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夜莺苏醒

夜莺苏醒

走道中,见到前来探望蜂鸟的白狼,八哥狠狠地给给了白狼几拳,了解八哥此时的心情,白狼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

八哥隔着玻璃看着蜂鸟安静地躺在加护病房中,蜂鸟八哥相信你的生命不会那么脆弱,总有一天你会再一次睁开眼睛。

在八哥要求下,夜莺与蜂鸟住在相邻的病房,两人中间进了几回急救室。

十几天来八哥只有在朱雀安葬那天,离开过医院,其他时间一直没日没夜守候两人,累了就趴在病床边闭一会眼睛,整个人暴瘦下来。

首长,排长,战友都来劝过,八哥仍然坚持,不是自己不想休息,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梦到夜莺三人都离自己而去。

朱雀安葬那天,其他人走后,八哥摸着墓碑上朱雀的照片,雀儿,原谅八哥这几天忽略了你,等到莺儿和鸟儿醒来之后,八哥一定多来陪陪雀儿,天上的你要保佑她们。

清晨耀眼的阳光照进病房,八哥拉上窗帘,拧干毛巾,帮夜莺擦着脸,手上有滴温热的**滑过,“莺儿,你是不是要醒了?”

八哥跑到病房门口激动地叫着:“姜医生,姜医生快来看看莺儿。”

几个女兵的事迹轰动整个军区,上头对夜莺两人很是重视,惜一切代价要将两人救醒。

安排两人的主治医师,日夜候在两人的隔壁病房。整个楼层只有夜莺与蜂鸟两个病人。姜末与护士以为夜莺又出状况了,慌张的跑了过来。见到夜莺安然的躺在病**,松了口气。

八哥拉着姜末进了病房催促道:“快看看啊,刚才莺儿流眼泪了,是不是快醒了。”

姜末一听扒开夜莺的眼皮看了看,摇了摇头,“流泪说明,她能听到你们说话,这是个好现象,她受伤太重,要醒过来可能还要过几天。”

刚开始见到姜末摇头,八哥心中失望,等听到姜末说完,又看到希望。得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雀儿和鸟儿。

三天后的深夜,病**的人儿,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双眼,灯光刺眼,想用手遮一下。

手划过秀发,夜莺转过脸,八哥趴在床边睡着了,削瘦的脸庞,浓重的黑眼圈,这些日子很难熬吧。

舍不得叫醒八哥,好好睡一觉吧,等明天醒来,就能看见夜莺了。眼睛湿润流下两行清泪,雀儿你在那边还好吗,没了我们的陪伴你是否会不习惯。

鸟儿我都醒来了,你还要贪睡吗?身子太虚弱,眼皮沉重,夜莺又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八哥像往常一样,帮夜莺擦着脸,夜莺两片唇瓣翕动了两下,发出微弱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

毛巾从手中掉落,八哥喜极而泣。

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八哥、、、”

八哥趴在夜莺身上大哭起来,“莺儿你知道嘛,雀儿离开了,你与鸟儿又都昏迷不醒,我好害怕你们不要我了,多么希望躺下的是我,那样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哭声惊来了姜末与护士。姜末帮夜莺做了一系列检查,确定一切正常。

首长,排长等人得知消息前来探望。

这些人都走后,“八哥,我想见见鸟儿。”

白狼也在医院养伤,一有时间就会来看看蜂鸟。八哥推着夜莺到隔壁时,白狼也在。八哥将夜莺与蜂鸟并排放在一起。夜莺握着蜂鸟的手,疲惫的闭上眼睛“八哥,我先睡会。”鸟儿,夜莺来陪你一会,是不是那天我不让白狼去帮你,你就可以安然无事。对于这件事夜莺很是自责。“白狼,我道歉,那天没有控制好情绪。”

“那天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蜂鸟时为了就我才会变成这样,被你打几拳,心里会舒服些。夜莺刚醒,你多陪陪她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