分钟。

林涵溪斜着眼睛看了看张海明,沉默了一会后愤怒的扭头就走。

然而,就在这时坐在车里的陈琳突然大喊起来。

“74号,什么事?”张海明阴沉着脸。

“报告教官,我没有经过正式的野外定向行进训练。”陈琳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海明闻言满脸喜色:“那我要恭喜你!”

陈琳俏脸一变,结结巴巴的问道:“教官,我是不是会被赶出去?”

张海明有些不耐烦了:“谁告诉你要进行定向课目了?你们这些女娃子为啥这么多事儿?”

“可,27号不是……”陈琳还想分辨一下,不过稍微聪明点的刘若楠却拉着她坐下低声说道:“你犯什么傻,我们的档案他们看得通通透透,因为你不会定向行进就把你赶回去,那还把你弄来干什么?”

“也是啊。”听了刘若楠的话,陈琳脸上突然划过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但下一秒又消失了,她担忧的问道:“那我们会训练什么课目?”

其实,刘若楠的心里也在打鼓,陈琳的问题也正是困扰她的问题,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她只好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是被绑好抬上案板的老母猪,等着挨那一刀就是了,操心那么多干什么?”

说完刘若楠索性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闭上眼睛依靠在背囊上假寐起来。

陈琳忐忑不安的看了看身边昏昏欲睡的女兵们,长叹一口气,林涵溪走了,她突然感觉像是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依靠。

不过,张海明可不理会陈琳此刻紧张、无助的感觉,卡车依旧慢吞吞的开上一会,停车赶下一个女兵,然后再开一会在赶下一个去。

车上的人越来越少,连刘若楠也下车按方位角行进去了。陈琳瞅瞅周围陌生的女兵,感觉更加的无助,她对自己的处境束手无策。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卡车终于停了下来,张海明和皇甫卓鸿跳下车对车厢里剩下的最后五个女兵喊道:“你们还不赶快下来,是不是想坐车回去啊?”陈琳哭丧着脸手忙脚乱的跳下车,她抬头看了一眼笑咪咪的张海明说道:“教官,你想把我们赶回去,就直接说,干什么还要把我们弄到山顶上来?”张海明嘿嘿的笑起来:“还行,你这个女娃子还真敢说话。好,念在你们是女兵的份上,我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你要一个人在24个小时内徒步行军80公里到达D点。”

陈琳无助的摇了摇头:“可是教官,我不认识路。”

“那不要紧,我教给你。”张海明摸出一个指北针,指向东南方把照门、准星固定在一个密位上说道:“你对准这个方向前进就错不了。”陈琳瞠目结舌的说道:“教员,这还不是按方位角行进吗?”“是,不过你们不用在图上定位,不用找点,只要奔着这个方向下去就能找到D点,你们还要怎么样?”张海明轻蔑的看了陈琳一眼说道:“如果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做不好,我看你在集训队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跟她们废什么话。”雷同不知从哪冒出来了,只见他走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去不去,你们自己决定,不去的上车,去的在我面前集合。”

五个人谁也没有不去的想法,陈琳和那些女兵只是想让张海明再放宽一些条件,不过听见雷同下了最后通牒,她们立即一窝蜂的跑过去集合。

雷同点了点头说道:“间隔十分钟出发一名,你们必须单独行进,不准靠近,不准留记号,不准发生任何方式的联系、接触,我们会全程监控,谁违反规定直接回去打背包!听明白没有?”

“明白!”五个女兵异口同声的回答。

雷同递给陈琳一支信号枪说道:“发生危及生命的事情打信号枪联系,你可以出发了。”

陈琳接过信号枪拔腿就跑,边跑边回头,她盼望着能有其他人跟上来。

“快点,看什么看。”

与此同时,陆啸天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掏出花名册在陈琳的名字后面记上出发时间。

陈琳一口气跑了十分钟,回头看看还是没有其他女兵跟上来。她左右乱看着想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有其他女兵过来她们一起走。毕竟人多力量大,如果能有三个人一起最好不过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陈琳很快找到了一处可以藏身的山缝,她心虚的向身后看了一眼,没有看见期望中的女兵跟上来,倒是发现张海明他们正拿着高倍望远镜站在山头端线上向下看。

“好吧,一个人就一个人吧。”陈琳看见张海明就立刻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加快脚步狂奔而去。

这里的山与山清水秀的南方不同,这里没有树林、竹林只有漫山遍野没膝的野草、灌木视野开阔。站在山头上,下面的人干什么看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陈琳一眼就能看清张海明他们在干什么,同样张海明肯定也能看清她在干什么,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有高倍数的望远镜。

一口气跑了足足有五公里,陈琳气喘吁吁的爬上一个小山头向身后极目远眺。天气晴朗,视野开阔,但一个女兵也没有发现。

陈琳并不知道,雷同早就料到她们会耍小聪明,剩下的五个女兵是按不同方向前进的,她即使在这里等上八个小时也不会发现有后来者。

喝了口水在山头上休息了十分钟,陈琳还是没有等到同伴,只好失望的跑开了。

然而,就在陈琳刚跑下山头,扎西和陆啸天就从山脚下的一块怪石后闪了出来。扎西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标记低声说道:“74号涉嫌作弊扣她2分!”

“算了吧,深山老林的谁不害怕,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女孩子,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陆啸天有些同情的说道。

“不行,这里是集训队,不是游乐场。”扎西斩钉截铁的说道:“必须扣她分,我们要的是战士,不是孩子。你根本不知道战场上的残酷,你这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懂吗?”

……林涵溪对按方位角行进并不陌生,她等着卡车开走后,根据附近的地形、地貌在地图上的所处点,用指北针定准方位撒腿就跑。林涵溪知道山地行军不同与平原地区,山地中由于地形起伏,图上作业量着80公里的路,在实际中行军中有时候会多出一倍还要多。所以她没有按照地图上的小路行进,而是选择了一条直线直奔A点,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前面的道路上不会出现无法翻越的悬崖峭壁。

早上的负重训练让林涵溪在崎岖不平的山坡上如履平川,她一口气跑了四十分钟连一块超过她身高的岩石都没有碰到。这时候,林涵溪不禁沾沾自喜,为自己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行进路线暗自得意。

林涵溪在一个山脚下停下来掏出指北针看看方向没有错,心算一下自己大概跑了有九公里,早已超过平均分配到每个小时里的行进里程。

林涵溪掏出水壶喝了一大口水润润要着火的喉咙,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她决定奖励自己一下,休息五分钟。

……刘若楠是在距离林涵溪五公里外下的车,她的第一个点在林涵溪的右前方。这样等于林涵溪走弓背,而她走弓弦,但两个人的实际行军距离是一样的。事实上吗,这些女兵并不知道,她们的D点也是相同的,都是八十公里外一座小山上的航标塔。刘若楠对自己的定向行进充满了信心,她的方向感一直很强,就是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迷失方向的事情。她连指北针也没有用跳下车就找到方向,并很快利用山形、地貌在地图上找到了所处点。刘若楠发现,地图上有一条小路弧形通向她要去的A点,虽然走这条小路要比走直线过去多走三四公里的路,但是平坦的地面毕竟要比山坡好走一些。

权衡了一下利弊,刘若楠最后决定走小路过去!

这样不但不用频繁定位找方向,而且地图上标明这条路是村道,既然是村道至少也是一条沙石路。说不定路上还会碰上老乡的车辆,省两步路呢。

刘若楠满怀信心的出发了!

她爬上山坡找到小路,不出所料这条小路果然是条沙石路,路面上的车辙密密麻麻。

刘若楠大喜,跳上路面就是一阵东张西望,寻找她极度渴望出现的车辆。幸好附近的老乡没有从这里经过,要不然也会被吓得落荒而逃。

一早上的摸爬滚打已经把刘若楠这张漂亮的脸蛋变成了一个乞丐脸,或者说她现在更像野人才对。此时,刘若楠的打扮,再加上她手握钢枪,以及那极度兴奋,满脸渴望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外出抢劫却走迷了路,好不容易发现一条大路,立刻准备大干一番的笨蛋土匪。

刘若楠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出个人影来,只好开动两条腿狂奔而去。

刘楠楠是个性格开朗,不拘一格的女孩子,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大大咧咧、丢三落四,这一次她也不例外。

小路上路面平坦,刘若楠按照长途急行军的技巧,跑500米,然后走500米,再跑500米,再走500米,劳逸结合她的体力消耗不大。这样一来,她早上被折腾地灯枯油尽的身体慢慢的恢复起来。

刘若楠的信心越来越足,不禁高兴的哼起了歌。但乐极生悲,她很快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她错过了转向点,正前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山村。“啊,刘若楠,你就是个大笨蛋。”刘若楠掏出地图看了一通,发现自己至少多跑了三公里。走小路本来就比走直线去A点多走三四公里,再加上这多走的六公里冤枉路,刘若楠的24小时行军里程变成了90公里比别人整整多出十公里。“唉,要是有同伴在提醒我一下就好了。”刘若楠懊恼的埋怨自己,嘟囔着原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