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3章 谭雨往事

第四百四十三章 谭雨往事

谭雨有些吃不消了!

虽然她在自己以前的女兵部队是能排上前几名的精英,军区组织的历次大比武也参加过。但那都是些比较简单的课目,跑五公里已经算是最消耗体力的课目了。

哪像集训队,一个早上光全副武装越野跑就进行了20公里,像这样超极限、超体能的训练她还是第一次参加。

本来谭雨盼望着早饭后的训练会轻松一些,至少不会像早操的训练那样课目密集、强度超体能。

但独自行军80公里又打破了她的希望!

现在,谭雨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像负重到极点的骆驼,不知哪里飘来一根稻草就会压断她的脊梁。谭雨心里慌恐不安,她知道被压垮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送回老部队,这等于把她送回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轮回中去。

这是让谭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是农村人,看够了家乡的贫穷、落后。当兵后她知道了什么叫做繁华,什么叫做灯红酒绿,什么叫做生活。面对巨大的反差,她知道自己即使回到家乡,心也留在城市。

人都会相望过上好生活,谭雨也一样!

谭雨当兵后才走出她的家乡,在此之前最远的旅行就是去比北京郊区某些村子还要落后的县城赶集。所以她和大多数从没有走出家门的农村籍女兵一样,与城镇籍的女兵比起来显得木纳、迟钝。还有很多人都会有的,突然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面对众多的陌生面孔,显露出来的慌恐不安。

初到部队的谭雨并不出众,属于老实憨厚的那一群。她的转变缘于一次出公差,那次是一位军官的家属随军来队,她和几名新兵在一名班长的带领下,去车站把托运来的瓶瓶罐罐拉回部队。

一路上,谭雨看傻了眼,原来楼房可以这么高,马路可以这么宽,汽车可以这么多,和画里面一样穿戴的漂亮姑娘也可以比比皆是。

班长看出谭雨的激动,随口问道:“感觉怎么样?”

当时还是个新兵的谭雨木纳的回答:“好!大!”

再后来,班长带着谭雨外出,看了**,逛了公园,又随口问道:“感觉怎么样?”

“俺不想走了。”谭雨的回答让她的班长笑喷了,其实这却是她的真心话。

谭雨成长的历程说起来还有几分悲壮的色彩,她不机灵也没有城镇兵那些花花肠子,唯一可以让她留下的资本,就是她能吃苦耐劳。

因为是女兵,所以谭雨所在的部队都是窗口单位,经常要与上级首长接触,所以对军人形象方面要求很严。刚开始,谭雨为了让她那两条有些罗圈的双腿,能紧紧的靠在一起,睡觉的时侯用背包带死死的缠住双腿。

其他人都说这种办法没有用,但是最后她的两条小腿能夹住一片树叶。谭雨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在两个月内没有睡好觉,夜夜都会被疼醒。

但谭雨不在乎,疼醒了她就早起抱着扫帚打扫卫生!

从那以后,谭雨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其他人几乎每次都是在她哗哗的扫地声中醒来。

操场上,谭雨不是在训练,她是在以死相拼,她知道要想在那么多人中崭露头角,只有拼死训练。先天条件不足的原因,别的女兵三四遍就能练熟的动作,她往往要练上十几遍才能掌握。

这样整整过去一年,谭雨的单兵素质虽然在部队拔尖,但她没有如愿以偿的当上班长,甚至连副班长也没有她的份儿。这一切还是源于她的木纳,当班长不但单兵素质要好还要会管理、会教练、会说。

可是,谭雨不行,她是茶壶里的饺子——有嘴倒不出来。

虽然,谭雨心里有气、不服,那几个和她同年入伍的城镇兵,单兵素质还比不上她。但都去了教导队而且回来后都当上了班长、副班长,其中一个竟然当上了她的副班长,她更是不服气。

事实上,谭雨认为那些女兵都是些能说不能干的家伙,日常工作中看不到她们有多积极,操场上更是叫苦叫累,她们能当上班长全是因为嘴好,能说会道,会耍小心眼,会给领导打进步,而这几项正是她不擅长的。

当然了,尽管谭雨心里不服气但并没有表现出来,照常严格要求自己,照常在操场上玩命,照常打水、扫地。

痛定思痛,静下来的时侯,谭雨注意观察其他女兵的言行举止,学着她们的样子早晚刷牙、便后洗手、勤换内衣、天天换袜子,而在这之前,她的内务并不好,可以说很糟糕。

后来,她还背教材、学朗诵,没事的时侯也读小说、读报纸。营、连里举办个什么活动她也积极参加,虽然经常是唱歌没人听,讲笑话没人笑,但她混了个脸熟。时间长了,干部们都习惯在什么活动开始之前,让她指挥女兵唱个歌什么的。

半年的时间,谭雨变得爱干净、懂礼貌、能说会道,不但在半年考核中一鸣惊人的为部队扛回四个单项第一,而且还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班长。

但是,谭雨并没有沾沾自喜,认为这不过是刚迈出了“万里长征”的一小步,距离她转志愿兵留在部队的目标还远着呢,所以她像要求新兵一样的严格要求自己。

当班长对谭雨来说是个挑战,这意味着她不但要做好自己,而且还要带着班里的八名战士一起做好。可那些女兵并不都想留在北京,各有各的想法,不少女兵还是抱着好玩的想法来当兵的,所以偷个懒,数天数混日子的不是少数。

因为她们感觉自己是女兵,根本不需要像男兵那样严格要求自己,因为压根不会让她们上战场!

谭雨应对的方法只有一条“硬碰硬”,她做到的,要求班里其他人也必须做到,她怎么样,其他人也要怎么样。

刚开始,那些只想混日子的娇弱小姐哪里吃她这一套,有的还当面锣对面鼓的和她对着干,那意思很明白,我就是不训练你能把我怎么样?

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谭雨先是做思想工作,然后是严厉的批评,可那几个女兵油盐不进,该怎么混还怎么混。

有一次,因为这几个女兵在操场上混日子,她们班被团里点名批评!

那么看重荣誉的谭雨带着火与那几个女兵三言两语就谈崩了,她实在压不住火一脚踹过去,没想到这样一来,那几个能说会道的女兵立刻老实了。

从此谭雨总结出一条“真理”,“十分人情不如一份怕情”!

就这样,谭雨带的班在她的高压政策下终于有了起色,于是她的脾气越来越大,对待女兵越来越粗暴。她带老兵班是这样,带新兵班更是这样,什么样的千金小姐到了她的班里不出两个月就像换了个人似的,遵守纪律刻苦训练,就这样她带出了一个又一个优秀班集体。

当在团部的老乡告诉她被选为预提干部的时侯,她激动的一夜没睡好,她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于是,谭雨变得更加急功近利,容不得手下的女兵出一点纰漏。

直到她和一个刺头女兵发生冲突,把她暴打一通后,当谭雨看见满身伤痕拿着匕首与她以死相拼的女兵,她的心不由颤了一下。

谭雨本性善良,她被那个女兵疯狂,歇斯底里的样子吓坏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能干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被取消预提干部资格后,她终于冷静下来,回想用三年心血换来的成功为什么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漫长的开导自己、反复的思考,谭雨终于明白在她开始踹那个女兵的时侯,这样的结果已经注定了。

即使她没有碰上那个女兵顺利提干,那么明年呢,以后呢?

人都是有自尊的,碰不上她说不定会碰上别人,总会碰一个敢反抗的兵,那时她该怎么收场?

谭雨又想如果没有当兵,她敢打人吗,别人会忍让她吗,她又凭什么去打人呢?如果人家的父母来队指着鼻子问她为什么打人,她该怎么回答?

本性善良的谭雨被这些问题困扰,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这个事情过后,那个女兵却突然出人意料的硬了起来,疯狂的训练并几次声明,她要当班长,她要让谭雨看看她是怎么带兵的。

谭雨看过那个女兵的训练,那种疯狂的劲头让她自愧不如。

她终于明白其实这个女兵天生就是一个好兵坯子,自己的暴打正好激发了她的好胜心,把她领进了门。

有时候,谭雨觉得自己很失败,气馁了,决定放弃了,她找到领导,准备年底退伍。

但是,首长却告诉她,做人要有始有终,不要把一个失败者的形象留在部队,划上一个圆满句号再走不迟,那个女兵受了挫折能爬起来,你为什么不能?

谭雨思前想后觉得首长说的有道理,决定留下来划上一个令人满意的句号。

可是,谭雨万万没有想到,她能等来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真正能在一线作战的秘密军事行动。只要她报名,并且通过基础的训练,然后上交一份自愿参加行动的报告,这一切就行了。

谭雨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她知道这是自己跳出龙门的唯一机会,拼死在团里的重多女兵中把唯一的一个名额“抢”到手,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集训队。可是,这里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有天壤之别,她有时候会感觉上天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来到了这个非人的兽营。

“坚持住,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就是死也要死在这儿,你不能放弃。”谭雨拼命的给自己鼓着劲摇摇晃晃的向前奔跑,每跑一步她就在心里喊一声:“又近了一步。”

谭雨已经这样坚持了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一次。她不知道其他女兵的前进的情况,但她知道教官对达不到标准的女兵是毫不留情的,不会因为她们是女兵而有任何的通融或同情。

早操时那些没有达到标准的女兵,在早饭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就是证明!

谭雨的心理负担很重,担心自己落到后面被淘汰,所以不停的跑拼命的跑以确定她的优势地位。上山手脚并用,下山连滚带爬,谭雨双眼空洞满脸疲惫,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但她一直在走在跑,她必须要为唯一的机会奋斗。爬上一座高的抬手可以摘星星的山峰,谭雨停下脚步大口喘息着。天将黑的时侯,她把这座附近最高的山峰作为目标点,在张海明给的地图上这座高峰没有名字只有一个955高地的代号。从955高地向西北方转向C点直线距离还有3公里,加上下山的路不会超过9公里,C点距离D点还有十公里。

谭雨看了一眼时间,还剩下十个小时,她的时间很富裕。

谭雨把背囊靠在石头上,血液立刻冲进被束缚许久的肩部、手臂上的肌肉组织,那股麻酥酥的感觉让她找到了活着的感觉,她用双脚跟相互碰了碰脚面,几乎没有感觉,摸摸双脚已经肿胀的塞满了肥大的解放鞋。

“肯定起泡了!”谭雨抬头看看月色明亮,掏出一小块压缩干粮填进嘴里喝了几口水,她决定趁着双脚没有恢复知觉赶紧下山,要不然那种钻心的疼痛会让她寸步难行。

“上山容易,下山难”贪着赶路的谭雨并不知道,她把自己放进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长途行军,她的双腿已经极度疲劳,如果坚持不住,很容易跪倒。上山时摔倒和平地上摔一跤没什么区别,但下山是摔一跤就有顺着山坡滚下去危及生命的危险。

心脏是聪明的,在人运动量增大的时侯,它会自动加快跳动的速度,人会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的正常生理反应。但长时间超体能的大负荷运动,心脏也会不堪重负,跳动速度增加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保持在这个速度上不再提高,大脑得不到充足的氧气供应,人就会变的晕忽忽的。谭雨现在就是这个状态!她不停摇晃着脑袋驱赶头晕的感觉,小心翼翼的侧身下山。为了加快前进速度,谭雨选择直行路线而没有使用保险一点的“Z”型路线。

谭雨抓住乱草,借着月光找到落脚点后才会小心翼翼的迈出一步。

955高地山势不甚陡峭,谭雨下山还算顺利两个小时后,她距离山脚不远了。

这时候,谭雨听见一阵潺潺流水声,寻声望去模模糊糊可以看清,山脚下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经过。她心头大喜,补充水分和用清凉的溪水泡脚解乏的想法,催着她加快了脚步。

只见,眼前出现两道台阶式的岩石,谭雨探头看看并不高,一手扶着岩石一手提枪跳下第一道,接着是第二道,落地的时候她感觉脚下一滑,心说:不好!头已经重重的撞在岩石上。谭雨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昏过去的谭雨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是集训队,距离终点最近的女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