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458章 受虐倾向

第四百五十九章 受虐倾向

老B这一次没有食言,说是跳伞考核后训练会告一段落,从机场返回后还真的就没有训练过。虽不允许兵们外出,但可以在营区里自由活动,打球、洗澡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兵们的心情不松反紧,每天提心吊胆,他们已经被老B习惯性的出而反而搞得胆战心惊。猎犬老B对兵们的反应心知肚明,但他越是提醒兵们放松兵们越是紧张,一来二去他只好闭上嘴由着兵们紧张好了。总以为过上两天就会好的,但他发现兵们在时刻准备着,装备、装具、武器不离身,就连上厕所都把枪提着。

猎犬老B苦笑着命令武器入柜不准随身携带,但兵们还是把携行具穿在身上,一有动静拿上武器就可以马上出发。猎犬老B、马东站在球场边上,哭笑不得的看着兵们穿着军靴、作战背心打篮球。鸿飞、司马从营房里跑出来,远远看见他们,弯腰向他们身后的花池溜去。阴谋没有得逞,猎犬老B有些失望的问马东:“这群兵怎么和惊弓之鸟似的?”马东笑而不答,反问道:“是不是该开始了?”

“再等等!”猎犬老B阴险的说:“再有两天不训练,他们就会彻底休息过来,到那个时候他们全身肌肉酸痛,我们再动手!”“有点过了吧?”马东看着惊恐不安的兵们说:“他们快要被绷断弦了!”“战争往往都是在军人最松懈的时候……”“我知道了,一切从实战出发嘛!”马东的口气中有一丝不满,还有一丝微微的嘲讽。猎犬老B歪头看看马东,微笑着问:“你的爱心泛滥了?”“没有!”

马东尴尬的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兵们用他们的实际行动把我感动了。不知怎么的,现在我开始为他们担心,有时遇到必须要扣分的情况,我都犹豫半天。说心里话,现在这14个兵我一个也舍不得让他们走,每次赶兵走的时候,我都不敢面对他们。他们在这么残酷的训练中一滴眼泪没流,却在被赶走的时候哭得撕心裂肺。那种感觉让人……”马东使劲眨眨眼,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说:“每次我都想,实际上这个兵不错,我稍微抬抬手他就过去了,所以我总有把他叫回来的冲动,但职责又不允许这么做,真他妈的折磨人。明年林大就是用枪指着我,我也不来选拔了!”猎犬老B突然说:“明年我也不来了!”

他也摸出一支烟,马东凑上去给他点上火,猎犬老B深吸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说:“留下的都是最优秀的,离开的大多也是优秀的。从训练正式开始,我一直坚持给每个兵写每日小结,等这次选训结束后,我会把小结寄给他们,他们就会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留下。这对他们以后的成长进步应该有所帮助,这也算我给他们的一点小小补偿吧!”“能在选训队熬上三个月的兵,回到老部队肯定会出类拔萃,但愿他们能通过你的小结找到自己身上欠缺的地方,把自己塑造的完美一点留在部队里。他们天生就是兵坯子,流落到地方上去太可惜了!”猎犬老B毫不担心的笑起来:“他们来选训队之前可就是兵王!”

“谁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够提干?”马东说:“记得E军Y师我那个黑老乡吗?”“记得!由咱们代训的那次军区侦察兵骨干集训,他排名第三。林大带着我去E军好几趟想把他挖过来,但最后也没如愿。”猎犬老B问:“他现在应该和你差不多,也是中尉了吧?”马东愤愤不平的说:“他早退伍了!”猎犬老B惊讶的连声问道:“退伍了?为什么?”“文化不行,连考两步惊心2014/8/313:20:03年军校都是差三分!好不容易等来一个直接提干的名额,提起来的却不是他。说好当年转志愿兵先解决去与留的问题,年底快要宣布名单的时候上面却通知说,好几个技术尖子已经到杠了,让他再等一年!但这个时候,他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去世,扔下两个的年幼弟妹没人照顾,他只好退伍!”

“妈的,一个好兵没了!”猎犬老B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土里刨食吃,还能怎么样,已经被生活磨得没有一丝锐气!”马东无奈的说:“一次考试的分数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分数就那么重要,就能代表一个人的素质?这么好的兵,留下他,给他机会学习不行吗?”“是啊,我们的提干制度上是存在着一些缺陷!”猎犬老B企盼的说:“要是选训队改成特种侦察学院多好,专门培训侦察兵选拔合格的加入B大队。不合格的经过培训回到老部队从排长开始干起!就像美国游骑兵学院一样,只有经过他们的训练得到游骑兵飘带,才能获得更好的职务更多的升迁机会!优胜劣汰,留在重要岗位上的全是精英,我们部队的战斗力会大增!”

“是啊!”马东叹了口气说:“那样我那个老乡也不会退伍!”猎犬老B突然捅捅马东,低声说:“我们该走了!”马东这才发现,打篮球的兵们动作僵硬,不分敌我的把篮球胡乱的传来传去。“赶紧走,再待下去,他们该整队准备训练了!”猎犬老B、马东的背影刚刚消失,鸿飞、司马就从球场边的花池后钻出来。兵们呼啦一下子围上去,连声问道:“怎么样?”“有阴谋,两天以后肯定有行动!”兵们长嘘一口气,心里总算感觉有个谱了。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兵们吼完了歌,猎犬老B笑吟吟的下了口令:“向右-转!第一列,左转弯,起步-走!”兵们立刻健步如飞,冲进食堂大门立刻愣住了。今天食堂里有了新变化,桌上没有了盛满食物的组合餐具,桌边竟然有了凳子,而且被兵们称为催命鬼负责报数的少尉也不见了。“愣着干什么?打饭吃饭啊!”猎犬老B拿起一个组合餐具说:“今天吃饭不限定时间,你们好好品尝一下炊事员的手艺!开始呀!”兵们一拥而上,一阵叮当乱响,抢了餐具直奔热量高、易吞咽的食物,猎犬老B立刻大喊:“回来,从头开始,每样菜取一点!”兵们只好向回走,鸿飞趁着炊事员不注意,伸手捞起一块肥猪肉吞进肚子。

司马也想捞一块,却被马东发现了:“15号,你干什么?”司马面不改色的说:“我想打点红烧肉!”“是想捞一块直接吞下肚吧!”马东笑道:“过来排队,告诉你们今天吃饭不限定时间,怎么就不相信呢?”司马翻着白眼低声说:“你们从来没个实话,谁敢相信你们!”兵们在老B的监督下打好饭,规规矩矩的坐在餐桌前,猎犬老B笑着说:“今天吃饭的要求是细嚼慢咽,我没吃好谁也不准吃好!明白吗?”“明白!”兵们一声大吼,把炊事员们吓了一跳。“开始吧!”鸿飞把一只鸡腿填进嘴里,刚把鸡骨头抽出来,右手已经抓起一把红烧肉使劲往满满的嘴里塞。

“13号!”鸿飞腾一下站起来,狂嚼了半天才喊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到!”老B们立刻大笑。猎犬老B本想批评鸿飞不执行命令,话到嘴边却说:“慢慢吃,不要噎着,我说过今天吃饭不限时!去洗洗你的油手!”兵们已经不习惯咀嚼食物,从进入选训队开始他们一直是用吞的。这是他们四个月以来第一次品尝出食物的滋味。食堂里每次开饭时那种像猪吃食一样的稀里呼噜声听不见了,兵们慢慢的嚼着食物仔细的打量他们曾经吃过几百顿饭的食堂。兵们与老B只占据了三张长条桌的一角,食堂里显得空荡荡的,比起刚开训时,那种人仰马翻抢饭吃的热闹场面,现在显得有些死气沉沉。司马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老B们,把送进嘴里的鸡腿抽来浅浅的咬了一小口慢慢嚼着。

他向左右看了一眼,发现兵们的食物所剩无几,大都在磨时间。这顿饭足足吃了二十分钟,猎犬老B刚放下筷子,如坐针毡的兵们呼啦一下冲出食堂,自动列队站好。马东笑着站起来,看着不安的兵们说:“这群小子是不是有受虐倾向,给个笑脸反而不知怎么好!”“他们已经随时随地的从实战角度出发了!”猎犬老B话引起老B们的哄笑,他走出食堂故意问道:“你们不去休息站在这里干什么?”杜东瑞问:“下午不进行训练吗?”“不训练,还是自由活动!”

猎犬老B笑着问:“想训练了?”杜东瑞不敢吭声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说想训练,老B说不定真会把他们带上操场,说不想训练又担心老B们讥讽他怕苦怕累。猎犬老B善解人意的说:“下午继续自由活动,你们抽时间搞搞个人卫生,看看你们的作训服都快成盔甲了!”老B们两人成列三人成行的走了,鸿飞抑郁的说:“明知道刀悬在脖子上,但就是不劈下来的滋味真不好受!”凌晨三时,一阵急促的小喇叭声在营房里回响。习以为常的兵们翻身而起,有条不紊的整理好装备冲出营房。猎犬老B早已经等在门外,八名老B在他身后站成整齐的一排,如同礼兵般的肃立。“弟兄们!”猎犬老B自己人般的称呼兵们:“接上级命令,由鸿飞率领一小队,杜东瑞率领二小队参加演习。

你们的任务是分别秘密前往X与Y地区,在明日三时红军发起总攻前消灭蓝军前指与地地导弹阵地!明白吗?”“明白!”伴着兵们的大吼,两架米-17轰鸣着降落在操场上,猎犬老B大声喊道:“时间关系,你们在途中换领演习装备,并会得到详细的任务简报,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