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1章 潜伏训练

第四百五十二章 潜伏训练

集训队的训练就像是一个螺旋状的弹簧,看似周而复始每次却又有不同,多多少少的都会有一些新的内容。

雷同他们用几个月的时间打牢了女兵们的基础,然后开始在她们身上搭建高楼大厦了。从这以后,张海明时常带着女兵们走出营区,踏百川,尝百草,演练一路的吃、住、走、打、藏。

吃饭对于女兵们来说如同汽车必须要加油一样,只是为了保证能开动身体。张海明总是会张口闭口,我们的空勤灶怎么怎么样,其实女兵们感觉不出空勤灶到底怎么样。

从加入集训队的那一天开始,吃饭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为了保证身体有能量维持下一步的训练,她们必须在短短的五分钟内尽可能的填满肚子,所以女兵们选择的都是热量高、易吞咽的食物,她们的舌头只保留了搅拌功能,至于食品的滋味如何谁还顾得上呢。

其实空勤灶的花色品种不少,但女兵们能记住的只有那几种热量高的食物。就连贪吃的陈琳也搞不清每天填进嘴里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女兵们把吃饭戏称为“填鸭”。

不过,入山后兵们开始怀念“填鸭”生活,怀念那种狂吃海塞后胃里沉甸甸的感觉。现在她们的胃里空荡荡的,她们进入深山已经三天,每天每人只有200克的定量食物供应,而且张海明还告诉女兵说,这已经是在照顾她们了。

食物供应不足,训练量却有增无减,女兵们为了保证不被淘汰只好利用雷同教给她们的知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寻找食物填饱肚子。

北方的山脉大都山势险峻气势逼人,但美中不足的是几乎所有的山坡上都光秃秃的植被稀少。

没有植物掩护身形,小动物们自然行踪难觅。女兵们能抓到一只兔子,就算是一顿大餐了,虽然这只兔子连一个人的胃口也填不满。

进山之前,女兵们又长了一次见识,这才明白特种侦察兵和普通侦察兵之间真的有很大的不同。训练上的不同,他们已经体会过了,这次她们是从装备上看到的不同。

那天,张海明把她们集合起来,黑脸雷同提来一个背囊,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在地面上摆了长长的一溜。

雷同笑着问道:“谁知道这些装备的名字?”

女兵们定睛细看,发现瓶瓶罐罐、针头线脑、盒子本子一大堆,但具体名字谁也说不上来。

雷同见没有人出来胡扯,有些失望的说道:“这是你们以后训练中,除了武器以外必须要携带的基本装备,一共只有30种。”

女兵们看着雷同旁边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一共只有30种?莫非一次要携带三百种才好?

雷同拿起一个中间有个小圆孔的小圆镜问道:“这是什么?”

“镜子——”女兵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错!”雷同纠正道:“这叫做高能反射镜,其基本作用除了可以臭美之外,还可以反射光源相互联络或者指引目标。”

这些女兵看着雷同一个劲儿的翻白眼,心说,高能反射镜不是镜子的一种吗?

雷同置若罔闻的把镜子举到脸前,眼睛透过中间的小孔看着女兵们说道:“不管是指引目标还是相互联络,必须要通过小孔定位。不然把光源反射到敌人脸上去,回应你的只有子弹。千万记住,这种联络方式只能用于昼间敌情较为明朗的地区,绝对不能在夜间使用。”

女兵们立刻哄笑起来,如果在夜间使用这种方法,一道光柱直刺苍穹,这不是找死吗。

“笑什么笑。”雷同呵斥一声:“战场上的残酷环境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你们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稍有疏忽就会带来灭顶之灾,明白了吗?”

“明白!”女兵们响亮的回答。

接着,雷同又举起一卷约一厘米宽的纸卷道:“这个应该认识吧?”

女兵们都认识这是纸卷,但是很显然雷同的问题不会这么简单,所以没有人吭声。

雷同只好解释道:“这叫‘夜光纸带’可以在夜间用作路标、记录等等。”

最后,雷同把摊在地上所有装备的用途、用法、名字,一一讲解了一遍。真是不讲不知道,装备真奇妙,女兵们一下子感到自己的军事知识贫乏的如同到了沙漠。

原来,钓鱼线还可以当作防步兵绊雷的绊线,防水地图可以当做雨布兼作集水器收集雨水食用,挎包可以闷米饭,电池可以取火,就连枪通条也有五种用途。

等女兵们能熟练掌握运用这些新装备之后,她们被送进了深山让教官追得漫山遍野的乱跑。

女兵们首先训练的,就是被她们戏称为“捉迷藏”的潜伏训练。说实话,她们对这个项课目的训练无比厌烦,可是雷同他们却乐此不疲的经常把她们追得漫山遍野的乱跑。

刘若楠被连续三次追得无处躲藏乖乖举手投降之后,阴损的说道:“教官小时候一定缺少母爱,没有玩过这种游戏。”言外之意是说,雷同他们上她这里找母爱来了。

这些话,幸亏没有被雷同他们知道,不然就不单单是扣她六分的问题了。

这项训练说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异乎寻常的难。雷同他们经常是把一张标有指定位置的地图交给女兵,然后命令她们在几点几分之前赶到那里潜伏,等待下一步命令。

等女兵们按图行进到指定地点后,好不容易在缺少植被的山地里找好潜伏位置埋伏下来。但悲催的是,负责搜寻她们的扎西和皇甫卓鸿紧跟着赶来,直接把她们一个个从隐蔽点揪出来,然后每人扣二分。

女兵们心里这个郁闷啊,相互检查一番,伪装网披的没有错误,插在上面的乱草也没有打蔫,隐蔽位置不突出不落后也不醒目,怎么教官就像事先知道她们藏在那里一样,直接把她们揪出来呢?

白天被揪出来也就罢了,大概还有没有隐藏好被狡猾的教官发现了,但到了夜间还是这样,这就让她们费解了。

虽然教官有夜视器材,但她们的迷彩服、伪装网都有防红外功能,皇甫卓和扎西为什么还能找到?

女兵们经过集体的认真分析研究,认为教官在联合起来作弊,肯定事先勘探过地形把所有良好的隐蔽点记录在案了,于是提出抗议。

雷同在扣了提出抗议的女兵两分以后,很是大度的让女兵自己随便在地图上挑选一处潜伏区域,但最后的结果还是他们被一个不漏的揪了出来。

女兵们生气,教官们的火更大,一个劲儿的骂她们是猪,不知道用脑子。

林涵溪心细,她被抓了两次以后,发现皇甫卓鸿到达指定潜伏点后,先是观察地形,然后直接去那些良好的隐蔽点抓女兵,一般情况下十拿九准。

林涵溪把她的观察结果毫不保留的告诉了其他女兵。再次捉迷藏的时候,她在光秃秃的山坡上为自己建立了三个潜伏点。

这次皇甫卓鸿费了点劲,足足找了两个小时只找到了十一个女兵。他们搜索范围开始扩大,离开树林、灌木丛、草窝向山坡上延伸。

林涵溪的第一潜伏点是在一块不大的岩石后面,她蜷缩起身体后岩石勉强可以挡住身形。当皇甫卓鸿他们聚集在山脚的时候,她立刻离开这个隐蔽点,匍匐着躲开他们的视线转移到半山腰的一处凹地中,死死盯着教官们的分组行进路线。

然后,林涵溪匍匐到扎西他们搜索队形的左翼,冒险下山,狂奔着穿过山沟,绕到教官的背后,在一处他们搜索过的草窝中隐蔽起来。

林涵溪的一切动作,没有逃脱在不远处山头上观察的雷同。他收起望远镜扭头对身旁的陆啸天说道:“给27号加上2分,她躲过搜索了。”

陆啸天闻言赶紧掏出记录本在林涵溪的名字后面加上分数,然后有些惋惜的说道:“指导员危险了,还剩下9分就会被退训。”

“不用担心,我相信她心里有数,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她就会拼命训练,争取加分。”雷同淡淡然的说道。

“这次不同,她一直在丢分,已经突破十分大关了,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陆啸天摇了摇头。

“那就要看她自己了。”雷同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一点感情。

这次训练一共有五个女兵躲过了搜索,雷同他们很满意,这种反向思维寻找潜伏点的结果是他们最乐意看到的。

躲过搜索的五个女兵中,除了林涵溪还有孙妍和陈琳。张海明觉得有些奇怪,她们几个怎么又是在一起通过的。

于是,张海明忍不住问道:“你们三个在潜伏前单独做过计划?”

“没有!”孙妍把潜伏前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极力辩解:“我和陈琳觉得林涵溪说的很有道理,就按她的建议去做了。”

雷同转头问林涵溪:“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得分吗?”

林涵溪心算了一下:“报告,大概在七分到十分之间。”

“说的不错。”雷同点了点头:“你现在的分数是9分!”

还剩下9分,也就意味着出现三四次微小的疏忽后,林涵溪就会被赶走。这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林涵溪没有吭声。

潜伏训练结束后,张海明通知林涵溪说她的得分变成了13分。通过夜间潜伏训练会得到2分,但另外的两分是怎么来的,张海明没说,林涵溪也就没有问。

其实,目前还在保持训练的这些女兵,无论在体力、意志、还是智慧等各个方面都已经具备了成为一名特种兵的素质,如果不出现受伤等意外情况都可以完成训练。

但特种作战靠的是群策群力,一个特种分队就是一部运转良好的精密机器,容不得出现半点疏漏。雷同他们在观察,他们在寻找这些女兵中的“害群之马”,寻找那些不能融入集体风雨同舟的人。

林涵溪多得的二分,是雷同对她的奖励!

林涵溪在明知道自己面临被退训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把为自己多争取2分的经验公布出来,这说明她已经融入这个集体把自己与大家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这次执行上级的绝密任务就需要这种女兵,可是林涵溪的身份有些特殊,她是不能够去执行这次任务的。但是雷同希望的是有更多想林涵溪这样的女兵涌现出来。

通过潜伏训练后,女兵们被分成两个班,进入了集体课目的训练。在张海明的带领下,学会在各种地形、地貌,各种情况下的队形运用后,开始了实际课目的训练,突击、伏击、反伏击、渗透、破袭、侦察与搜索、捕俘、侦照器材运用等等。

女兵们常常是刚刚完成一个任务回到丛林中的基地,没等喘口气立刻又会被派出去执行另一个任务,不分昼夜没完没了。

随行的张海明,开始的时候还经常喋喋不休指导她们怎么才能走好队形。不过,她们达到要求以后,张海明就基本不说话了。

在集体训练科目中,张海明从不告诉女兵们做的对与错,完全要靠她们自己的能力去执行所需要完成的任务。

作为总教官,雷同经常说的只有两句话,一句是:“某某某,现在你来当班长。”另一句是在某某某把全班带进他们设好的伏击圈被全歼后的,“再来一遍!”女兵们不分昼夜的训练,每个人的食物定量反而从200克减到了150克。她们再次被逼到了生理极限,必须要学会在行军途中睡觉,还要学会一只眼睛警惕的搜索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敌人,另一只眼睛寻找可以填进肚子里的东西。雷同在想尽一切办法把害群之马逼出水面,但女兵们却感觉,雷同这是准备把她们埋葬在这魔鬼训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