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谈话

谈话

夜莺熟睡,八哥叫来看护,买了一束花去了军区墓地。

夜莺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上,抚摸蜂鸟安静的睡颜,鸟儿天亮了,该醒了。

后来几天夜莺总在清醒与昏睡中度过,首长每天都来探望一次。

今天首长见夜莺精神不错,让警卫员上门口守着“夜莺,首长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身体能吃的消吗?”“我的身体还没那么差,首长有什么话就说吧。”

首长低头沉思了一下,“这次计划是由于我指挥失误才造成朱雀牺牲,蜂鸟至今昏迷不醒,我已辞去首长一职。夜莺你有颗子弹擦过心脏,康复以后需要仔细的调养,不能再参加特种兵超负荷的训练。”

夜莺听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本来那一枪就报了必死的决心,能活下来已在意料之外,自己还能在奢求什么。

见到夜莺没有过激的表现,首长接着说道:“你和八哥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在我走之前,会给你们安排一个新的身份让你们开始新的生活,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了。”

夜莺垂下眼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夜莺你好好想想,八哥一直很听你的话,你帮我跟她好好说说,你们不用担心蜂鸟,有人会好好的照顾她。

当你们拿到新的身份时,我会将你们现在的资料做保密处理,向外界宣布你们已经在执行任务中不幸身亡。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当一名普通的士兵,可我知道你的骄傲,那样还不如让你轰轰烈烈的死在战场上。”

夜莺还是一声不吭,“休息一会吧,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为什么要把哥和我一起离开,她很喜欢那里。”

“以我对八哥的了解,如果你走了,八哥不会独自留下来的。”

首长离开后,夜莺眨巴几下眼睛,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要离开生活八年的地方,有太多的不舍。不知八哥知道首长的这个决定会是怎样的反应。

八哥回来时见夜莺还醒着,很是高兴。“莺儿今天精神不错,照这样下去不出几天就能像以前一样生龙活虎了。”

夜莺勉强笑了笑,扯开了话题,“去看雀儿了。”八哥收敛笑容点点头。

“八哥,假如我要离开部队你会不会伤心。”

“想什么呢,赶紧休息一会别再胡思乱想了。”

夜莺有些无奈,“我说的是假设有那么一天呢。”

见到夜莺坚持八哥想了一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莺儿在哪,我就在哪。”

八哥皱了下眉头,“是不是今天首长跟你说了什么。”

夜莺点点头,将今天的谈话说了一遍。

八哥沉默了好长时间,“这件事交给你来决定,现在我们四姐妹剩下三个,蜂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那天的痛苦我实在不想再经历一遍。我去看看蜂鸟,你先休息一会,我一会回来。”

那天对八哥来说是不可抹去的梦魇,对自己又何尝不是。

八哥的一席话让夜莺心情放松下来,今天一直没休息,夜莺很快沉睡过去。

隔壁病房慌乱的声音也没吵醒睡熟的人儿。

厄运再一次没有任何预兆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