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4章 怪异考核

第444章 怪异考核 热血兵王 青豆

林涵溪双腿肿胀,完成任务后心情放松,失去意志力的支撑,平时抬腿就能上去的卡车,她拼尽全力才爬上去。

车厢里躺满了人,林涵溪抬头看了半天才找到一脸狼狈的陈琳和酣睡的刘若楠。她大字形的躺在角落里,两个林涵溪不认识的女兵枕在她的大腿上睡得正香。

不过,林涵溪没有找到孙妍,她正想下车去问,张海明却拉着脸把蓬布帘放下来,并警告:“不准打听其他人的成绩,要不然扣分。”

林涵溪累得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扒出个人缝侧身躺下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林涵溪突然被压低声音的哭泣声惊醒了。抬起头找了半天,她才发现声音来自头顶上。

林涵溪赶忙把一条横在她眼前的腿搬开,翻身抬头看去,立刻惊讶的说道:“孙妍,你也回来了?你哭什么?”

孙妍根本不理她,坐在背囊上低着头一个劲儿的抹眼泪。林涵溪连问了几次,有些生气:“孙妍,你哭什么哭,到底怎么了?说呀。”

“我疼,我头疼,我全身都疼,心跳得发慌。”孙妍哭诉道:“我害怕。”

“好了,没事了孙妍,大家谁不害怕?”林涵溪把孙妍放在脚边的生理盐水递给她道:“赶紧喝了,你脱水了,快点。”

然而,孙妍还是不停的抽泣!

于是,心情郁闷的林涵溪不耐烦的说道:“孙妍,如果你受不了这份苦就退出吧。”

“哼,走就走。”孙妍气哼哼的站起来,林涵溪一把拉住她道:“别呀,千万别。你走了,谁和我一起吃苦呀。”

林涵溪像哄孩子似的说道:“赶紧喝了水,睡觉,睡觉身上就不疼了,我身上比你还疼呢。”

“你比我大好几岁呢。”这时候,要强的孙妍认为自己还是个孩子,需要别人的关心、理解、帮助。

孙妍看了看林涵溪身上的血迹和污渍,喝了生理盐水紧靠着她躺下睡着了。

五分钟后,卡车出发了!

没有点到名的女兵目送着卡车下山,有些女兵忍不住蹲下来哭泣起来。经过了一场生死考验,最后还是被淘汰了,她们很伤心,也很失望。

这时候,雷同他们这些教官特意集合起来,笔挺站在这些女兵的对面。

只见雷同指着绵绵群山说道:“你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不是花瓶。离开集训队并不能说你们就是弱者,只是被选中的人比你们幸运一些,你们并不是失败者。”

“能通过这样的超体能、超极限的考核,说明你们都是强者。你们都是优秀的,但没有按规定时间到达终点,我不能让你们留下,这点非常遗憾。请接受,我们对女兵的敬礼。”雷同他们集体向退出集训队训练的女兵们敬礼,女兵们知道这是在告别,鼻子一酸,眼泪又留了下来。

这些女兵还礼后,默默的爬上卡车!

雷同他们一直目送卡车下山,这才放下右手跳上吉普车朝拉着林涵溪她们的卡车追去。

剩下的女兵被直接送到了一个群山怀抱中的小谷地,这里早已扎好十几顶帐篷。

雷同指着一块用帆布围起来空地对剩下的女兵们说道:“去那里洗澡,接下来是睡觉还是去吃饭,你们自己拿主意。19点以前你们是自由的!解散!”

洗得干干净净,吃过一顿还算丰盛的野餐,林涵溪爬上“床”一觉睡到下午五点钟才爬起来,走出帐篷在雷同他们的“监视”下自由活动。

林涵溪她们四个人再次相见均有种恍若重生之感,不由凑到一起拥抱了起来。

陈琳苦笑着说道:“姊妹,算是撑过来了,但是组里的另两个人被淘汰了。”

“是呀,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走。”孙妍叹了口气,现在的她也活泼不起来了。

“唉,走一步,算一步呗。”刘若楠强笑道。

陈琳看了林涵溪一眼说道:“现在我就想哭,全身酸痛没有一点好受的地方。”

“行了,别哭,哭有什么用,能减轻痛苦吗?还会让人瞧不起,在军营没有眼泪。”林涵溪小心的安慰陈琳。

不过这时候,大大咧咧的刘若楠却火上浇油的说道:“陈琳你哭啊,张大嘴使劲儿哭。”

林涵溪听到这话一愣,随后蹙这眉头说道:“若楠,你怎么这样,听见陈琳难受不安慰一下就罢了,还在旁边说风凉话。”

“哼,涵溪,也就是你上她当吧,陈琳觉得自己受了天大委屈,需要倒倒苦水寻找一点关心、母爱什么的。这么说吧,你就是那个主动上去装苦水的人。”刘若楠摇了摇头。

林涵溪迟疑的看了看陈琳的样子,没有说话,似乎她实在判断刘若楠话的真实性。

“不信呀,你问问陈琳是不是这么回事儿,她吵吵着浑身难受,那是耍小孩脾气,向你要心理安慰呢。”刘若楠说道。

陈琳被说中了心事,涨红着脸,辩解道:“哎呀,楠楠,你别说了。”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刘若楠笑了笑。

这时候,林涵溪出来解围了:“好啦,陈琳还有你的年纪都比我小,关心一下是应该的。”

“唉,平时帮着洗衣服、叠被子不算,现在又成了垃圾桶?还真看不出来,涵溪,你天生就是个当保姆的材料。”刘若楠指了指林涵溪,对陈琳说道:“以后涵溪就是你的专职保姆了,陈琳。”

“我……”陈琳被刘若楠的玩笑话搞得涨红了脸,吭吭唧唧的不知说什么好。

“陈琳,别听若楠的话,以后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听见没?”林涵溪大方的说道,似乎并不介意当保姆。

“好呀!”陈琳笑嘻嘻的对刘若楠吐了吐舌头:“气死你!”

“唉,既然你们都这样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刘若楠叹了口气:“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是一对贱人。”

林涵溪对这话倒是没啥感觉,她知道刘若楠没有恶意。

不过陈琳受不了了,毫不示弱的还击:“你是‘贵人’,怎么没把你选到皇宫里去?”

“皇上呀,他敢动老娘吗?”刘若楠凶神恶煞的说道。

“是哦,皇上是不敢动你。”陈琳继续还击:“晚上他看不见你长什么模样还好,要是白天估计能吓死。”

“好你个陈琳,你敢说我长得丑。”刘若楠不怀好意的看了陈琳一眼说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可没说这话,那是你自己说的。”陈琳双手环于胸前,看样子很高兴。

“还不承认,说没说?”刘若楠突然跑过去开始挠陈琳的腋窝。

“啊……哈哈……我……没说!”

“嗯?到底说没说?”刘若楠加大的力度。

“哈哈……别——别挠了,好吧,我承认你长得丑,行了吧。”陈琳无奈的说道。

“你……”

很快,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林涵溪和孙妍也开心的笑了,或许只有这个时候她们才能稍稍忘记痛苦。

这时,林涵溪向四周看了一眼,无意间发现女兵们都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谈笑,只有谭雨孤单的一个人踱步,看她的眼神里多少有些落寞。

林涵溪主动扬起手臂打了个招呼,就想走过去。

不想孙妍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我说涵溪,你别没事找事,我看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可是得罪了教官,咱们要和她走得太近,回头连累我们怎么办?”

林涵溪想说不会的,可是下一秒集合号却响了起来。

张海明扯着嗓子喊起来:“全体注意,集合!”

女兵们蜂拥而至,张海明不耐烦的连声催促:“快点,快点,什么素质,小脚老太太也比你们麻利。”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一至十报数!”

女兵们飞快的报完数,立正站好等着雷同他们的新花样。

张海明向他左侧一指:“每个帐篷十名,过去集合!”

此时,每个帐篷前都站着一名士兵,他们指挥女兵排成一路纵队,然后把第一名送进了帐篷。

林涵溪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搞不明白雷同在捣什么鬼,偷偷观察他的神色想看出些端倪,却发现雷同面若平湖,什么表情都没有。

进帐篷的女兵很快出来了,脸色不自然的把一张卡片交给张海明,张海明扫了一眼,指了指站在空地中央的皇甫卓鸿说道:“去那里集合!”

第二名在帐篷里待的时间比第一名还要短,面红耳赤的把卡片交给张海明后,也想跑到皇甫卓鸿身边去集合。不过,张海明却把她喊住了,指了指帐篷门口的另一侧,示意她在那里等着。

女兵们的心跳再次加快,雷同他们这是选拔呢?

也不知哪一边是留下的,哪一边是被送回去的!

女兵们在帐篷里待的时间长短不一,出来后也各分东西,林涵溪瞪着眼睛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轮到她进帐篷了。

帐篷里灯火通明,横放的桌子后面坐着四位威严的军官,林涵溪走到距离桌子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就被命令立正,一名军官头也不抬的问道:“从昨天到现在为止,**过吗?”

林涵溪脸色瞬间就红了,突然问一个女孩子这样的问题不太合适吧?

林涵溪心里大骂,这叫什么问题?不知道是雷同的主意,还是眼前这四个变态的想法。

军官再次提醒道:“**过吗?”

“报告,这好像是私人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林涵溪涨红着脸。这种问题根本就不应该当着女孩的面问,不论有没有。

“可以,但你必须离开集训队。”军官再次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林涵溪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忸怩了一会,才不情愿的说道:“没有。”

军官继续问道:“那就是有这个想法了?”

“报告,从来没有过。”林涵溪认真的说道。

“那好,下一个问题,如果上级派你们去执行一次关系重大的敌后侦察任务,在途中你们被一个小女孩发现了,你会怎么处理,是杀掉,还是带走?”军官一本正经的问道。

林涵溪听到这话突然抿嘴笑了起来,军官一拍桌子喝斥道:“你给我严肃点,这是考核。”

“是你出的问题好笑,能怪我吗?”虽然林涵溪看到军官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但仍满不在乎,她似乎是有意在报复这个军官刚才问她那样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我的问题很好笑吗?”军官眼里都快冒火了。

“没错,你想想,一个小女孩都把我们发现了,我们还去侦察什么呀,早就被敌人干掉了。”林涵溪颇为严肃的分析道。

军官拿过一张卡片头也不抬的问道:“你的编号?”

“27号!”林涵溪回答。

“你可以出去了!”

林涵溪接过只写了她编号的卡片,走出帐篷忐忑不安的递给张海明,张海明不可置否的指了指了指皇甫卓鸿,要她过去集合。

这个时候刘若楠正在另一座帐篷里和考官们兜圈子。

“你**过吗?”

刘若楠茫然的回答:“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我问你**过吗?”军官目不转睛的瞪着她。

刘若楠恬着脸反问:“什么是**?”

军官瞥了她一眼说道:“就是你的手与你的性器官发生接触。”

“有过,有过,昨天我至少接触了四、五次。”刘若楠想了想,不太确定的说道。

“你说的是在厕所方便吧?”军官问道。

“是呀,你以为呢?”刘若楠点点头。

军官一拍桌子:“再给我胡搅蛮缠,我取消你的考核资格。”

听到这话,刘若楠立刻老实了,大声说道:“报告,没有**过。”

陈琳在考核中遇到了大问题,几位军官都不相信她到了服役年龄,问完了她几个考核反应力、判断力的问题后,一位军官突然好奇的问道:“你的实际年龄?”

“什么?”陈琳一下子紧张起来,双手一个劲儿的搓衣角。

“你今年多大了?”军官又说了一遍。

陈琳紧张的回答:“19了!”

“我看你不像。”军官摇了摇头。

“我就是19。”陈琳连忙说道。

军官微笑着问道:“你是城里人吧?大学毕业?”

“是!”陈琳点点头,脸红了。

军官突然问道:“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她有不足之症。说的是谁?”

“林黛玉!”

“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和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又分别说的是谁?”“贾迎春和贾探春!”军官又问道:“Which of the following best tells the teacher’s feeling about the in cident?” “He thinks it rather funny。”

陈琳苦着脸说道:“你不会出数学题吧?”军官呵呵笑了起来:“出一道简单的,焦点在(-1,0),顶点在(1,0)的抛物线方程是什么?”陈琳在心里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y2=-8(x-1)?”

“不错,答对了。”军官笑着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你已经通过了这次考试。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实际年龄吗?”

“报告,昨天是我的生日,我现在满十九岁了。”陈琳不好意思的回答。

军官略有些惊讶的问道:“那你大学的课程?”

“我自学的,好多都是死记硬背的,其实并不太明白。”陈琳说道。

一名军官把一张写满字的纸交给陈琳说道:“五分钟的时间看你能背下来多少。”

纸上写的是密语和数字代码,陈琳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五分钟后她抬起头:“背完了。”

“背完了,这么快?”几个军官有些吃惊。

陈琳点点头,军官要过代码纸问道:“主战坦克、步兵战车、火箭炮、轻型迫击炮的代码是什么?”

“你的编号是多少?”

“74!”军官抓过一张卡片,写上编号交给陈琳说道:“你可以去报到了。”“太好了!”陈琳欣喜若狂的跑出帐篷,一眼看见林涵溪、刘若楠还有孙妍正站在皇甫卓鸿身边焦急的向她这边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