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45章 中国女兵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中国女兵

雷同站在队前对剩下的女兵说道:“欢迎你们!”

女兵斜着眼睛看着雷同,心想这个家伙忘性比记性大,前天不是刚刚欢迎过我们了吗?

雷同看到众多的女兵在翻白眼便解释道:“这次欢迎,是欢迎你们已经争取到进入地狱观光的门票。接下来的训练、生活,会让你们留下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记。”

“实话实说,这段生活经历将会成为你们的噩梦。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选择退出,我说过退出并不丢人。你们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们是超过普通女兵的强者。第二、留下来,使自己变的更强,直至通过训练。但这条路并不好走,你们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而且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个人都能走完这条路。”

“这表示我对你们的尊敬。”雷同抬手给女兵们敬了个礼说:“向后-转,想退出的,上你们面前的卡车,不想走的五分钟后去一号帐篷前集合。”

随即,雷同,张海明他们这些教官头也不会的进了一号帐篷,偌大的临时营区里静的落针可闻。

女兵们死死盯着眼前那辆扎着蓬布的卡车,那是她们离开“地狱”的唯一通道。她们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如同在地狱里旅行般的三十个小时,竟然只是一次摸底考核。

以后的训练会艰苦到什么程度,她们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坚持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兵们的呼吸变的粗重起来。瞪着卡车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但没有一个人移动。

有的女兵犹豫着迈出一小步,立刻被其他女兵还有同伴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那意思很明白,不要做第一个主动退出训练的人,给她们丢人。

帐篷里,雷同死盯着桌面上的花名册,握笔的右手在微微的颤抖,他的心跳速度不亚于那些女兵。现在的兵员素质越来越差,尤其是女兵,在家里娇生惯养的越来越多。雷同担心如果有一个女兵主动离开就会引发“逃亡”式的雪崩。

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就麻烦了,不仅仅是他不能完成任务,连带着上级的绝密计划也要落空,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起。

与此同时,张海明他们虽然也是危襟正坐,但眼神却一个劲儿的向帐篷外瞟,脸上充满了担忧和莫名的急切。

“多长时间了?”雷同蠕动喉咙问道。

“还剩两分钟!”

帐篷里再次沉寂下来,气氛有些压抑。雷同虽然看不起逃避艰苦训练的千金小姐,但如果帐篷外的女兵,走上一个他都会心疼得要死。

这可是从全国的女兵部队中选出来的尖子,雷同不得不承认她们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要勇敢,要有韧性。

这些女兵,其实也是祖国的未来,更是完成绝密任务的不二人选,因而,这样的女兵少一个就是他们的损失。

“还剩多少时间?”过了一会,雷同忍不住再次问道。

“45秒!”

“去看看还剩多少。”雷同低沉的说道。

张海明掀开门帘看了一眼卡车道:“一个没走!”

“是吗?都没走呀?怎么就没走的呢?是不是咱们的伙食太好了?”一丝笑意爬上雷同的脸庞,他长松一口气,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提醒她们一下,要走赶紧走,磨蹭个什么劲儿。”

帐篷里的气氛立刻轻松起来,张海明走出帐篷大喊起来:“还剩三十五秒,要走的快点,不要等着我赶啊,最后一次提醒你们,还剩三十秒。”

帐篷外的张海明在十、九、八、七的倒数,帐篷内的雷同在等待了漫长的五分钟后,兴奋地冲了出去。

“时间到了,过来集合!”随着张海明的一声大喝,选择留下来的女兵们一起冲到了帐篷前面站好。

雷同欣慰的看着一个女兵也不少的队伍说道:“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到终点。”

说完,雷同摆了摆手,周围那些负责警戒的士兵立刻跑到一辆卡车旁边,然后他们从卡车的车厢里抬出两个装满军靴的木箱。

问明鞋号后,发给女兵每人一双。

雷同指着女兵刚拿到手的军靴说道:“脚,是每个步兵最重要的装备,它的完整无损是保证完成各项任务必须条件。好了,现在把军靴换上,准备回营区。”

军靴,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地方上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军警靴”。女兵们大都见过却没穿过,听见雷同的命令,她们欣喜若狂的就往脚上套。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那个谭雨就磨磨蹭蹭的不想穿,以前她担任过特种警备任务,所以穿过防暴靴。谭雨很清楚,新靴子磨脚,现在集训队这么大的训练量,又跑又跳的用不多长时间脚上肯定会起泡。

不过,雷同根本不给她任何申诉的机会,眼睛一瞪厉声喝道:“服从命令,穿上军靴。”

“是!”谭雨无奈的穿上军靴,发现靴子做的还算合脚,心里这才感觉舒服一点。

“立正,向右看-齐……”雷同整好队伍,微笑着说道:“请大家干点活儿,把那堆木头扛回操场。”

女兵们扭头看看那堆每根长约一米五,粗约四十厘米,被水浸泡的黑乎乎的木头,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木头被水一泡,表面上会附着一层滑滑的东西。返回操场全部是山路,上山下山的必须要紧紧抓住才行。

这时,刘若楠忍不住喊了报告,雷同笑咪咪的问道:“你有什么问题?”

“用卡车拉回去不好吗?”刘若楠建议。

“不好。”雷同一口回绝了:“卡车要拉野营器材,如果你们喜欢把野营器材扛回去也可以。”

女兵们微微侧头看了看那十几辆一字排开的卡车,又看看雷同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才明白新的训练又要开始了。

扛圆木!

雷同不让她们顺着肩膀扛,而是把湿漉漉、滑溜溜的圆木横放在肩膀上,双手还要从后面绕过圆木扣住上端。这个姿势非常别扭,女兵们难受的抬不起头,直不起腰。

上山的时侯还好说,下山的时侯这个姿势简直让人痛不欲生。下山要挺直身体或者微微后仰才能保证身体的平衡,可横扛圆木,女兵直不起腰,抬不起头,总有马上要一头栽倒的感觉,只好使劲挺直上身让双腿掌握平衡。

被水浸透的圆木死沉死沉的,再加上背囊的重量,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女兵们就找不到自己的腰在那里了。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女兵们都是在枯燥的体能训练中的渡过的。

每周三次负重五十公斤的五十公里长途强行军,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做俯卧撑、仰卧起、单双杠、格斗基本功,然后是十公里越野跑。

上午搏击格斗训练,下午攀登、越障、战术训练,晚上八点钟收操吃过晚饭后,还要进行侦察兵专业技术学习,期间还要穿插进行不定时不定量的各种体能训练。其原因居然是有的女兵在听课时竟然睡着了,所以雷同命令大家出去活动一下清醒清醒。

不但训练超体能,而且女兵们每天的睡眠时间从来没有超过四小时。只要一坐下保证就有人睡着,即便体罚很严重也阻止不了她们沉重的眼皮。所以,女兵待在教室里的时间从来没有超过半小时,就会被再次赶上操场。经常折腾到午夜,她们才拖着满身泥水疲惫不堪的身体爬上床。

但是,女兵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雷同根据他们的心情好坏随时拉警报。他们心情不好的时侯要把女兵拉起来,一起跑个十公里发泄心里的苦闷,他们高兴的时侯也要把女兵拉来起,以示庆祝。

反正他们会想尽千方百计,不让女兵的睡眠时间超过四个小时。女兵苦不堪言,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雷同并不会就此放过她们,总是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让她们待在操场继续训练。女兵们对雷同仇恨与日俱增,不过她们女兵之间的感情却在雷同高压政策下越发深厚。

现在这些女兵已经麻木了,问她姓什么,她都会愣上半天才会告诉你,她们的脑子里只有训练再训练,坚持再坚持,绝对不能做第一个退出训练的人。

训练到了这个份上,在女兵的生理、心理都达到了极限,雷同他们反而不再张口闭口就赶人走了。虽然扣分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但今天扣你五分,明天他就会找个理由给你补上三分,让你的分数永远都在危险的边缘浮动。

女兵们明白雷同这是故意的,就是想让她们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而且她们的分数还没有达到被淘汰的标准,主动放弃训练就是逃兵。

她们已经记不清这一个月跑了多少公里的路,爬了多少峭壁,喝了多少臭水,做了多少体能训练。她们以前在部队数年拼命训练自己换来的军事素质,到了集训队完全用不上了。

这里攀登要背着背囊,越障要全副武装,投弹不但要远而且要投准。想起每天下午的投弹训练,她们就要发疯。

四枚手榴弹必须投进三十米外不足半平方米大小的窗口,一枚不中加十次投弹,什么时候四发四中才能进行下一个课目的训练。

当然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个女兵曾不服气的大喊过这是刁难,但雷同拿着四枚手榴弹随随便便的就扔进了窗口,这个女兵只好继续抡圆了的胳膊投弹。

在这里吃饭也成了一场战斗,五分钟的时间要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她们甚至会想把脑袋摘下来直接把饭倒进肚子。

女兵们觉得自己快不会用筷子了,每次吃饭的时侯她们都会抓起两个馒头,边跑边捏成两个结实的面饼,凑到饭桌前伸手抓菜就吃。然而,这种野蛮的吃法在集训队却很流行。

她们全部伸着黑乎乎的“爪子”抓菜吃,集训队开饭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来了一群三年没吃饭的乞丐。

饭后,雷同根本不给女兵任何休息的机会,直接把她们拉上操场变速跑、折返跑,直到折腾的她们把好不容易吃下去的食物吐出来,他才会不情愿的给人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这种没人性的训练一直持续到女兵们,把胃部锻炼的像是一条扎紧口的麻袋,没有人呕吐时雷同才不情愿的放弃了。

雷同告诉女兵说,这也是从实战角度出发的训练,敌人不会因为你刚吃过饭就不来进攻,任务时间不会因为你吃饭而停下来或减少。

雷同把所有残酷的、不人道的、折磨人的训练,统统称为从实战角度出发。女兵们无可奈何的忍受着,坚持着,她们每天早上被凄厉的哨声惊醒的时侯,都会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天,明天说什么也不干了。”但每天结束训练爬上床的时候,女兵们又会对自己说:“又撑过来一天,如果现在放弃了,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再坚持一天。”一天又一天,女兵们已经没了时间的概念,忘了今天是几月几号,在她眼里已经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她们只知道听哨声、命令去训练,从躺下睡觉到再躺下睡觉就是又过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