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怀孕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怀孕

八哥与医生离开后,夜莺沉下脸来,查看胸前的伤口,皱了下眉,纱布上一片洁白,伤口被人处理过。

醒来时自己穿着衣服,难道在八哥之前还有人来过,还是昨晚那人事后善心大发帮自己处理的。

身上有些许淡淡的於痕,凭模糊的轮廓与精壮的身体,这人最大的年龄应该不超过四十五岁。

夜莺攥紧被子暗暗发誓,别让我查出你是谁,不然我一定会赏你几颗枪子,再把你扔进监狱呆上一辈子。

两天后,首长再一次来到夜莺的病房,“夜莺,考虑的怎么样了。”

夜莺紧抿双唇,成为一名出色的士兵是自己和八哥一生的梦想,不知道身体会恢复到什么程度。还不想做最后的决定。

“首长可以再给我一些时间吗?”

冯运来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让你做这个决定很让你为难,我也只能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以后新的首长就会接替我的职位。”

蜂鸟从那天以后情况基本稳定下来,夜莺在十多天以后就能下床走动,经常去陪蜂鸟,一呆就是大半天。夜莺去看了几次朱雀,在外人看来朱雀总是冷冰冰的,只有她们知道朱雀只是不善于表达。

眼泪溢满眼眶,夜莺始终没有让泪滑出。

雀儿肯定不想见到自己流眼泪吧。雀儿要保佑鸟儿早日醒来。

一个月很快过去,首长并没有按时到来,夜莺这几天总是犯困恶心,不想让八哥担心偷偷的让姜末给自己做了个全面检查。

检查结果让姜末目瞪口呆。以为检查出了错,想让夜莺再做一次检查。

夜莺心中有些不安,难道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面色平静的问道“为什么要重新再做一次。”

姜末讪讪的笑了两声,“没什么,检查报告上竟然显示你怀孕了。这简直太荒谬了,所以我想再让你检查一遍。”

夜莺一个月前还躺在病**,这样的检查结果实在让姜末汗颜。

夜莺表情有些僵硬,心情复杂,但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看来医院得换一套新设备了,不用再检查了,身体感觉好多了,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这件事不要告诉八哥,不然你们的设备就得真换了。”八哥的火爆脾气在军区可是出了名的。

姜末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放心,我谁都不会说的。”自己都不信的事,说出去谁信呢,再说夜莺是军区的英雄人物,自己要是将这事传出去,院长肯定会请自己去喝茶。

姜末离开后,夜莺站在窗前平复一下心情,慢慢接受现实,摸着肚子这里真的有个小生命吗?

自己是个孤儿,从小就渴望亲情,遇到八哥她们才感到亲情的魅力。虽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不在乎这孩子是怎样得来的,夜莺有一种将孩子生下来的欲望。看来这次不想离开部队也不行了。

夜莺拉着鸟儿的手,鸟儿你知道吗,莺儿要做妈妈了,以后你就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还不快醒过来。不然以后不然孩子认你这个干妈哦。

恐怕以后有很长一段日子不能来看你了。这件事还不能让八哥知道。我也得离开八哥一段时间。鸟儿多多保重,希望莺儿回来的时候你已经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