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蜂鸟殇

蜂鸟殇

宽广的公路上两辆车你追我赶,枪声不断响起当白狼追上蜂鸟时,战斗已然打响,两人左右夹击很快将毒犯逼的弃车逃跑。

两人乘势追击,女人中枪倒地。

不想毒贩的手下赶了过来,双方展开火拼,进行交战之时一发子弹向白狼射了过来。

白狼刚才负伤,蜂鸟怕白狼躲不过,将白狼推向一边,子弹经过蜂鸟脑边带着一滴鲜血跌落在不远处。

蜂鸟倒地不起。

白狼一边应付毒贩,一边呼叫总部,蜂鸟受伤,请求火速支援。

援军很快赶来,将毒贩击毙的击毙活捉的活捉。

蜂鸟被紧急送往医院。

八哥无疑是四姐妹中最幸运的,八哥与北极狼两人很快将最后两名毒贩活捉。

八哥呼叫夜莺三人总是无人回答,最后从总部得知朱雀牺牲,夜莺与蜂鸟在医院正在进行抢救,八哥一路疾驰来到z军区附属医院。

已有不少官兵守候在病房门口,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急救室的红灯刺伤了八哥的眼睛,自从十岁进了部队,便知道一个合格的战士流血流汗不流泪,八年来无论身上的伤有多痛,都会咬紧牙关挺过来,从不会流一滴眼泪。

以为自己忘了怎么流泪,可从总部得知消息,往日相处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咸涩的**流入口中,才发现自己多么可笑,流泪是人的本能,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呢。

八哥来回踱着步,紧揪的心让自己有点呼吸困难,夜莺蜂鸟你们一定要挺过来,朱雀已经死了,你们不要将八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留在这里。

八哥觉得自己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终于蜂鸟的所在的急救室的红灯熄灭。

八哥抹了下眼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手术室的门打开,见到护士拿着点滴瓶,八哥稍微松了一口气,焦急的拉着主治医师,“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叹了一口气,“脑组织遭到破坏,虽然抢救了过来,就算度过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醒来的机会也是很渺茫。”

八哥听完无力的放下双手,倚靠在墙上,老天你不要那么残忍行吗?

八哥望着依然亮着的红灯,闭上了眼睛。怕灯灭之后又将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

手术室,主治医师姜末,正在给夜莺进行紧急救治,夜莺身中九抢,失血过多中途几次休克。

最致命的是胸口那一枪,紧挨着心脏穿了过去。

当时开枪时夜莺就初步估算过,白鲨身高目测在一米七五到一米七八之间,自己身高一米七零,子弹穿过自己心脏上方定会没入白鲨的心脏,这样白鲨不死也重伤。

没想到却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

手术室灯灭掉是在蜂鸟被送到病房一个多小时以后。

夜莺被推出以后,八哥扑了过去,摇着夜莺,“夜莺你醒醒,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护士连忙阻止,呵斥道:“好不容易抢救过来的人,你再摇下去,说不定真的就不会醒了。”

八哥抓紧护士的胳膊“你说什么,夜莺没事。”

护士被住的痛呼出声,“怎么,你不想让她没事。”

八哥也不在意护士的态度,要是在平时,八哥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賞她两个耳光。这是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知道夜莺暂时无生命危险,八哥急急忙忙赶往蜂鸟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