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4章 女兵较量

第四百四十四章 女兵较量

这一夜,所有的女兵都是在饥饿、孤寂、焦急、恐慌、疲劳等等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折磨中渡过的。

连绵起伏的大山,在夜色中变幻成一个个呲牙咧嘴的妖魔鬼怪,呼啸的山风像是噬人野兽的狂嗥。

已经累得快要丧失意识的女兵们,心惊胆战强打精神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稍有风吹草动立刻挺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做好战斗准备。这是她们唯一可以随便使用,而且具有相当杀伤力的武器。来自外界的干扰让山路变得更加崎岖,方向更容易迷失。林涵溪这一夜摔了十几次跤,双手、双肘、膝盖被磕的血肉模糊。但她已经累得全身麻木,根本感觉不出疼痛,还是机械的向前走。在B点的时候,隐蔽守点的皇甫卓鸿突然现身,交给林涵溪一个手电筒,告知她如果遇到突**况或者想放弃,选择制高点打开手电筒不停的画圈,就会有人去接。离开B点不到一公里,林涵溪就把手电筒扔进了山涧。她怕控制不住自己,总想爬上制高点去画圆圈。扔了手电筒就等于破釜沉舟了,在漆黑的夜色中的山地里行军,雷同他们的夜视器材也不可能随时随地的看到她,再说他们还要照顾其他的女兵。林涵溪本想离开B点后找个地方睡上一觉,但呼嚎的山风逼着她放弃了睡觉的想法。

夜间是动物们的觅食时间,林涵溪担心它们饥不择食把自己给觅了去。连续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的行军,她的身体已经疲劳到了极点。

路况不好的地段,林涵溪尚能强打精神,路况稍微见好她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要不是散乱的石头不时把她绊倒,有几次她差点走到山涧里去。每一次惊出一身冷汗后,林涵溪都要使劲儿的打自己耳光,命令自己不准睡着。但走不出多远她照样打瞌睡,而且还能梦见自己守着一大桌丰盛的晚餐。磕睡给林涵溪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一夜她连续走错了三次路,本应在拂晓前到达C点,她在清晨六点阳光普照的时候才赶到。刘若楠的行军要比林涵溪要顺利些,她到达A点刚刚下午两点,正是太阳光最毒辣的时候。浑身汗湿的刘若楠决定不走了,解开衣服钻到阴凉的岩石背后,被嗖嗖的小风一吹,立刻舒服的呻吟起来。

她头枕背囊怀抱钢枪,片刻的工夫就睡得鼾声大作。刘若楠这一睡就是两个小时,直到把监控她的张海明急得想下来,问问她是不是准备在这里过夜,她才伸着懒腰醒过来。然后,慢条斯理的喝水、吃东西,站起来眺望山景。刘若楠所做的这一切,把观察她的张海明气得直笑:“这女娃子的心理素质也忒好了吧,我怎么看她像在游山玩水?”吃“饱”喝足,养足精神的刘若楠撒腿就跑,雷同给她的行进路线要比林涵溪的容易一些,所以她的前进速度很快,每小时的行进距离都保持在四、五公里之间,晚上八点钟天刚刚黑透的时候,她也找到了B点。拿了C点的座标,抄下确定她来过B点的密语,校准方向刘若楠不停蹄飞奔而去。一口气行军六个小时,凌晨两点刘若楠又不走了,找个背风的地方铺上雨衣再次开睡。这时她距离C点不足两公里,从她睡觉的地方爬上山就到了。

但刘若楠不打算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去找点,准备睡上两个小时等天色微明的时侯再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单兵素质相对要弱的陈琳,现在远远的走在林涵溪与刘若楠的前面。陈琳从来没有一个走过这么远的路,深山中一个人行军说不害怕那是假的,白天还好说虽然心若擂鼓,但能看到身边的情况,她勉强挺到了B点。可是,在前往C点的路上,陈琳就坚持不住了。她总觉得黑漆漆看不透的夜色中,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她,每一块奇形怪状的岩石后面都埋伏着一个什么东西,随时准备咬她一口。陈琳被吓坏了,先是放声唱歌壮胆,接着破口大骂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她不停得哭,不停得看指北针,不停得走。她担心不按时赶到D点,阴险、残忍的教官,会真的把她扔在这荒郊野外不管了。

实在累得受不了了,陈琳才会坐下休息。但石头没有坐热,她又赶紧走。她觉得一坐下那些隐藏在各处的“东西”,就在向自己慢慢逼近。

恐惧战胜了疲劳,陈琳被自己吓得越走越快,她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坐坐走走,陈琳无意间把长途行军的诀窍找到了,短暂、多次休息,保持身体不超负荷,让全身肌肉始终保持兴奋状态。

这种感觉干过重体力工作的人都有体会,工作中休息的时间越长越觉得累,咬咬牙反而能一鼓作气干完。

不知不觉中,陈琳已经走到了前列,搞得负责监督她的扎西心里一个劲儿的感叹:“还真没看出来,原来74号深藏不露啊。”

黎明,第一缕阳光爬过山脊的时候,荒草甩掉露珠慢慢的挺直腰杆,不知从那里藏着的小鸟不时轻脆的鸣叫几声,大山醒了。

阳光照在谭雨的脸上,她头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一只小鸟落在她身边的岩石上用尖嘴梳理着羽毛,不时抬头叫上几声。

谭雨在梦里回到了童年,她又一次爬上村边的白杨树去掏鸟窝,护雏的小鸟不停尖叫着飞来飞去狠狠的啄她的脸,她拼命拍打着一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

“啊!”谭雨大喊着从昏睡中惊醒。……事实上,在林涵溪找到C点的时侯,刘若楠,孙妍和陈琳已经向D点前进了一半的路程。林涵溪算了一下,她必须要在四个小时内走完20公里的路程。一小时走五公里,这是正常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对已经20个小时不眠不休,负重五十公斤的她来说这绝对是考验。林涵溪把最后一小块压缩干粮填进嘴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把水壶里剩下的水倒进喉咙,迈开双腿用500米行军法向D点前进。不过就在林涵溪千辛万苦爬上制高点修正方向的时侯,却突然发现崇山峻岭中一条条迷彩的身影,这些人好像都在朝她刚刚确定的方向挺进。“哦,我知道了。”林涵溪暗想:“原来我们的D点是相同的。”

走下山坡,林涵溪突然发现那个给人感觉很傲气的谭雨不知什么时侯跟在了她身后。

她跑,谭雨也跑,她走,谭雨也跟着走。

“这个谭雨想干什么?干嘛跟着我?”林涵溪小声的嘟囔着,感觉很莫名其妙。

结果,走了半天,那个谭雨就是半死不活的吊在她身后,不远也不近,让人觉得很变扭。

其实,林涵溪总感觉谭雨这是在和她较劲,就像马拉松运动员参加比赛一样,始终跟在领跑的运动员身后保持体力,冲刺的时侯再一鼓作气超过领跑。“唔,看来不是个善茬。”林涵溪不满的嘟囔着,回头看看谭雨至少距离她一百米,索性稳住步伐调整呼吸保存体力,防止谭雨在最后关头突然发力。两个女兵一前一后,保持着固定的间距向D点急行。前面的不敢松劲,后面的也不敢落后,林涵溪心里这个腻歪啊。好几次休息的时侯,她都发现谭雨突然站起来张望,林涵溪担心谭雨趁机缩短间隔,连忙爬起来行军。

最后林涵溪终于忍受不了来自背后的压力,放弃走跑相间的500米行军法,开始小跑起来。

林涵溪咬紧牙关一口气跑了足足有五公里,觉得气短胸闷眼前的景物也摇晃起来。她知道这是要昏倒的前兆,连忙停住脚步扶着身边的一棵大树喘着粗气,向后一看,立刻气得七窍生烟。

那个谭雨还是距离她一百米左右,正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也在喘粗气,眼睛还一个劲儿的向她这边看。

“我招你惹你了,真和本姑娘较上劲儿了?我累死你。”林涵溪使劲喘了几口粗气,转身就跑,回头看去谭雨又追上来了。

看到这一幕,饶是以林涵溪那么好的素养都气得想破口大骂,但想了想,她又使劲把涌到嘴边的脏话咽回肚子里,脚上又加了把劲儿。

两个女兵,一个拼命的跑一个拼命的追,林涵溪原打算四个小时走完的路,竟然提前一个多小时走完了。

冲过雷同他们用白灰划的终点线,林涵溪一头栽倒,觉得天旋地转说什么也爬不起来了。

张海明笑呵呵的走到林涵溪身边问道:“27号,还能爬起来吗?能起来,就去那边集合。”

林涵溪眼睛里有五六个张海明在晃,她呻吟一声说道:“拉我一把,我快虚脱了。”

可是,张海明却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那不行,集训队的规矩,到达终点后必须自己到指定地点集合。”

说着,张海明看了一眼时间,说道:“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来执行命令,做不到就算你弃权了。”

“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达的,好不好?”林涵溪气喘吁吁的对着眼睛里不停晃动的张海明大吼起来。

张海明笑得很真诚:“谁让你不休息好就冲进来了?你还有三十秒!”

“啊!”林涵溪大吼着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张海明指定的卡车边,刚想坐下却被一名臂戴红十字袖章的军医给抓住了。

“这是几?”军医伸出食指在林涵溪眼前左右摇晃着。

尽管林涵溪眼睛里有五六只手在飞舞看不清是几个手指,但大脑还是清醒的,她机灵的回答:“我不告诉你。”

军医严肃的说道:“不告诉我,我会判你丧失意识不适合参加下一步的训练。”

“这是几?”军医再次摇晃手指,林涵溪瞄了瞄准一把抓住军医的手指说道:“二!”

“你不合格。”军医抽回手说道:“我是让你看,没有让你摸。”

林涵溪低声哀求:“哎呀,你又没说不准摸,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军医看着双手、双膝血肉模糊的林涵溪动了恻隐之心,又一次伸出手指问道:“这是几?”

“三!”林涵溪使劲儿眨眨眼斩钉截铁的说道。

军医又换了一只手,林涵溪立刻喊道:“二!”

军医摸出一瓶生理盐水递给林涵溪,并嘱咐她:“小口喝掉,休息半个小时后吃东西,明白了吗?”

林涵溪连忙抓住军医的胳膊:“我过关了吗?”

“过了,去休息吧!”

“太好了!”林涵溪原地瘫倒,咕噜噜的喝了一通生理盐水。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清凉的**,顺着食道流进胃里快速的滋润着自己干枯的身体。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那股强烈的眩晕感终于过去了,林涵溪艰难的卸下背囊爬了起来,猛地看见头上还缠着绷带的谭雨,拿着一瓶生理盐水摇摇晃晃的迎面走来。

“谢谢你!”谭雨对林涵溪说道。

“谢谢我?”林涵溪满脸困惑。

“是的,谢谢你!”谭雨真诚的说道:“最后关头没有你我撑不下来,我一直想你做到的我也应该能做到,还要谢谢你的领跑。”林涵溪瞠目结舌的看了谭雨半天才说道:“我以为你是在追我呢,早知道我跑这么快干嘛?”“听我命令。”这时候,雷同突然喊起来:“点到名的上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