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朱雀陨

朱雀陨

朱雀跟着那车没多久,车上的人就察觉出来发动攻击,试图甩掉朱雀。路上行车为免殃及池鱼纷纷避让。

朱雀凭着娴熟的驾车技巧数次避过子弹,向毒贩的车轮开出几枪。

毒贩放慢车速与朱雀并列行驶,让车不断撞向朱雀,另外一个不停地向朱雀开着枪。朱雀一边开车一边躲着子弹,子弹擦着胳膊呼啸而过,猛踩油门,快速掉过车头撞向毒贩的车子。

将车卡的死死的,朱雀利用车身作掩护,慢慢靠近毒贩的车子,毒贩进行疯狂反击,扔来几个小型炸弹。趁朱雀躲避的空档,一男一女下车逃跑。

朱雀开枪击毙那个女人。剩下的那个毒贩放了个空枪,“举起手来蹲下。”

毒贩扔下枪,蹲了下来,待朱雀走进,毒贩猛然起身袭了过来。朱雀闪身躲过,扬起一抹妖冶嗜血的笑容,几招下来轻易将这人制服,这时后面响起枪声,朱雀转身望去,一群黑道模样的一群人向这边赶来。毒贩见到来人妄图挣脱钳制,“赶紧放开老子,不然让我让手下将你轮流玩一个遍。”

扬起一抹妖冶嗜血的笑容,冷冷的说道“你得有命等到去下这个命令。”

“你、、、、”毒贩睁大眼睛倒在地上。

“朱雀呼叫总部,请求迅速支援。”

黑衣人见老大倒在地上,子弹密集的扫了过来,朱雀在枪林弹雨中艰难躲闪,需找机会脱身,开着枪,扔出几颗掌心雷右胳膊中了一枪。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枪法不凡。

黑衣人见朱雀受伤,越战越勇将朱雀围了起来。朱雀抵死反抗,黑衣人已给接一个倒下,可黑衣人实在太多,朱雀胸部又中一枪,战斗力不断下降,随着血液不断流逝,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后援迟迟不见,看来今天要栽在这里了。

冷眼看着不断靠近的黑衣人,舔了一下嘴角流下的鲜血,鲜血染上唇瓣,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宁死不做俘虏,就算要死,有你们这些人陪葬黄泉路上也不觉得孤单,引燃最后一颗掌心雷。

再见了姐妹们,但愿来生,我们还能再做姐妹一起并肩作战。

等黑衣人发现不对,向后退,已为时已晚,顷刻间火光冲天一阵焦味随风飘了很远很远。

正在与敌人展开激战的夜莺胸口一疼,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等到支援部队到达时只见到一地残肢断骸,还冒出缕缕黑烟。在场的战士无不动容,脱下帽子行了一个军了,一路走好。

夜莺跟着的这辆车载着三男一女,其中一个还是毒枭的最大头目白鲨,白鲨凶残狠辣,异常奸诈狡猾,数次逃脱部队的抓捕,被列为头号通缉犯。

见到只有一个未成年模样的跟着他们,刚开始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以为几颗子弹就可以甩掉尾巴。

不曾想,这丫头是个厉害的角色,躲过他们的子弹,还朝他们放了几枪,左右两边的反光镜都被打个粉碎。

四人不敢掉以轻心,夜莺的车是经过全面改装过的,防爆防子弹。毫无顾忌靠近毒贩的车,对着车轮猛扫一阵。车轮被打爆车速过快,车翻转几圈,停了下来。从车里钻出三个人,有一个受了重伤卡在车里,伸出手希望同伙可以拉他一把,车外三人对视一眼,三声枪响,那人的手垂了下去。

兄弟不要怪我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一声枪响,女人倒下,只剩白鲨两人。

白鲨狠毒的目光扫过在车中对着他们开枪的夜莺,向公路边的树林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