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尾声·凝望

长孙,你可看见,多少双秋水剪眸在凝望着你?

媚娘凝望着你,她不甘,她不信,她披荆斩棘,她似乎成功了。

孝庄凝望着你,她了悟,她忍厉,她曲婉制衡,她似乎成功了。

慈禧凝望着你,她哀怨,她阴酷,她专横绝望,她撑到最后了。

长孙,你可曾回眸望,回眸凝望双双灵灿明波?

可凝望过独孤,她睿利,她执著,她仗情依势,她撑到最后了。

可凝望过子夫,她聪颖,她柔媚,她守弱邀宠,她还是失败了。

可凝望过吕雉,她醒惕,她阴毒,她强权狠心,她似乎成功了。

长孙,你清润澄澈的明眸一一览遍,沉淀于心,剥离解析,掂量品味,思索权衡,从容淡定的融化于行止,并将一生所悟理为文字,供后来者继续推敲取舍,辨析演化,推翻重来……

长孙,你懂你的世道,知你的世民,走你的路,写你的书,总结你悟出的准则,却没有诉说你自己的悲欢。

我知道,你是骄傲的,所以你高贵的沉默着。

而我,痴望和所有伟大的灵魂沉默的交谈。

如果我的鲁莽,打破了你的安宁,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

我不知道,是什么气息触动了我的心绪,追随而来,来到你的面前。

如果是你的呼唤脉和了我的血流,激荡了我的情思,我欣然从命,奔赴你的召唤。

明月,垂柳澹泊,若是时空能互通,或许你我能相对谈一宿,然后各自好好归去。

而如今,我只能我笔写我思,我推演你的过往,却无法测算你的眼量,你拒绝诉说。

你拒绝诉说,只留下一个婉约朦胧的背影在恢弘壮美的大唐长卷上,余韵袅袅……

七彩的浓烈长卷里,你却水墨般雅淡,明润湛透的人儿,却非冰雕般清冷,温暖如春回大地,酝酿了炽华盛唐。

我不知道我究竟猜对了几分,隔岸观花,总是一场美丽的误会,但我想,你不会烦忧,最多也就是一声笑叹。

几千年,纷纷扰扰,尘埃从未定,我不过是又扬了一手沙,应该没什么关系。

最严肃最顶真的当然是史家。

后世史家,为唐太宗和清康熙谁是千古一帝争论不休。

但对皇后的评断却是惊人的一致:

长孙,文德圣皇后,千古第一贤后。

所谓盖棺定论,这大概算得上是最铁板钉钉的了吧。

可这些,真的很重要吗?

回首时,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心底里,我们珍藏的是什么?情牵处,我们在乎的又是什么?

煌煌盛唐,流金溢彩光华熠熠。

多少中国人仰首凝望午夜梦回,热泪滚过玉颊,映在阳光里滴在暗夜中。

大唐,是中国人的精魂,是中国人的信仰,是中国人的丰碑。

长孙去了,李世民去了,都没关系。

大唐永在,在人心。

这就是永恒。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