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引子·惊梦

引子·惊梦

马,成群结队的马汹涌奔腾。

驰骋在草原上漠海里——

野性的马,野性的鲜卑人。

篝火熊熊燃烧旷野。

歌声嘹亮响彻夜空。

野性。自由。欢快。鲜活。

一双十岁小姑娘的眼修长细致,依恋不安的看着这一切,明亮纤慧,蝶睫轻颤着。

在她清澈惊惶的注视下,所有的缓缓远去,模糊,淡下。

遗下了她。

小姑娘慌乱的伸出了手,急急的想抓住些什么,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可是两手空空,无人睬她。

漠然而决绝的遗下了她。

彻痛的泪滴空落落的滚下,凉凉泛温,绵绵难断。

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忍泪。

马,骠悍的骏马昂首长嘶。

却不再是自由的野马,而是出征的战马。

极速的自由与欢乐不再是生的意义。

奔跑不再单纯。

马蹄踏血,奔跑追逐着冰冷的死亡。

据说,是为了皇冠。

马背上,一双女子的眼秀致凤挑,倦怠中掠过斑斓神采,一闪即逝,抬眸优雅淡定。

在她安宁透彻的目光中,天地在运转,世事在变迁。

五色俱现百味滋生。

饱览风光。

浸透骨髓。

一切都在过程中。

过程,艰辛的过程,迷人的过程。

伤害的过程也就是养育的过程。

容忍的过程也就是开拓的过程。

形形□□接踵而来,鼓鼓囊囊,跌跌撞撞。

权力,杀戮,智斗,武战,结义,割袍,联盟,背叛……

天地开阔,风云变幻,鲜艳生动。

哪些是我爱的?哪些是我恨的?哪些是我无法回避的?哪些是我必须容忍的?

哪些潜移默化了我?哪些是心底深处的坚持?

哪些灼辉不觉散逸在岁月中?哪些细微不觉溶入了血液里?

马蹄过处,尘土飞扬,迷眼窒息。

相信尘埃落定时,自然清明,或许可歌可泣,但早无泪。

无泪必无笑。

哪怕正装朱红,凤冠压发。

走过长毯,叩谢隆恩,坐稳后位,捧过玉玺。

雍容华贵,母仪天下,极致尊荣。

大唐皇后。

后,是什么?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黑鸦鸦拜倒的人群有文有武,有胖有廋,有高有矮……各各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都是男人,和他们的皇一样。

在他们眼中,后是什么?

皇不见皇,皇后一体。

我是他们的后,厅堂里唯一的女人。

空气越来越浓浊,山呼声粗砺嘶哑。

耳鸣目眩,不,我不能倒下去,这是我的封后大典,我决不能倒下,我必须以最完美的姿态母仪天下!

长孙后悚然惊醒,冷汗淋漓。

悠悠忆起,今天是封后的日子,午夜魇醒,竟觉恍若隔世。

轻轻坐起,斜目倦望,世民睡得正沉,眉眼隽澹,平心静气简懒舒散。

徐徐叹息,我和他,终是夫妻情重的。

情重,我敢肯定;情深?……

长孙后自失的笑了,清浅飘忽,修目漫漫掠过太宗安详的睡颜。

喔——喔——喔——

鸡叫声打断了长孙后的冥思,是雄鸡。

据说,这是顶顶重要的,错不得分毫,否则天要塌的。

“皇上,该上早朝了。”

长孙后柔柔唤醒枕边人。

好像大家更喜欢这篇,那我就先填这篇好了。

写这篇,我还是用参差对照法,和风惑月同。

话很多,钰,希望写完后你们仍说喜欢^^

迷雾阿,我才写了几个字你就找到了,老友重逢真是高兴。

samina,我更愿意写我感兴趣的,而不是我心爱的。长孙,绝对有研究价值。

插入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