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女子小分队

女子小分队

Z军区,是全国顶尖的几个军区之一,特种大队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里面并不是清一色的男兵,还有一支特殊的女子小分队成员只有四个人。

队长丁晓,代号夜莺,冷静沉着。军医房木青,代号朱雀,沉默寡言。戴可言代号八哥,性格火爆。林语彤代号蜂鸟,喜欢安静。

夜莺与八哥是孤儿从小在同一个孤儿院生活。朱雀父亲早亡,母亲改嫁。跟着奶奶生活,奶奶也在朱雀九岁的时候去世,蜂鸟从不提起自己的身世。相似的身世经历,使她们倍感情切,感情甚笃。

四人从十岁开始进入军营接受训练,在众多女兵中脱颖而出,六年后进入z军区特种大队。

刚开始特种队的男兵还有些瞧不上这几个空降女兵,在后来的训练中可着实将这批男兵惊了一把,和他们完成一样的训练量,从不拖他们的后腿更不叫苦喊累,任务总会完成的很出色。让这些男兵很是佩服。两年过去了,四个女兵的名号在部队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跨国贩毒团伙在Z市盘踞八年之久,成员都奸诈狡猾,往年每一次围剿都会有漏网之鱼,之后毒品交易又会在这里迅速崛起。

首长冯运来誓要拔掉这颗毒瘤,制定了“除瘤”计划。

为了打入敌人内部接近核心,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有几个战士暴漏卧底身份,被残忍杀害。

首长立下军令状,如不拿下这个团伙将会引咎辞职,滚出军界。

最终代号为不死鸟的卧底不负众望,取得毒贩的信任,传回许多内部消息。随着消息不断传来,首长准备收网。

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今天的一点钟,也就是一个小时以后分散在各地的大毒枭在头目白鲨的召唤下要在z市碰面商议以后发展的方向。

时间紧迫首长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警报响起,全体官兵紧急集合原地待命。

会议室一场针对贩毒团伙的会议紧张而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排长李昌国简明扼要的讲明目前的情况,将收网计划提前到今天。

旷日持久的战争在四年之后终于要接近尾声。在场的人注意力高度集中,怕错过一分一毫的讯息。

越是最后越是最关键的时刻,绝不容许有任何差池。

排长开始分配任务。特种大队分成三个小分队,一队空降到c国与c国警方一起端掉毒贩位于c国的大本营。二队作为先锋掀了z市毒贩的窝点。

三队马上赶往毒枭碰头的酒店,等毒枭到齐实施抓捕。其他游散在外的毒犯交由特警与警察。

部队其他士兵作为后援,随时准备支援。争取以最小的伤亡将这些毒贩一网打尽。

众军官斗志昂扬走出会议室,前往集合地点下达命令。

最后首长强调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女孩子便于伪装,最后慕林林四人被分配到第三队与司徒峰代号白狼,袁昊代号北极狼分成两批,前往酒店。

途中几人脱下军装换上便服配着利落的短发,成了几个娇俏的学生妹。

几人互相取笑一番,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酒店所在地区的详细地图,酒店的格局图,圈着几个可疑人员的酒店入住名单和几个毒枭的照片陆续传了过来,几人迅速记下。

到达目的地,几人一边打闹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走进酒店,来到柜台蜂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证件递给服务员。

其余三人指着酒店中的摆设小声的探讨着,发现大厅中有几个可疑的人在来回走动。服务员见几个女孩子一脸好奇的模样,笑着笃定的说道:“你们是第一次住酒店。”

几人腼腆的点点头。

八哥眨巴一下那双大大的眼睛,“漂亮姐姐,我们几个第一次住酒店,不知道要注意些什么,你跟我们说说行吗。”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也没什么要注意的,只要不损坏酒店的东西和大声喧哗就可以。”

几人听话的点点头。

“哦,对了各位小妹妹千万不要上六楼哦,姐姐刚刚听别人说,在六楼见到不少长相不善的人呢。”几个女孩长得这样清秀可爱,要是被他们看上了那可就惨了。

几人甜甜一笑,“谢谢漂亮姐姐。”

服务员将证件和房卡递了过来,“七楼,七三六。”

拿了房卡,几人向服务员挥了挥手,“漂亮姐姐再见。”

转回头收敛笑容,将重点搜查目标锁在六楼,夜莺与八哥去六楼,朱雀与蜂鸟去查一下名单上圈出的其他楼层的房间。几人根据传来的地图,很快找到酒店员工更衣室,迅速套上酒店工作服,分开行动,一刻钟后七楼会合。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