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新身份

新身份

夜已深,夜莺辗转难眠,起身开窗一阵热气袭来,知了的叫声让夜莺的心情更加烦躁。

索性关上窗,蹲在墙角。能下床后夜莺就坚持让八哥晚上到隔壁的病房去休息。

要找怎样的理由离开八哥,才能不让她起疑心呢。

第二天刺眼的阳光照进病房,唤醒了地上的人儿。

听到开门声,夜莺若无其事的站起身。

首长抱着一束花走了进来,将花摆在床头“看来身体康复的不错。”

夜莺点点头。

“这几天忙着交接工作,没有时间过来,夜莺考虑好了吗?”

夜莺看向窗外,“首长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只要不牵扯国家机密,就问吧。”

“蜂鸟的身世。”

冯运来表情有些不自然,“这个你就别问了,我以我的人格保证你离开后蜂鸟会得到最好的照顾。”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丫头,就是你不交代,我也会好好照顾那孩子的。

“好,我相信首长,什么时候安排我和八哥离开。”

首长欣慰一笑,“我会尽快安排,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康复。”

走到病房门口转过身,“夜莺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夜莺表情有些愣怔,马上恢复常态,“可以。”

首长轻轻抱着夜莺,拍了拍夜莺的后背,眼睛有些微红,声音有些哽咽“孩子,好好地生活下下去。”有些不舍得放开夜莺,告别离开。、

夜莺有些奇怪的看着离开的背影,首长这些日子好像老了很多,一向挺直的腰杆有些佝偻。

彤彤这是我这辈子为你做的第一件事,将你的姐妹安排好。

夜莺告诉八哥最后的决定,八哥沉默。

五天后,排长将夜莺与八哥接回部队。

摸着寝室中朱雀的遗物,泪水无声滑落。拿出几人以前的合照,泪水模糊了视线,打湿了照片。

第二天排长给两人安排了任务,抚摸一下军装这应该是最后一次穿这身装备了。

分配完任务后排长行了个标注的军礼,“保重。”这两个字包含了太多。夜莺与八哥回了个军礼。转身跑步离开。

两人来到一处废弃楼内,冯运来早已等在那里,分别递给夜莺和八哥一张身份证护照手机和一沓资料。

这就是你们俩以后的身份。

这两个家庭我已沟通过了,他们的女儿都在不久前在一次空难中失踪。

你们俩三年内最好不要私下接触,以免引起别人怀疑。换下衣服,有人会带你们离开然后分开送你们去英国,会有人联系你们。”

看了一下表,“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两人换下衣服夜莺将军装上衣口袋中的照片拿出,这是唯一带走的东西。

两人离开,车前两人紧紧相拥,不舍放开。最后两人一起放手,头也不回的钻进车中。两辆车向不同的方向驶去。

一刻钟后废弃楼发生爆炸,在废墟中挖出两具焦黑的尸体,法医最后鉴定为八哥与夜莺。

蜂鸟也被送去国外接受进一步治疗,z军区四个女兵成为过去。