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夜莺劫

夜莺劫

夜莺迅速下车,正值仲夏,草木茂盛便于隐藏。

两人借着有力的环境找到隐蔽的地方,等待夜莺的到来。夜莺放轻脚步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声音,枪声响起,灵敏地躲过子弹并向开枪的地方,扫射一阵,听到一声闷哼。

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夜莺扑倒在地,密集的子弹扫了过来,夜莺在地上翻滚几圈,开出几枪。

隐隐听到有人向这边靠近,夜莺瞥见来人的装扮,低咒一声,加大火力,想先将面前的两人制服。

白鲨见到手下赶到,阴测测的笑着,敢跟我白鲨作对,落到我手中,一定让你尝尝毒品的滋味。

稍没留神白鲨右肩中了一枪,白鲨笑得更加张狂,好样的,这样的人正好拿来做毒品实验。

白鲨的手下纷纷向夜莺藏身的地方开枪。

“要活的。”

夜莺一听嘲讽一笑,能活捉我夜莺的的人还没出生。

白鲨手下开着枪向夜莺所在的地方聚拢,夜莺接连扔出几颗掌心雷,敌人慌乱躲闪,死伤不少。

白鲨不怒反笑,更加坚定活捉夜莺的想法。

敌人不断欺近,掌心雷已用完,枪中只剩一发子弹。夜莺果断将枪放入腰间。掏出靴边匕首与敌人搏斗起来。

脸上溅满鲜血仿若地狱嗜血修罗,没有白鲨的命令,那些手下谁也不敢开枪打那些致命部位。

白鲨对准夜莺右臂连放两枪,夜莺躲闪不及,中了一枪,将匕首换到左手,出招凌厉毫不亚于右手。

这样不怕死的女人白沙还是第一次见到,越是难驯服越会让人难以放手,白鲨向叶莺腹部连开数枪,鲜血大量涌出。

将匕首插进旁边的树中,撑住摇摇欲倒的身体,现在还不能死,援军还没有来到,自己身上装着跟踪器,利于总部准确锁定白鲨的位置。

白鲨上前抓起夜莺的头发,阴险的笑着,“带走。”

刚走不久,后续部队从四面包抄过来,白鲨将夜莺挡在身前,“如果不想这女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就马上帮我们准备一架加满油的直升机放我们离开。”

带队的李昌国见到浑身是血的夜莺很是担心,同时也很是自责自己来晚一步,白鲨近在眼前,如果将其放走,下次再想抓住他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夜莺明白李排所想,眼里露出果决的眼神,小心翼翼掏出腰间的配枪,飞快的在自己的左胸口开了一枪。脸上挂着一抹释然的笑容。姐妹们,祝你们平安,夜莺可能不能再陪着你们走下去了。枪声响起,白鲨不敢置信的捂着胸口。

白鲨自认为夜莺早已弹尽粮绝,才没卸下夜莺的配枪。没想到这小小的自负,铸成大错。

特种兵用的枪都是经过特制改良的手枪,穿透力很强,子弹穿过夜莺的胸口没入白鲨体内。

失去支撑的夜莺身体瘫软倒在地上。白鲨愤怒的在夜莺身上补了几枪。

这一幕刺激了在场的战友,还不等李排下达命令,纷纷向白鲨他们开枪扫射。排长愤怒的吼道:“给老子狠狠地打。”

有战友接近夜莺,探了下鼻息,连忙抱起夜莺向树林外跑去激动地喊道:“排长,夜莺还有呼吸。”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战士很是欣喜,白鲨手下不断倒下,白鲨也身负重伤。最后被活着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